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我喜歡這樣的你,認真的。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さかうら】他們之間的故事(一)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個性操作有,依舊宗教梗

※這是獨立出來的故事,與前幾篇無關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當他們之間還沒有愛情存在之前。

*

那要從好幾千年前說起。

當時天界和冥界之間沒有一天停止爭戰,兩族死傷慘重,天使也好,惡魔也罷,每個人身上都流淌著鮮血,可能是自己的,也可能是同伴或是敵人的。手上的武器儘管是握到掌心長出了厚繭還是遲遲不敢放下,深怕一放下,自己的性命也會連帶失去。

無法阻止也無法反抗的人民只能看著神族和死神交戰,每一天都過著宛如地獄般的生活。

漸漸地發現到再這樣不斷地打下去,並非誰會勝利誰又會吞下敗仗,而是讓這世界迎向毀滅。

於是兩族的天神與冥王決定停止這場毫無意義的紛爭,有人不解,也有人為接下來的和平感到慶幸,然而儘管長達千年的戰爭停止,彼此卻仍存在著死板的價值觀,依然存在著神就是光明純淨的象徵,死神則是黑暗渾沌的象徵,就好比任何一本述說神和死神的書一樣刻板的描寫。

在停戰後過了幾年,漸漸地兩族彼此都流傳著天神和冥王之間存在著不一樣的情感,有人說是友情,想當然也有人篤定的說是愛情,支持與反對各占一部分,當中也有中立派但是不多。

這個疑問遲遲未被人解答,亦或許到了以後也不會有誰去主動解開這個疑惑。

*

他會遇見書上描述的女神純粹是場意外,這讓他相當狼狽,不管是外表還是言行舉止。

起初只是為了療傷而被半強迫的留下來,少不了身為惡魔的脾氣,儘管內心尊敬著眼前的女神,但惡魔仍然冷眼相對,不管對方怎麼對他表示善意,他的表情仍然帶著警戒的神情。

這讓うらた煩惱了好一陣子。

儘管他已經表明自己沒有惡意也沒有企圖,但對方就像是對他抱持著不信任感遲遲不肯和他多說一句話。

他試著湊到被一群小動物包圍的惡魔身旁,看著對方略帶溫柔的撫摸著小狗的毛,手指輕柔地搔著下巴,小傢伙感到舒服的微微抬起頭好讓人替牠搔癢。

「牠們很喜歡你呢。」

うらた不自覺的出聲,對方顯然被他突然出現在旁邊嚇到而收回手想要離去,他連忙伸手抓住對方的手腕好讓人停下腳步。

而惡魔也如他所願的回過頭用著和平時看著他的冰冷眼神盯視著他,但仔細一看卻能發現在那雙宛如紅寶石般亮眼的紅瞳中存在著一絲的緊張,看起來就像是想要逃避他的視線卻又不得不看著他般。

「能跟我多說說話嗎?」

四周靜得只剩下他的聲音和樹葉的婆娑聲,還有微弱的不知道是誰的呼吸聲及心跳,可能是他自己的,畢竟說出這種話還是讓他做足了準備才敢脫口而出;但也有可能是眼前的惡魔,只是他實在找不到任何理由來解釋原因便索性假裝是自己的,即便是看見紅眼不斷慌忙的亂飄後亦是如此。

有些蒼白沒有血色又乾燥的唇瓣微微動了一下,うらた有耐心地等待著對方出聲,紅色的雙眸似乎曾看向他隨後又飄向別處。

內心即便再掙扎也不敢輕舉妄動,うらた只能感到尷尬的抓著惡魔的手腕,就算想放開也找不到時機只好一直抓著。

時間彷彿被誰停止般的寂靜,就連うらた自己也不知道為何他要對一個惡魔如此執著,甚至不明白現在抓著這個惡魔的意義在哪,這對他會有什麼好處他一概不知,唯一知道的只有從掌心傳遞過來比他的雙手還要暖和的溫度。

原來惡魔的手溫是這麼高嗎?

