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我喜歡這樣的你,認真的。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さかうら】他們之間的故事(二)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

※個性操作有,依舊宗教梗

※此為獨立故事,與之前幾篇無關

※練手感,看不懂正常_(:3 」∠ )_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他沒有一天忘記自己的使命,而自己又該做什麼,未來的發展又會是如何,種種因素搞得他最近幾日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還重,就連到うらた那裡也只是聊了幾句便陷入夢鄉裡。

這一切的起因只在某天的夜晚,冥王語重心長的告訴他關於冥界與天界維持了千年的和平之中所發生的事。

當初天神和冥王共同宣布兩族簽下了和平協議的事後,他們倆都能料想到這協議當中必定會有反對者,當然有人刻意地破壞一點設施表達抗議也在意料之內,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兩族的反對者竟會集結在一起,隨著內心逐漸扭曲,不管是天使還是惡魔全都變得墮落,外表開始扭曲變形不再屬於任何一族而是內心醜惡的魔物。

原先只有少部分,但隨著時間增進,數量變得越來越多,甚至是威脅到兩族的寧靜與人界的安危。

冥王鮮少露出擔憂的神情,向來總是具有威嚴的面孔此時卻露出這樣的表情,坂田想說點什麼,明明平時總是他話最多,此時卻連一個字也吐不出來,有些煩躁地搔著頭髮,腦袋裡儘管是組成了眾多句子他也不認為說出口能為現在的氣氛改變什麼,注意到他這份細心的冥王只是微微一笑,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痕跡一道比一道還要更加清楚,他早已不再是當年的青年了這點他自己比誰都還要來得清楚。

所以當他看到這個小伙子的時候內心總是充滿了感慨,那抹紅色的身影就像是當年脾氣還狂妄,總是將族人放在第一順位,時不時就會和友人切磋技術,偶爾抱怨處理政事很麻煩的他。

他抬起頭,今晚的月色很美。

和那天的月色有幾分神似,還年輕的他溫柔地牽起天神的手,對方那好聽且柔和的嗓音讓他心安,一頭長髮在風的吹拂下飄盪著,她對著星星許願,內容不外乎是希望和平能一直延續下去,而他只是在人祈禱完後握住那有些發冷的手,額頭抵上對方的,用盡全部的溫柔只為了述說著將一直維持下去的誓約。

「等到我無法再撐下去的時候,就麻煩你了。」

冥王拍了拍惡魔的肩膀,坂田看著自己的王,他很清楚彼此的差異,也知曉這並非一天兩天就能追上的,但時間不容許他有任何怠慢,向來天界與冥界能不受到外界的干擾全是靠天神和冥王所設立的結界,但維持兩族安全的代價不外乎是自身的壽命,但這對本人來說也是活夠久了,至少他面前的王是這麼認為的。

他們的性命不像人類那般,他們能夠活上百年甚至是千年,因此時間對他們而言一點價值也沒有,但坂田始終不懂為何如此重大的責任要交付給他,他並非其他人所想的強大,他不具備王所擁有的威嚴與氣勢,他也沒有足夠的自信去承擔比目前遇到的瑣事還要更加龐大的壓力,他緊握著拳,一肚子的困惑與自卑感攪和在一起,他想抱不平但一句又一句的言語卻在看見那飽經風霜的身影後梗在喉頭發不出聲音,然而冥王只是說了命運選擇他這樣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你遲早會明白的。」

*

うらた有些緊張的看著坐在白色長椅上,視線眺望著遠方的人,柔順的長髮隨著他離開後至今回來變長了不少,對方臉上也出現了一點歲月的痕跡但行為舉止依然讓人覺得美麗。

在他等待著惡魔到來的時候他收到由天界飼養的白鴿送來的信件,內容寫著要他回去天界一趟,順帶隨著白鴿而來的是兩匹白色的天馬以及連接著的車廂,他當下便知道自己並沒有拒絕的餘地所以只好摸著鼻子搭上馬車回到天界。

一下車就被人通知天神正在花園等著他過去。

於是在他戰戰兢兢的來到這久違的地方並且看見天神時,眼下的情況便發展成現在這樣,然而對方卻不急著告訴他任何事,只是一昧的看著遠方,漂亮的眸子裡像是反映出寧靜的湖面,即便一點點的漣漪都顯得多餘。

彷彿過了好一段時間,有多長うらた自己也記不得了,在對方輕柔地呼喚了他的名字時他幾乎是馬上回過神並站直身子,神情有些慌張的看著面前的女性,然而對方只是笑了笑告訴他不必那麼拘謹。

在人界過得還好嗎?

