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我喜歡這樣的你,認真的。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浦島坂田船】你知道今天七夕來著?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遲、遲來的七夕(´-ω-`)(?

※私設沿用(懶得打

※cp向嘿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さかうら)

「うらさん?」

坂田從冥界飛來平時的湖邊想找女神打發時間卻看見自家女神大人正一個人東張西望不曉得在做什麼,見臉上慌張的神情,腦裡原本想好的惡作劇也一下子被拋到腦後。

飛到人上頭看著被草劃傷的手正撥開草叢尋找著什麼。即使他的影子已經遮住了光線對方仍然沒注意到他,無奈可能會突然嚇到人,坂田出聲呼喚了對方的名字。

咿——!

看吧,果不其然的被嚇到了。

うらた回過頭看見正拍動著翅膀,赤紅的雙眼正看著他。

在做什麼呢?

他歪著頭發問,雙腳也穩穩地站在草地上,坂田拉過女神的雙手仔細地看了看,被劃傷的地方周遭開始變得紅腫,惡魔眉頭一皺,正打算開口要人別再繼續下去,只見女神急忙地和他說やまだぬき不見了。

欸?

一時之間反映不過來,坂田花了幾秒整理了下剛才聽到的內容,腦中頓時浮現出那隻平時很可愛但有時又不太討喜而且會咬人的小狸猫。

「怎麼辦……」

「我知道了,我也一起來找吧!」

說是這麼說,但面對這不算小的森林還真不知道該從何找起,更何況平時女神是採取放牧制,動物們平時會待在哪根本沒人知道,就連平時總是待在女神身邊的狸猫也是如此。

毫無頭緒的和女神分頭尋找狸猫的下落,原本以為飛到上頭能擴大搜索範圍,但綠葉實在太過茂密導致看過去只能見到滿滿的綠色植物,於是就算是有翅膀的惡魔也只能認命靠著雙腳或是低空飛行來尋找小傢伙。

汪!

一隻褐色,體型小隻的小狗跟著他跑甚至不斷地搖著尾巴。

「你是……」

蹲下看著在他面前坐下的小狗,坂田回想起在他第二次還是第三次來到這裡的時候總是有個孩子很親近他,有時還會窩在他旁邊小睡,有點頑皮但也不到讓人覺得厭煩的程度,是個很可愛的小傢伙。

我現在沒時間陪你玩喔。

他邊說邊撫摸著小狗的頭,對方滿足地閉上眼睛;就在他要離開繼續找狸猫之前,小傢伙繞著他轉,緊接著往某處跑了幾步後又回過頭看著他。

汪!

「這是要我跟著你的意思嗎?」

沒有回應他,小傢伙繼續往前跑,無奈他現在也沒有任何頭緒,想也沒想便跟了上去。

跟著小狗跑了一段路後他看見腳受傷而無法動彈只能窩在落葉堆上的狸猫和坐在一旁看著他的小狗。

雖然平時總是表現出一副想咬他的模樣,但見到小傢伙因為受傷而難受的神情坂田一時也心軟下來。

來吧,我們回うらさん身邊。

坂田伸手等待著狸猫接受而不是直接把牠抱起來,小傢伙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他伸出的雙手,一旁的小狗像是在告訴牠已經沒事般的發出可愛的叫聲,猶豫了一會,狸猫伸出小手搭上他的。

笑了下,小心翼翼地將狸猫抱在懷裡,接著他朝一直待在狸猫旁邊的小狗也伸出手。

來吧。

汪!

*

うらた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嘆氣,看著被荊棘刮傷的手,傷口逐漸增加,無奈還是找不到小傢伙,心裡頭不斷懊悔著沒有好好看著對方,心裡急得他快要哭出來。

うらさん!

聽見熟悉的聲音他趕緊回過頭,看著坂田一手抱著一隻動物,其中一隻在看見他後不顧還沒到地面已經先掙脫惡魔的手跳下來,うらた急忙接住小傢伙並且緊緊抱在懷裡,壓抑已久的眼淚也一瞬間溢出眼眶。

太好了……,他不斷地說著。

在一旁看著的坂田和被他抱著的小狗對看了一眼沒有出聲,注意到女神懷裡的狸猫一直盯著他並用眼神示意對方臉上的眼淚。

大概是要他做點什麼吧,他這麼認為。

於是惡魔抱著小狗走到女神面前,在對方抬頭看著他的那一刻輕柔地吻了額頭。

「欸?」

「嘿嘿,其實今天是七夕來著。」

原本以為會看到對方一瞬間臉紅的一面,但沒想到卻得到了這樣的疑問。

「惡魔也會過七夕嗎?」

「你到底把我這個惡魔當成什麼了,うらさん……」

「……喜歡的人。」

瞬間臉紅的惡魔get。

*

(しません)

看著一對男女和神父正在談天,無奈只能暫時躲在屋頂上的天使用手指順順待在肩上的松鼠的毛,小傢伙感到舒服地閉上眼睛。正在休息的狐狸則是舒適的彷彿早已把他的腿當枕頭一樣,志麻無奈看著不知何時跟著センラ回來的狐狸,另一手則是摸著柔軟的尾巴試圖療癒自己。

你們決定結婚了嗎?

