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甘党加湿器】無題。

※請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作者嚴重腦洞注意

※兩人同居有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っ・ω・)っ(っ・ω・)っ(っ・ω・)っ(っ・ω・)っ(っ・ω・)っ


經常有人說:『愛情使人變得盲目。』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早就變得無可救藥了吧?


坐在床上還尚未有睡意的伊東歌詞太郎,腦中正思考著好幾年前他不可能會去思考的問題。


如果是以前,他在做什麼?


作曲?


唱歌?


逗貓?


又或者跟誰誰誰一起出去?


對他來說,初戀什麼的只是個不願回想的黑歷史,但現在的他卻又沉溺在其中?


伊東歌詞太郎曾經認為自己的人生可能跟戀愛扯不上關係,對女性有恐懼感的他真的能夠擁有所謂的『愛情 』嗎?


可以。


如果是以前,他絕對馬上搖頭否定。


但是現在,可以。


他認為自己可以擁有,就在那個人答應他告白的那一天起,他就覺得自己可以擁有。


背靠著有些傾斜的枕頭,伊東歌詞太郎看著蓋在自己身上的棉被思考這件事。


「..........歌詞さん?」軟綿綿的聲音從身旁傳來,原本是在熟睡的少年現在正揉著雙眼好讓視野能夠變得清楚些。


「把你吵醒了嗎?」伸手輕拍了拍栗色的頭髮,事後又轉變成溫柔的撫摸。


少年搖了搖頭,惺忪的雙眼明顯透露出少年的睡意。


「歌詞さん不睡覺嗎?」


伊東歌詞太郎看了一眼床邊的電子鐘,已經一點零七分了。


「已經打算要睡了,天月くん會累的話就先睡吧。」寵溺般的再度輕拍了一下栗色的腦袋,伊東歌詞太郎幫少年把棉被拉好。


「.........歌、歌詞さん....」不料對方突然抱住自己,伊東歌詞太郎顯得有些恍神。


「天月くん?」


「吶...歌詞さん.......我們.....是在交往吧?」


「嗯,是在交往呢。」


「那、那一起睡覺的話也可以吧...?」少年把臉埋進歌詞太郎的胸膛裡,雖然四周全是歌詞太郎的氣味,但總比自己現在的樣子被人看見的好。


「.....雖然不知道歌詞さん是怎麼想的,但是如果歌詞さん討厭的話..........」


「可以喔。」


「欸?」


「如果天月くん想要的話,每天就這樣抱著天月くん睡覺也不是不可以。」就像是知道對方在想什麼,歌詞太郎稍微抱緊了懷裡的少年。


如果你想要的話,就這樣一輩子牽住你的手、一輩子都待在你的身邊,一起去你想去的地方、去吃你想吃的食物、又或者一起在這片星空下一起唱歌。


這就是、所謂的''戀愛''吧?


「........歌詞さん最近都在想什麼呢?」


「在想天月くん喔。」


「......」


臉肯定又變得更紅了吧?


下巴抵在栗色的腦袋上,歌詞太郎正享受著所謂的『愛情』。


微微勾起了嘴角,歌詞太郎帶著很好的心情閉上了雙眼。


今晚想必會是個好夢吧?


就跟待在你身邊一樣。


  59 2
评论(2)
热度(59)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