一切都很好。

聽見他這麼說,天神只是點了點頭,心中的大石也隨著落下,當初他得知對方自願性的想要到人界生活的時候她非常擔心十幾歲的孩子獨自一人到人界生活是否會發生什麼危險,那時她告訴對方要三思而行,真的確定再做決定也不遲,但對方當下就篤定地給予她答覆的時候她就理解即使說再多也改變不了對方的心意。

從對方帶著簡單的包袱離開天界後她就不曾再見過當年還是十幾歲的孩子,只有偶爾她會聽見有關本人的消息卻不知道對方過得好不好,如今見到人平安她也鬆了口氣。

隨即她的神情頓時變得相當嚴肅,好似方才的風平浪靜只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樓。

「我在預言裡看見了一個惡魔。」

他在未來將會替這世界驅走即將崛起的黑暗,他會替全人民帶來希望,他將終止現今仍然紛爭不斷的戰役,他將——帶來新的光明,不再讓這世間惶恐不安。

然而,

他必須為此付出應有的代價。

儘管當年立下的和平協議為兩族帶來寧靜,但實際上世界仍然陷於黑暗之中,反對者肆意的扼殺無辜的性命,啃食著血與肉以及靈魂,人民依舊活在恐懼之中,在黑夜裡只能待在唯一的避風港祈禱黎明到來。

她看見了那宛如森林般寧靜的眸子裡有一絲動搖的跡象,彷彿在這之後將有一場狂風暴雨恣意妄為地肆虐這片美麗的綠林,她那泛著點點波光的雙眼直視著對方有些逃避的視線,試圖讓那緊閉著的唇能夠張開讓停留在喉頭的句子化成嗓音表達出來。

「うらた。」她輕柔地喚著令她心疼的名字,她無一天不期盼能有個人驅逐他內心深處的黑暗與闃寂,希冀那始終枯寂的身影最終能綻放成燦爛的花朵。

那位惡魔是你認識的人嗎?

他緩緩的點頭,動作慢得好似他不敢聽見接下來他的天神是否會對他說出任何一個惡兆。

他深怕得知那個人的命運後他將會自私自利的緊抓著那人遠離一切,他不希望世界繼續陷入黑暗的困厄,但同時,他也不甘願對方為了世界而犧牲自己,他是多麼的自私,他寧願裝作若無其事地和對方坐在草地上繼續上次未曾結束的話題,也不願直視有可能從他身邊將人帶走的黑暗深淵。

他是多麼的自私。

彷彿要替他趕走內心的不安,天神牽起他緊緊握著的手,他這時才感受到指甲崁進肉裡是多麼的痛,即便他的指甲並不長,但也足以在那白皙的掌心上留下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見的痕跡。

他看著他的天神對著他揚起一抹微笑,爾後他聽見與腦中預想的千百個惡兆不同的內容,他清楚的、驚訝的、羞澀的聽見對方嘴裡吐露出來的話語,全身上下的血液奔騰著,他感受到自臉頰傳遞到耳根的熱度是那麼的真實,心臟也隨著瘋狂的跳動著彷彿在這激烈起伏過後,下一秒他就會死亡,儘管內心千萬個思緒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心情,但他仍然嘗試著用殘缺不全的詞組成他心中的那份悸動,盡他所能的。

你喜歡他嗎?

他的天神這麼問著他。

*

他看著對方眉頭深鎖的模樣,他想要撫平惡魔心中的不安,但在雙手即將觸及那時時刻刻吸引著他的臉龐時,うらた才意識到他和惡魔之間的關係只能勉強稱為友誼——至少他是這麼認為。

憶起天神曾問過他的話,血液急速地流動著,使得全身上下都燃起高溫,他緊張卻又不驚醒對方的吸著氧氣。視野頓時模糊了焦點,他看不清對方的臉,直到他閉上眼將多餘的淚珠擠出眼眶,俊俏的面容又出現在眼簾裡,他努力將對方的身影映入眼底,想要將這個令他安心的人留存在那片綠林之中,讓翠綠的嫩葉襯托著那抹紅色的身影,讓陽光灑落在身上使其閃閃發亮。

他想要告訴他,一切都會沒事,他的命運沒有他所想的坎坷,他不會是一個人獨自面對殘酷的現實,還有個人願意傾聽他的苦衷、安撫他的不安、替他向景仰的神祈禱一切的安寧。

他想要告訴他,自己就在他的身邊,永遠的。

——只要他別放開手。

うらた抬起頭,碧綠的雙眸看著位在遠方的一輪明月,耳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眼眶還泛著淚光,月色穿過樹梢靜靜地灑落在他們身上。

