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這是把短刀

※一個短打

※嚴重OOC注意

※宗教梗衍生的支線

※負面情緒有,滿滿玻璃沒有糖

※能接受就往下

——

他害怕孤獨。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他好想跟人說說話,他好想和大家一樣做些無謂的瑣事,藉此浪費那不怎麼重要的時間,他好想和朋友偷偷跑出冥界只為了在人間的草地睡上一覺,偶爾曬曬太陽,毫無煩惱,不需要為了戰爭或是神族的歧視而感到生氣或難過,一切都不是那麼的重要。

他害怕黑暗。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儘管他總是自嘲自己是屬於黑暗的一族,但總會有個人大力拍著他的臉頰和他說並不是這樣,他能夠為此得到救贖,他能夠因此重拾信心,那個人會對著他微笑,就像是過去的日子裡出現的暖陽,光線會被樹林切割成不規則的形狀,它們會親吻那個人的一切,而他看上去是那麼的美好。

他對他而言是那麼的重要。

「坂田快住手!」他能勉強聽見志麻的聲音,但他無暇去顧及更多的事,女神的死幾乎佔滿他所有思緒,他彷彿能透過眼前的天使看見女神死亡的情形。

他看著天使拿著手上的黑刀無情地刺入女神的腹部,純白的服裝被黑色的血染色,黑暗侵蝕著他,女神不再散發著淡色的光芒,明亮的綠眸也隨之變得黯淡無光,血從嘴角溢出滴落在水面上,隨著水波逐漸扭曲,最後消失在水裡。

他的心臟幾乎快要停止,看著天使轉過頭並且衝著他扯了一個殘酷的笑容:「為什麼……」他聽見女神的聲音,他看著他:「為什麼……坂田……你……」他在聽見女神說了什麼之後一瞬間感到呼吸困難,他說——

為什麼你要殺了我?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他搖頭想要出聲反駁,喉嚨卻痛得他幾乎出不了聲,他下意識的握緊拳,掌心卻碰到了阻礙,他緩慢的低下頭看著出現在手中的刀柄,刀鋒上滴著血,眼前的女神倒在被血染色的湖水中不再耀眼,他的雙手沾染了他的血。

「不……不、不、不、不……!」他鬆開僵硬的手指讓黑刀掉進水裡發出響亮的聲音,他發瘋似的想要把手上的鮮血抹去卻徒勞,內心的恐懼不斷被放大,他幾乎快要為此崩潰。

不要丟下他。

不要丟下他。

不要丟下他。

不要丟下他。

不要丟下他。

「不要……不要……我……」

那是屬於他的寶物。

他不能失去他。

他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對方的脖子,他逐漸收緊力道,他無法再聽進任何一個聲音,他看著自己的手佈滿了黑色紋路,他把天使壓在地上想要制人於死地,視野逐漸變得模糊,他的眼淚落在天使的臉上,接著從頰邊滑落,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哽著很不舒服,他極力壓住任何想要嘔吐的感覺,鼻息充斥著他討厭的味道,當中還包含女神的血。

「那是……那是……」

你覺得當這一切結束後,陽光照在森林上會是什麼樣子?

我想那肯定……那肯定……

「屬於我的……我的……」

他一口氣收緊剩下的所有力氣,他看著天使扭曲的臉,隨後對方沒了呼吸。

有什麼在侵蝕他的思緒。

他聽見四周傳來慘叫聲,神族與惡魔紛紛被黑暗啃蝕生命,不久前一起奮鬥的夥伴一個接一個臥倒在地,然後他看見志麻身上的傷,黑色紋路從傷口開始延伸,紫藍色的雙眸帶著一絲血紅。

「坂、田……」

那是異變的徵兆。

黑白色的羽翼剝落只剩下醜陋不已的支架,志麻強忍著痛楚朝他接近,黑色紋路佈滿了整張臉,猩紅的雙眸令人不寒而慄。

他喘不過氣來,有太多情緒在這瞬間壓迫著他。

冰冷的刀刺入志麻體內。

他握緊手中的刀柄,全身無一處不顫抖,他聽見志麻發出相當痛苦的聲音,爾後,對方倒在地上。

一切……一切……

他仰頭看著沒有光明的天空,黑暗中沒有一絲光亮。

他看著刀鋒上映出的自己,黑色紋路就像是志麻那樣佈滿了整張臉,猩紅取代了原本的顏色。

原來嗎……

原來他也被黑暗吞噬了。

他笑著,嘲諷著自己,最後的結局竟然會是如此,要是當初……要是當初他能再多看他幾眼該有多好?

要是他知道他會失去他,他是不是會在離開之前和他坦承所有的情感?

要是他能在當時阻止自己殺了天使,其他人是不是就不需要被犧牲?

要是他……要是他……

要是他打從一開始別存在這世上該有多好?

如此一來,他不會遇見女神,而女神也不會死,他不會遇見志麻,而志麻也不會被黑暗侵蝕,他不會遇見族人,而他們也不會為翅膀的事恥笑他,他不會遇見冥王,而冥王也不必將這些重責大任託付給無用的他,他不會——

他不會遇見自己,而他也不必承受所有事。

他不必成為罪人。

他不必再孤獨。

他不必再害怕。

他不必……

不必……

女神的笑容突然出現在眼前,他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柔和,而他是那麼的喜歡他,喜歡他看著他的目光,喜歡他沐浴在陽光下的身影,喜歡他和他說過的任何一個故事。

喜歡他……他真的好喜歡他。

他的世界無數次的崩毀,理智一次又一次的斷裂,組成他的一切漸漸消失,他一無所有,他只是渴望能有個人對他說——

「你不再是一個人。」

他崩潰的拿起手上的刀刺入自己的腹部,他發了瘋的大叫著,他躺在地上絕望的看著充斥著黑暗的天空。

一切都結束了。

一切都……

「うらさん……」

他的聲音變得沙啞,眼淚從兩旁滑落。

世界迎來第一道黎明。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在生日當天發玻璃( ˘•ω•˘ )

解釋一下嘿,為什麼他們死了世界卻重獲光明。

坂田和志麻相繼被黑暗感染後自然就成了這個世界的威脅,所以當他們死了等同於威脅消失。(P.S志麻當時並不知道自己被感染)

至於在本傳裡世界重獲光明的原因是坂田毀了天使身上的寶石,而這篇卻沒有毀掉寶石卻殺了天使世界同樣重獲光明的原因是天使本身就等同於那顆寶石,兩者的差異在於毀掉寶石坂田並不會被黑暗感染,但殺死天使卻會,所以才會在坂田自殺後世界重獲光明。

在聽尼爾BGM的時候突然想到於是就……(ry

原因就是這樣( ˘•ω•˘ )

然後我今天18歲啦(๑´ㅂ`๑)(沒人在意

以上!

這裡星嵐( ´▽` )ノ

  22 12
评论(12)
热度(22)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