他沒仔細去聽另外兩人說了什麼,他只專注聽神父所說的話,看著對方的神情他想起前幾天他也曾問過這個問題。

你不打算結婚嗎?

不知道是第幾次幫忙擦拭彩色玻璃,已經能得心應手的天使邊擰著毛巾邊無聊問問,當時他並沒有看清楚神父臉上的表情,大概也和現在差不多吧。

神父是不能結婚的。

對方這麼回覆著,他覺得疑惑打算繼續開口詢問時對方突然繼續說下去因而打斷了他接下來的所有問題。

而且我也沒有打算和誰結下姻緣的想法。

那時候,神父大概是笑了,很勉強的。

兩人向對方道謝後便離開,而志麻在センラ抬起頭用眼神示意他已經可以出現了便抱起狐狸飛到地面,跟著人走進教堂裡,把狐狸放到地面後對方立刻跑到センラ身邊。

「不知道うらたさん會不會生氣?」

把狐狸抱到平常坐著的椅子上,センラ整理了下從女神那裡收到的鮮花。

「他平常都是放任牠們亂跑的,所以這孩子待在這裡不要緊,話說你們感情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了?」

「從上次遇到死神那次開始。」

神父笑著說了會讓他回想起不好回憶的事,那時候每次換藥對方都會故意壓很大力導致他一直哀嚎。

你是惡魔嗎?

我是神父。

任由肩上的松鼠靈活的跳到地面後跑到狐狸身旁玩耍,志麻坐在木製長椅上看著正在處理花束的人,一時之間他又想起了前幾天的問題。

「所以他們決定要舉行婚禮了嗎?」

神父回應他一聲,手邊的動作不曾停下來過。

「那你呢?」

「我要當他們的見證人。」

「我是說你不結婚嗎?」

聽見身後的天使這麼問著,手邊的動作頓時僵在半空中,センラ放下花,雖然擔心花沒有水會枯萎但他現在也沒有心情去處理。逕自坐在志麻旁邊,離他們有點距離的兩隻小傢伙則是把目光全放在他們身上,感覺到氣氛很僵硬,狐狸縮起了身子,一旁的松鼠更是躲到狐狸尾巴後面。

「我說過我不打算結婚的吧。」

「也不打算去喜歡誰嗎?」

……

沒得到回應,儘管已經向人說了好幾次喜歡,至今他仍然沒聽見對方說過一次喜歡他這種話。

神愛世人,這是神父總是在講的,但這並不是他想聽見的,那是神不是神父,他曾這麼說著,但對方卻只給他這麼一個含糊的答案。

我也喜愛著所有人,包括你。

「吶,你知道今天是七夕嗎?」

得不到回應他只好隨意找個話題打破沉默,一旁的人愣了一會接著回應他,隨後他立刻站起身展開翅膀往上飛了點距離。

那我這個天使就破例讓你許一次願吧!

神父疑惑的歪著頭,皺著眉頭不懂天使葫蘆裡在賣什麼藥,對方立刻飛到他面前向他解釋這是破例給他一次七夕祈願的機會,只要願望的內容是他能辦到的。

一旁的小傢伙們看見情勢沒牠們所想的那麼糟便紛紛跳下椅子跑到神父身旁,看著牠們,センラ靜下來想著他該許什麼願望,他一直覺得他對事物的需求很小,但總有那麼幾個是他一直在追求的。

我希望能讓天使喜歡我。

抬頭看著明顯是被他的願望嚇得愣住的天使,隨後回過神又說著天界的天使太多了這樣的話。

「是名叫志麻的天使。」

心臟受到衝擊的天使get。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說好要今天發不過還是遲了ごめんね🙇

七夕當天一直到了下午才反映過來那天是七夕,問了朋友為什麼我老是記不起日期,最後結果是我根本不用過啊記個毛😂

寫了一個反撲ε≡ヘ( ´∀`)ノ

要去學校了有點難過_(:3 」∠ )_

大家開學快樂喔我和你們一起過開學日( ´•̥̥̥ω•̥̥̥` )

以上!

這裡星嵐😊(↓

  31 5
评论(5)
热度(31)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