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我喜歡這樣的你,認真的。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一個莫名其妙

※真人真事改編,這是真的不開玩笑,我覺得自己快爆炸了,可是又不知道該跟誰說所以只好放這(?

※邊打邊望向自己少少的少女心

※志麻:某個混帳(?) センラ:我

※算是給太太們的開胃菜(?

※個性操作

※能接受就往下,不能的就快跑

——

他和平時一樣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而在他分神時螢幕右上角跳出一個頭貼,他立刻就知道對方是誰,而他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那個明明同校、同年級、不同班,自升上高二後就幾乎毫無交集的人,只是形式上掛著一個朋友的稱謂,但以他們幾乎少得可以的互動而言,他不明白這層關係到底具有什麼意義。

他喜歡他,從他們國中同班三年的時候他就發現了,那年他才國二,一個懵懵懂懂的年紀,對未來並沒有抱持太多的想法,把一切都想得很簡單,撇除讓他頭痛的課業不談,其實一切都很簡單,又或者是他自己想得很簡單。

唯獨他喜歡他這點,他不覺得這是個簡單的事。

他忘了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對方的一舉一動都能牽動他的視線,光是一個微笑就足以讓他著迷不已,一個和他有關的話題就足以讓他心臟病發,一個坐在他隔壁的位子就足以讓他相當珍惜。

三年說實在不長,但換算成日子又讓他覺得不短,更別說是換算成每小時、每分鐘、每一秒,原來三年時間可以有一世紀那麼長。

他想起對方坐在他隔壁,他一句無心的問句構成他現在的一部分。

「你要不要也來讀這間學校?」

他記得那時教室內並沒有開燈,但對方的笑容卻被午後的陽光照耀得閃閃發亮,對方趴在桌上露出笑容,半瞇起眼看著他的模樣,這讓他心跳不已,穩重的頻率完全被打亂。

神阿,你看見了嗎,這個犯規的混帳。

センラ猶豫了一會,他想著千萬種對方久違傳訊息給他的原因,當他像是作弊似的從通知看了內容後,他被這沒頭沒尾的訊息搞得一頭霧水。

“單兵注意,聽到請回答!”

不得不說他當時真的只想到這人可能是腦子進水了,其餘想法全被拋在腦後,他在鍵盤上敲敲打打,覺得不適合又刪掉重新打了一句更簡短的。

“有何貴幹”

“你們明天拍照需要用到領帶嗎?”

“要啊,你要借?”

“我的領帶失蹤了,也不可能跟同班借”

他發誓他那時候感到相當得意,神氣無比,センラ笑盈盈的又在鍵盤上敲下幾個字。

“那我是不是該幫你準備那種點點樣式的領帶?”

“這樣拍起來你會超級顯眼”

“拜託不要,我要學校那種的”

他笑了,如同他傳給對方的笑臉貼圖,心跳加速,明明他還在這種帶有涼意的夜晚任由風扇朝著他搧出涼風,他此刻卻覺得雙頰發燙,好似第一次戀愛的少女般,緊張不已。

“明天借你啦”

“謝謝,愛你,你拍完再借我”

他不知道對方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打出這兩個字,但如果這是志麻要故意撩他的話,他得說,對方成功了,而且是完全的大成功,沒有任何損失。

センラ覺得他輸得一塌糊塗,簡單的兩個字就足以讓他潰不成軍,他覺得心臟發疼,臉上的熱度反增不減,對方的訊息就像是無數顆燃著火焰的隕石,它們從有著數顆繁星的星空之中燃燒、墜落,它落在他的世界上,讓表面看起來坑坑巴巴的,動搖著,直傳達地心,然後他的世界在一瞬間崩毀。

他很快的結束掉這個借領帶的話題,看著對方傳來的訊息,他沒有回覆只打算讓它就停在那裡,就算他貪婪的想要索取更多,但潛意識瘋狂的,甚至威脅他、阻止他,他不能這麼做,這有可能會讓他隱藏了將近四年的秘密暴露出很大的破綻,然後,對方會發現他所有想法,而他又會再一次讓整個世界被毀滅。

其實他已經快要放棄這段毫無結果的單戀。

但是對方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別放棄,然後他又會因為對方的一舉一動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喜歡這個人;去年志麻託人轉交給他的聖誕賀卡還被他好好收著,他永遠無法忘記當他看見在卡片右下角的名字時,他的反應讓友人發笑,然後說他的耳朵紅了這樣的話,隨卡片附贈了一個小雪人,旁邊黏著一棵白色的聖誕樹,看得出來這像是一間禮品店的現成品,他知道以對方的技術絕對不可能做出這麼細緻的小立牌,但他還是好喜歡,他想向全世界的人宣布他喜歡的人給他卡片還附了一個小禮物,而且這禮物還只有他有。

這就像是——他是特別的。

這說來或許有點可笑而且荒唐,但會不會有那麼一絲希望,志麻也剛好喜歡他?

當然他願意忽視掉對方在高一曾交過女朋友這件事,他知道這很自私也很過分,但沒人知道他為了這件事難過了好一陣子,或許該說他隱藏得很好?

他想起他曾藉著感冒頭暈靠著他肩膀休息,這其中佔了一大半的私心,另一部分是他真的頭暈,感冒讓他很不舒服,但為了他們的報告他還是認命在假日的時候跟對方坐在同張長椅上討論著報告內容;還有一次,他們和其他幾個朋友一起出門,那時他們正準備回程,但因為火車上的座位所剩無幾,所以一行人只好站在門邊,對方站在門跟座位之間的角落,而他就在對方面前,只是他背對著他在跟另外一名朋友聊天,然後他清楚的感受到一陣風從右耳竄過,他的耳環晃呀晃的,他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右耳驚呼一聲,他轉頭看著對方身旁的友人,但聽見否認後他又看向那個不說話的人,那一瞬間他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搖晃,就算本人不承認也不否認。

神阿,你有看到嗎,這個相當犯規的混帳。

但我喜歡他這是真的。

——

再重申一次我真的快爆炸了(

這可能很難相信不過都是真的

我要去讓自己冷靜一會orz...

原來我的少女心還在_(:3 」∠ )_

明天學校三年級要拍照我是否該帥氣的扯下領帶甩在他臉上?!(喂

希望我明天還能活著回家

這裡星嵐

  14 9
评论(9)
热度(14)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