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しません】從那一刻起,天使的世界因他而改變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私設:志麻(墮)天使、センラ神父

※依舊灑狗血劇情

※標題仍然廢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如果說那天的天氣就和往常一般風和日麗,沒有多大的變化,那麼,他所遇見的事大概就是天氣的相反吧。

手上一本不算薄但也不厚的聖經就這麼在他呆滯的情況下咚地一聲掉到地面,而愛惜事物的他也沒能好好把握住三秒內拿起東西的原則,就這麼放任對他而言是神聖的書本靜靜的的躺在地上。

要說為什麼會有如此反映,那原因大概是他眼前所呈現的畫面吧。

一個帶有雙色翅膀的天使靠著桌子,神情表現的相當痛苦,呼吸也非常急促,更令人在意的是,在一黑一白的翅膀上出現了許多的傷口,血染紅了白色羽毛,染深了黑色的羽翼,地面也染上了對方的血。

在他回過神之前對方早已睜開紫色的雙眸看向他。

紫帶有一點的水藍色,センラ覺得這樣的瞳色非常美麗,但現在實在不適合稱讚對方的眼睛很漂亮這種事,畢竟眼前的天使看起來脾氣似乎不太好的樣子。

他擔心說錯一句話那天使就會砍了自己。

「天、天使先生?」

「你的傷勢必須馬上包紮才行……所以……」

「……你是這裡的神父?」

「是的,我叫センラ。」

……

眼前的天使突然沉默不語,センラ看著對方身上的傷勢心想著必須趕緊處理才行,況且也要在鎮上的人來到這裡之前把天使藏到別處才行。

但是這個天使的脾氣好像真的很不好的樣子啊,到底是他開門方式錯誤還是進來的方式錯誤,他一直以為天使就和書上寫的相當可愛善良啊,怎麼這個天使看起來超級不善良的。

「那個……你還動得了嗎?因為要在其他人來這裡之前躲起來才行……」

「嗯?你們不是老是嚷嚷著想見到天使嗎?」

但不是想見到渾身是血的天使啊!

「……知道了,要躲去哪?」

「啊、好的,那請跟我來。」

邊扶著天使,センラ這時總算想到了被他遺忘在地上的聖經。

只能說那一天簡直是多災多難。

*

「為什麼你們老是喜歡看這種東西?」

志麻的傷勢痊癒後就經常待在教堂,原因無他,只是想找センラ而已。

隨意翻閱著被對方視為寶物的聖經,就算センラ平常總說這本書裡的內容能夠讓人心平靜下來,但對他而言就只是單純的一本寫了一堆字的書而已。

「志麻くん明明也是天使卻不理解聖經的好,你該不會是假扮的吧?」

「等你見識過天上那群老頭每天在做什麼之後你就不覺得這本書美好了。」

「是這樣嗎……不過,我從第一次見面就很想問了,志麻くん的翅膀為什麼會一黑一白?」

「這只是他們給我的懲處而已。」

「懲處?」

「你相信有天使是拿鐮刀的嗎?」

「欸?」

*

センラ一直以為,他的人生大概就只會在這座教堂裡度過,鎮上的村民也漸漸的減少來這裡的次數,畢竟路程總有一段距離,但村民也不排斥他到鎮上向所有人分享聖經裡的內容,或是唱唱聖歌。

但是現在他貌似遇到了首次攸關性命的大事。

手上的書被人一分為二,身上也多了幾道傷口,教堂內變得相當凌亂,除了躲他完全想不到該如何反擊,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腳上的傷也沒辦法讓他再繼續跑下去。

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他自己也是一頭霧水,在到教堂的路上他帶著要拿來做裝飾的花,途中卻碰到一個看起來像是天使,但應該要是純白的羽翼卻變得漆黑甚至有些殘破。

手上拿著鐮刀,嘴角揚起的笑容讓他打了冷顫,對方只說了句是那傢伙認識的神父嗎便直接朝他衝過去。

幸好センラ反映夠快,只讓刀傷到手臂,但想到對方絕對不是靠勸導就會停手的,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做,腦袋一片空白之際便邊躲邊逃到教堂。

緊緊抓著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センラ躲在桌子底下不斷祈禱。

「難道那傢伙沒對你說過神一點都不可靠這種事嗎?」

那一刻他聽見了鐮刀揮舞的聲音,在センラ認為自己大概沒有餘生能過的時候他聽見了兵器碰撞的金屬聲。

「至少那群人不會蠢到去接觸黑魔法,或者是和巫師定下契約。」

「那是因為他們太弱小了,只有這麼做才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但那同時也毀了你自己,墮落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你這個傷害同族的罪人沒資格說吧?當時的傷可是一直留到現在,也因此你變成了現在這樣不是嗎?」