一個音節打斷了他的思緒,他抬起頭帶著期待的眼神看向對方,紅色的瞳孔此時此刻注視著他,他清楚地看見自己的身影倒映在對方眼底。

我——

「我和你應該沒什麼好說的吧?」

從他的掌心強硬地掙脫開來,那對漂亮的雙眼裡不再有他的身影,うらた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殘留的餘溫正慢慢地消失在空氣的溫度中。

第一次胸口痛得令人窒息。

*

冷眼相待是拉開距離的最好辦法,但偏偏他又自己打破這個規則。

坂田看著側躺在草地上,表情看上去像是睡著的女神。

自從那天和對方說了相當過分的話後,女神就鮮少再向他搭話,除了要給他替換的藥以外,即便是不小心碰上,碧綠的雙眸也只是很明顯的迴避掉他,亮綠色的眼底不再有他的身影。

他小心翼翼地坐在旁邊而不驚擾到對方,看著女神的睡顏,他注意到眼角有著不算明顯的淚珠與痕跡。

是什麼樣的事能讓人如此傷心?

他百思不得其解,想要伸手抹去臉上的淚水,手卻像是被定格般停在半空中,最後作罷般地收回手。

不要再……放手了……

女神呢喃著,即便是在說夢話,那聲哽咽還是清楚到像一把利刃狠狠地刺著惡魔的心臟,胸口在一瞬間痛了起來,雖然和跟人戰鬥所受的傷相比,這樣的痛對坂田而言根本不堪一擊,但卻是比其它傷口還要更來得難受、更加地刻骨銘心。

他一直想要為那天的事道歉。

聽見對方那麼說後坂田在思緒裡拉扯著,明明內心是極度地渴望著這種事,就算是對方的一個笑容也足以讓他覺得自己正在做一場美夢而非現實,但自掌心傳來的比他稍低的溫度卻清楚地提醒著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

想要緊緊握住那雙手,但他卻說了那種話,更是甩開了對方緊握著不放的手,當下他並不敢回過頭只能任由雙腳不斷地往前直到他覺得距離已經夠遠才敢停下腳步並回過頭看著早已空無一人的森林,自胸口傳來了強烈的疼痛感,這讓他呼吸有些困難,只能張著嘴做出最基本的吸氣吐氣的動作來維持呼吸。

天真的從一旁摘了朵花小心翼翼地放在女神半開的掌心裡來以此作為歉意,但可他沒想到的是花還沒離開他的手指,一隻手突然緊抓著他的手腕不放就好比那一天的情形。抓著他的人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誰,本該閉起雙眼的女神此刻正緩慢地就像是在宣布他的死刑般睜開碧綠的雙眼,嘴裡含糊地呢喃著但坂田聽不清楚,直到女神神智完全清醒同時抬起頭看到自己抓著的人是惡魔時他幾乎是下一秒立刻驚呼出來並且猛然起身放開惡魔的手腕向後退。

但他萬萬沒想到身後是一座湖,而他也因此手滑整個人往後摔,女神聽見惡魔喊了一聲危險,緊接著惡魔朝他伸出手試圖抓住他,可憐的是,即使他順利地拉住女神的手終究敵不過引力而跟著摔進湖裡。

所幸深度沒有所想的深,但兩人不意外地全身都濕透了,衣服、褲子、頭髮不是緊貼著就是黏在皮膚上很不舒服,這讓坂田有些不耐煩,沒辦法誰叫他是惡魔,遇到麻煩事只會增添煩躁感,但眼下還是不忘了確認一起落水的女神是否有受傷,但一低下頭便看見純白的服裝因碰水而顯得若隱若現的肌膚,同時臉上還浮現了淡淡的紅暈,這才讓他想起兩人現在的姿勢可說是經典的一上一下,對,就是你想的那種。

坂田幾乎是下一秒就站了起來,當對方抬頭望向他時他朝女神伸出手並說了快起來吧不然會感冒如此貼心卻不符合惡魔形象的話。

然而他卻看見對方的眼眶在一瞬間充滿了水氣,透明的液體使得瞳色有點模糊甚至扭曲,只要一眨眼就會有豆大的淚珠從眼角溢出接著落下。坂田見狀想要做點什麼但該死的是腦袋在此時此刻像是報廢般想不出任何好辦法,最終他還是只能維持同樣的動作杵在原地,模樣看上去有些滑稽,可有誰知道他現在心裡頭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般相當慌張卻又死不肯表現出來。

「……臉都哭花了。」

在女神低頭拭淚的時候他收回手,腦子一股勁地不斷想著各式各樣的字詞然後再將它們組成一個句子,怎麼了、為什麼要哭之類的問句他在心裡練習了無數次,但脫口而出的句子和腦袋裡所想的完全對不上邊的時候他自動地並且暴力地在心裡賞了自己好幾個巴掌。