看啊,夜色深了。

*

屬於晨曦的陽光灑落在彼此身上,金色的光線替女神和惡魔鑲上耀眼的金邊卻又不顯得奢侈。他感受到雙眼的位子被照耀著,柔和的、溫暖的、卻又帶著幾絲狡猾的惡作劇,這迫使他不得不睜開惺忪的睡眼,就算想拉起什麼遮蔽那道光輝但仍然是心有餘力不足,他想要再回歸到夢鄉裡,儘管他認為床鋪帶給他的柔軟觸感足以勝過草地帶給他些微的酸痛感,他依然覺得偶爾感受下泥土地的鬆軟沒有什麼不好,但腦中叫囂著威脅他必須起來,而他也只得認命他只有這麼一個選項能選,其餘的選擇全不被放在眼裡。

隨意搔著一頭亂髮,紅色的髮絲多少遮擋住他的視線而使得他將幾絲阻礙塞進耳後,宛如寶石般的紅色雙眼看著不知從何時開始就一直躺在他身旁的女神,純白的服裝被光線照亮,隱隱約約能夠從陰影中看見那有些纖瘦的身形。

體內深處有什麼再度喧囂。

幾乎爆炸般的他的內心,就像是第一次見到女神睡顏的那一天,對方臉上有著滿滿的不安,而就在他打算將一朵花放置在那微攤開的掌心上,女神抓住他的手,就像是深怕黑夜的人在一片漆黑之中抓住一絲的光芒般,緊緊的、再也不敢放開,這讓他的思緒也被連續炸掉了好幾個支柱。

此刻他身旁的女神仍然帶著些許不安,但其中又有幾分緩和,暖陽穿透過樹梢,變得破碎的光點落在土地上,這其中也照耀在他們之上,這讓他憶起他曾和人說黑夜才是屬於他的地方,這是惡魔的天性,也是所有人的價值觀,但這個想法卻在下一秒被人捧起臉頰時消散而去,力道有些過大卻又帶著不少細膩的思緒在其中,就好像這可能會弄痛他,雖然他想和人說這力道不算什麼,但他知道,這只是女神的溫柔,從初次見面以來就是如此。

他想要好好的、認真的、輕柔的去感受這份溫柔,甚至覺得為了這份體貼即使是要犧牲他也無所謂,就算要他奉獻出整個世界也在所不惜,他明白這樣的想法過於極端但他就是超出他所預料的喜歡著時時刻刻都在替他著想的溫柔。

うらた對他真的太過溫柔,以至於他幾乎不敢推開他,不敢把他跟光明相反的自己隔開,不敢將他從自己的黑夜裡永遠驅離,而這也讓他又再一次地、清晰地感受到——

——他敬仰的女神是如此溫柔。

如果可以,他願意為對方驅走所有令他不安的夜晚,他甘願無私奉獻他所有一切只為得那抹微笑,當女神第一次朝著他揚起笑容的那一瞬,至今寧靜平穩的思緒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幾乎要滿溢出來的情感佔領他所有的思考,那就像是現在的暖陽,填滿他心中所有的空缺,照亮他世界裡的黑夜,這讓他的戒心在耀眼光輝之下潰不成軍,再也築不起要與世隔絕的無形高牆。

他俯下身,為了讓眼簾能夠更加清楚地描摹出女神的輪廓,他想起前幾天未說完的故事,可惜當時他只感到疲憊,眼皮相當沉重,恨不得下一秒就躺在地上穩穩地進入夢鄉,但他仍努力提起精神聆聽女神口中訴說的故事,然而注意到他疲累的身影,女神只是暫停故事的進行,彷彿他已經睡著深怕太大聲會吵醒他似的,輕柔的口吻說著下次再繼續的話,而故事也就此打住。

他讓自己更加靠近女神,他能清楚聽見平穩的呼吸聲,也能清楚瞧見細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他心想著要是有誰經過此處,那個人大概會認為他正在吻他吧。

惡魔獨自妄想著。

TBC.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最近被遊戲的結局虐到一直提不起勁,甚至是看到一點或是想到一點就覺得很難過,很想好好大哭一場,也停滯好幾天無法打文,必須瘋狂找糧安撫隨時會崩潰的身心

由衷感謝每個產糧的太太(大口吸氣

劇情可能會受到一點影響,但絕對不是玻璃……好吧這當中有,但結局我保證不是刀,別擔心會吃到滿滿玻璃渣

來看看我要拖幾篇才能填完這坑(大字躺平

最近天氣轉涼了大家注意身子,然後我又在半夜更新了_(:3 」∠ )_

以上

這裡星嵐

  20 2
评论(2)
热度(20)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