聽見兩人的對話,センラ突然從桌底下出來,聽到一旁有動靜,志麻和另外一名墮天使同時看向他。

「哦?神父大人跑出來送死?」

「センラくん你在做什麼,快去躲起來!」

「志麻くん並不是罪人!」

「你好好看清楚他那對翅膀,只要參雜了黑色就不再是純正的天使了。」

「但也比你要來得好多了!」

「現在的神父說話都這麼不討喜嗎?」

墮天使說到一半突然把鐮刀揮向他,志麻來不及反映過來擋下刀鋒只能喊著他的名字。

「センラ——!」

下一秒響起了腐蝕的聲音,センラ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手上的瓶子裡裝著剛剛朝對方潑的聖水。刀刃就在距離不到五公分處,他可能就真的要和下半輩子說再見了,天使痛得退後好幾步,手顫抖著想去碰被腐蝕掉只見得到骨頭的臉,有幾處的翅膀也只剩殘肢。

センラ第一次感受到死亡就近在眼前。

看著手裡的瓶子,心裡想著這其實是聖水牌王水吧。

原來教堂裡有這麼危險的東西,以後還是小心收好別讓人拿走吧,センラ心裡想著。

「……不可饒恕!」

重新握緊手上的鐮刀,墮天使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出現在他面前,這次沒了聖水能灑,腳上的傷也讓他逃不了。以為自己的死期將至,センラ握緊了手中的十字架緊閉著雙眼。

他感受到有人站在前面護著他,耳邊傳來小小的悶哼。

睜開雙眼他看見志麻替他擋下了那一刀。

有人告訴過他,如果向神祈禱,神便會幫助那個人。

「志麻くん——!」

*

他一直被人說看起來不像天使。

沒有過多的情感,只一昧的反抗著同族的人所說的話,例如和惡魔待在一起就會墮落之類的事。

也不懂得什麼叫愛,那只是多餘的。

即使傷了同族的人後被誰指指點點他也不在乎,畢竟他知道那個人已經變得墮落,為了不讓對方有機可乘所以他先下手為強傷害了翅膀還沒變成黑色的友人。

也因此他被族人判刑成為墮天使。

但他同時救了所有人,所以他的翅膀才會一黑一白。族人告訴他,要是他好好的贖罪,翅膀依舊能變回原來的白色。

管他的。

在處刑那一天後他離開了天界來到人間,待在一間教堂打算好好休息卻遇見了神父。

黃色的頭髮還有雙眼,名叫センラ的神父。

一開始也沒多想,但隨著時間流逝,看見對方各式各樣的表情,而他貌似也被傳染各種不同的情感。

那是第一次,有人說他其實很溫柔。

那個神父這麼笑著對他說。

*

「教堂就這麼沒了……」

「嘛,反正只有桌椅跟一些雜物被毀了而已,再買就有了。」

「說得這麼簡單……就連聖經也被切成兩半了。」

「……我會叫那群老頭寫一本給你的。」

「欸?神撰寫的聖經嗎?!」

「對啦……你別這麼興奮好不好。」

「才不是興奮,我可是快被志麻くん嚇死了,為什麼你要直接替我擋下那一刀呢?」

「因為我喜歡你。」

センラ手邊的書突然全部掉到地面上,欸了一聲後不敢置信的看著身旁正在替他擦拭彩色玻璃的天使。

他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還是他自己有幻聽。

志麻看他呆愣的模樣以為他沒聽清楚,又或者只是他故意又重複說了一遍。

看著對方的臉逐漸變紅,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想說什麼,志麻只是笑了下拿起一旁被摺疊好的的白色床單蓋在對方的頭上。

「稍微閉上嘴吧你這話叨。」

抓著床單兩側,天使吻了臉部變得通紅的神父。

*

那時候在志麻被砍傷之後,他隨即轉過身揮舞著手上的鐮刀。

看著黑色的血染上了刀刃,墮天使睜大眼睛看著志麻,手上的鐮刀掉落在地。

「是他……改變了你嗎?」

「是啊。」

隨後化成光點消失在空氣中,連同鐮刀也一併消失。在那之後志麻隨即倒在地上,就在センラ不知道該不該去找鎮上的醫生來之前,一個紅髮惡魔突然出現在他眼前。

「這是我家的女神大人要我給你的,只要把這些藥草磨碎塗在傷口上就沒事了。」

「女神……?」

這人不是惡魔嗎?

「嘛,就這樣。」

不是這樣子的吧?!

事後,在和志麻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本人並沒有多大的反映,只是默默的嘆氣。

「當時那位惡魔先生說了女神?惡魔也會跟女神有往來嗎?」

「啊,女神是男的喔。」

「嗯???」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志麻的手術成功了😭😭😭

看到他12點發推,然後又看到成員們的推一整個淚崩😭

真的太好了😭……

原本刷推特看到有人截圖某個人的推,上面說希望手術失敗什麼的一整個很生氣又很難過,其他三人也有說,只是看到志麻的一整個火氣都上來了😤

實在無法理解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這真的太過分了……,不是很想多說只是想發洩一下怒氣而已

至少人沒事了…

這次的劇情可能有點亂,希望大家看得懂

以上!

這裡星嵐,下次見😊(這次彩蛋有點多

  22 8
评论(8)
热度(22)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