然而在不斷用手背隨意擦拭眼淚的女神在聽到他這番稱不上好話的言語後終於破涕而笑,只是眼淚還是一直從眼眶溢出,即便是站著的坂田也能清楚地看見眼角周圍開始泛紅,皺著眉蹲了下來拿開有些粗魯的在擦拭雙眼的手,他用大拇指溫柔並緩慢地抹去積在眼角的眼淚,同時心裡想著要是這一幕被自己人看見肯定會被調侃好一陣子,而且還是為期半年的那種。

他想說點什麼,但自從有了那次跟剛才的經驗後他實在不怎麼相信自己還能說出什麼好話,難不成惡魔都只會講這種不討喜的話嗎,他不禁想著完全忽略了手邊的動作,已經稱不上是在替人拭淚而是捧著臉頰,女神感到難為情的出聲後他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現在又幹了什麼好事。

想當然爾他在察覺到後就立刻放開雙手,隨即又站起身同時邊抱怨著會發生這種事還不是因為女神突然在他面前哭出來,你知道的,人總是要給自己找個藉口更何況是惡魔,就算那聽起來根本是胡扯。

「因為……你終於肯跟我說話了。」

坂田看著笑得開懷的女神,嘴角上揚的幅度剛好是他喜歡的——

喜歡?他在想什麼?

思緒突然當機了幾秒,隨後他搖搖頭並且伸手將人拉起來。

「你還真是奇怪啊。」

*

自那次之後惡魔在女神面前逐漸變得坦率,儘管嘴裡吐出來的句子跟腦子裡想得完全不一樣,女神依舊面不改色的等著他的到來就只是想和他說話。

早在之前他的傷勢就已經痊癒,雖然很想留下來但還是必須回去冥界才行,在離開森林之前他和女神約好只要一有時間他就會來見他。

於是女神才會每天都會仰頭看著蔚藍的天空只為了能看見那一抹紅色的身影。

當坂田來到森林的時候他們會坐在湖邊聊聊最近遇到的瑣事,或者什麼都不說只是隨意地躺在草地上午睡享受森林浴,有時他們也會找個地方將一些種子埋在土壤裡期盼著下次萌芽的日子,偶爾碰上雨天他們會躲在樹下或是洞窟裡躲雨,有時坂田也會採一片足以充當雨傘的巨大葉子替女神遮雨。

有時候也會像這樣,女神坐在草地上,一旁的惡魔則是將雙手放在腦後躺著,耳邊傳來女神的聲音——

從前從前有一位年幼的神在第一次踏上人間的時候因為太過於興奮而導致自己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腳上還多出了因為跌倒而磨擦出來的傷口,正當神感到無助的落下一顆又一顆的眼淚時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一個明顯就是小他幾歲的惡魔出現在他面前。

耀眼的紅髮即使是在夕陽餘暉下依然閃耀著,明亮的紅眼看著他緊接著他伸出小手替神抹去了眼淚,年幼的口吻問著他為什麼要哭。

你是誰?

神困惑的看著眼前的孩子,那時他還沒被灌輸關於惡魔的事,也沒看過惡魔的照片,只是偶爾他會聽見一些大人們說那些傢伙出現之類的話,而他也不理解那些傢伙是誰。

還沒成長完全的翅膀一晃一晃的,紅色的雙眸眨呀眨的,隨後他揚起笑容對著眼前的神說:「我可是很厲害的存在喔!」

很厲害?

嗯!我是來自冥界的王子喔!

王子?

聽到沒聽過的名詞,這下總算讓哭哭啼啼的神引起興趣,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他抬起頭,綠色的眸子裡映照著紅色的身影,對方禮貌性的朝自己欠身接著又牽起他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吻,隨後又抬起頭看著他,同時露出純真的笑容。

王子是要打敗惡龍救出公主的存在喔!

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和公主幸福的在一起呀!

那你的公主在哪裡呢?

不知道呢……唔嗯,還是——

「你願意成為我的公主嗎?」

TBC.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還以為可以單篇完結的(抹臉

很跳痛又很狗血還有超級奇怪的因素的集合體(講什麼

最近看了FF15的實況還吃了一堆糧幸福到不知道要更新了(被拖走

已經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總之就寫下去吧_(:3 」∠ )_

然後標題又廢了,而且我好像很喜歡在晚上更新(還敢講

好了就這樣!

這裡星嵐!

  21 3
评论(3)
热度(21)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