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间奏狂魔组】只是放個閃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復建用

※標題廢_(:3 」∠ )_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給你三十秒解釋現在這個狀況。」

はしやん瞪著眼前的人,兩人都因為蓮蓬頭不斷噴灑出水的緣故而弄濕了身子。

說是不小心那就算了,最糟糕的狀況是被人故意拉進浴室甚至被禁錮在牆面,即便是想逃他也沒有過多的蠻力能把牆打穿。

「啊……不是都有這種場景嗎?把人拉進浴室裡做些糟糕的事。」

un:c頂著一頭濕透的金髮,赤色的雙眼看著矮自己一截的戀人,嘴裡說著和外表相差極大的話。

要是有誰會覺得這傢伙可愛,那他肯定要戳破那個人的幻想。

對,這只是幻想,這傢伙根本是惡魔,はしやん心想著。

「表情很恐怖喔はしやん。」

「我只是在想你怎麼還不去死。」

他真恨不得把人丟進冰水裡冷死。

*

事情的源頭是這樣的。

はしやん接到un:c打來的電話是在早上的時候。

「啊?要我去你家?」

はしやん手撫摸著小貓的下巴,另一手拿著手機跟人通話。想也不用想這個傢伙肯定在打什麼很不好的主意,但面對那故意裝出可愛嗓音的人,はしやん也只能無奈的和對方說句待會到便把電話掛斷。

「看來今天沒辦法陪你玩了,梵天丸。」

揉著小貓的頭,小傢伙只是喵喵喵地叫著像是在回應飼主,水汪汪的大眼直盯著はしやん,被這一幕萌得突然不想出門。

不過最後他還是留小貓在家出門了。

到了un:c和友人的住所,跟人打了招呼後就被un:c以朋友要待在客廳別打擾他為由推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一進房間就被人拉到床上坐著,而un:c則是趴在床上抱著はしやん。

「……你在幹嘛?」

「はしやん充電。」

「你叫我來只是為了這種小事?」

看著抱著他的人,はしやん已經握好拳,蓄勢待發的樣子。

「當然不是。」

un:c坐直身子,下了床從書櫃拿了幾本書後又回到床上,將手上的書本分開放在床鋪上,はしやん這才看清楚他拿了什麼書。

他自己的小說。

「我全都看完了,寫得很好呢。」

「呃、嗯,謝謝。」

「有幾個地方我很喜歡,我看看……啊、這裡。」

un:c翻閱著其中一本,接著靠到はしやん身旁指著書上的內容。

「這裡啊……我自己倒是喜歡這一段。」

「那段我也很喜歡喔。」

「對了,能幫我簽名嗎?」

「哈啊?我還沒那麼有名啊,這簽名不值錢吧,而且這對其他人不公平。」

「不然——當作是男朋友特權?」

「你怎麼不去死。」

最後他還是替人簽了名。

邊簽邊碎碎念著,蓋上筆蓋把書交給un:c的時候,對方一把抓住手腕將他拉了過去,書也被放到了一旁。原本想責罵對方的嘴也在下一秒被人給堵住,un:c另一手壓著他的後腦,舌頭輕而易舉的闖進嘴裡掃蕩一番。

「唔嗯……你這、混蛋……」

在人缺氧之前先行退開,順帶牽出一條銀絲。

「吶,はしやん要不要玩點更刺激的呢?」

要是可以他真的很想踹死眼前的人。

*

於是在不斷掙扎卻又怕吵到別人,はしやん硬是被拉進浴室裡,也造就現在這個狀況。

不顧友人就待在客廳,un:c的手不安分地伸進はしやん已經濕透的衣服底下,為了不讓對方有機可乘他把腳卡進對方的雙腿之間,甚至是用膝蓋去頂弄某個地方。

「等……死狗、停下來……!」

はしやん推著un:c肩膀,但人始終沒被他推開過。

「喂……un:c你不會真的要……!?」

「un:c?你在洗澡嗎?」

はしやん聽到的一瞬間立刻閉起嘴巴,但對方似乎不想讓他如願,手把上衣掀起來後繼續不安分的遊走著,一時之間也不急著要回應友人。

「un:c?你在裡面嗎?」

為了避免發出聲音,はしやん只能捂著嘴,不斷使眼色要人趕緊回應還在外面的友人。

「我在,剛剛はしやん不小心把飲料打翻在我身上。」

un:c邊說邊笑笑的看著眼前正在瞪他的人。

「欸?不要緊吧?」

「沒事沒事,已經處理好了。」

「那就好,對了我要先出門一趟,就麻煩你們看家囉,晚上就回來。」

「路上小心——」

待對方出門,un:c捏著はしやん的腰打算繼續卻不料眼前突然出現拳頭。

*

「還真是不留情……」

un:c揉著鼻子,在被人揍後,はしやん把水關掉完全不想管他死活似的走出浴室。

「那是你活該,還有為什麼我沒有褲子啊!」

為了不讓人感冒,un:c借了衣服讓對方換上並等濕透的衣服乾,但他卻沒拿褲子讓人換。

「因為長度不合。」

「這是藉口。」

「因為這樣很可愛。」

「去死!」

不想多跟人廢話,はしやん放棄跟人溝通便坐在床上遠離un:c,只要對方一有靠近的打算他就會舉起拳頭趕人。

既然沒辦法靠近,也不能坐在床上,un:c只能摸著鼻子坐在地板靠著床邊,頭髮還滴著水,手拿毛巾把正在滴水的地方隨意擦拭著。

「真搞不懂我今天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好像都幹了些非常沒意義的事。

「當然是為了培養感情啊。」

「什麼鬼?」

「難道はしやん都沒有想要多增進感情嗎?」

「完全沒有。」

「真掃興——我可是一直都想跟はしやん待在一起喔。」

趴在床邊,un:c看著盤坐在床鋪上的戀人,不自覺伸出手像是在等對方來牽住似的。

「奇怪的傢伙…」

而はしやん也真的如自己所想把手搭了上去,牽著對方的手,un:c滿足的抬起眼——

「啊、好景色。」

「變態去死。」

這次換腳踹在臉上。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久違的间奏(๑´ㅂ`๑)

趁放假多更新點,不然之後有段時間沒辦法更新那麼多

太久沒寫有點詞窮_(:3 」∠ )_

這應該不會被屏吧?!沒什麼疑似開車的字眼應該沒事吧😰

是說un:c今天要投稿喔(っ´ω`c)

以上

這裡星嵐,下次見😄(tag彩蛋

  33 11
评论(11)
热度(33)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