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甘党加湿器】手鍊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標題無能(?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在春天來臨前,每天的天氣依舊是如此的寒冷,尤其是在夜晚。

空氣被人呼出白色的氣息,天月一個人待在公園內。

幾乎沒有人待在如此寒冷的公園內,大家早在夜晚來臨前回到了溫暖的家中。

儘管如此,天月依舊在東張西望著,就像是遺失了什麼似的。

身上能保暖的衣物幾乎是沒有,只有薄薄的外套能夠阻擋些許的涼風,但卻達不到保溫的效果。

雙手早已變得冰冷,身子不斷的在顫抖著,少年跪在地上尋找著他所遺失的物品。

那是伊東歌詞太郎送他的一條手鍊。

雖然對方不是第一次送禮物給自己,但每次天月總是會小心翼翼的保護著,不管多少次,他都想好好收著這些禮物,這些有著伊東歌詞太郎的心意的禮物。

「沒有....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明明早上還有看見的...」

「快點出現啊....拜託了.....」

喃喃自語著,天月翻找著草叢,手指有些被樹枝劃傷,一個又一個的傷口出現在手上,膝蓋也在過程磨破皮,小碎石卡在傷口上總令可愛的臉蛋扭曲。

究竟有誰會在這種天氣只穿著薄外套外加七分褲出門的,天月覺得會這麼做的大概也只有他了吧。

沒有戴著手套和圍巾,也沒有穿著長褲及厚外套,寒風刺骨的感覺大概就是這麼形容的吧,顫抖的身子只能不斷的顫抖,一股接著一股的寒意湧上。

天月知道凍僵是遲早的問題,可不管怎樣他依舊是把找到手鍊這項擺在第一位。

白氣一個接著一個被呼出,天月靠著呼吸來提醒自己還保有意識。

「到底掉去哪裡了啊...」


伊東歌詞太郎低頭看著手錶。

指針指向九點的位置,已經有點晚了。

伊東歌詞太郎在錄完音後回家的路上。

一定在鬧彆扭吧?

歌詞太郎心裡這麼想著,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了些。

這對他來說是幸福的象徵。

「還是趕快回去吧。」

想到家裡還有隻大貓和兩隻小貓正在等待他回去,歌詞太郎加快了腳步。

在經過許多道路後,眼角餘光發現公園內有個人影。

這麼冷的天氣還有人待在公園?

歌詞太郎思考了一會。

必須經過公園才能回到家,否則要繞一大圈才能回到家,由於是在這麼冷又急著想回到家的狀態下,歌詞太郎沒有多想直接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當他經過了公園,看見了在公園內所設置的路燈下,那個對他來說異常熟悉的人影。

他幾乎是慌了。

他不知道對方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但從對方的穿著上來看實在是讓人非常擔心也非常心疼。

他朝那個應該是要待在家中等他歸來的人跑去。

「天月くん!」

對方回過頭發現是他,原本緊張的神情緩和了些。

「...歌、歌詞さん...」

歌詞太郎一把抱著全身都很冰冷的天月。

「天月くん你怎麼還待在外面?而且還只穿成這樣?你知道你這樣一定會感冒的嗎,要是失溫了怎麼辦?」

歌詞太郎把自己的圍巾拿下圍在天月的頸子上,接著脫下一件外套披在天月身上。

「天月くん,我們回家好不好?天氣越來越冷了。」

得到的回應只有搖頭。

「不行....不行...還沒找到....」

「什麼還沒找到?天月くん你怎麼了?」

「....不起.....對不起.....歌詞さん對不起....嗚.....」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歌詞太郎在看到戀人臉上的淚珠時一整個人都慌了。

「天、天月くん?!」

「別哭啊.......天月くん為什麼要道歉.....?」

伊東歌詞太郎將天月擁在懷裡,什麼狀況都還不知道,也不知道為何天月會突然跟他道歉,他知道自己現在能做的是趕緊幫對方保暖好恢復一些體溫。

天月在歌詞太郎的懷裡,眼淚沾濕了對方的衣服。

歌詞太郎摸了摸栗色的頭髮,看到一顫一顫的身子後又稍微抱緊了些。

「......我不小心.....把歌詞...さん送、送我的手鍊弄丟....了......對不...嗚.......」

原來天月只為了這件事,而冒著隨時都會失溫的危機出來找這條手鍊?

伊東歌詞太郎有生以來第一次送人禮物這麼有罪惡感。

他吸了口氣後,輕聲細語的告訴了天月他想說的話。

「天月くん,手鍊我們可以在買,但是...」

歌詞太郎鬆開了抱著天月的雙手改成捧著他的臉。

「但是天月くん如果發生了什麼事,那我寧願當初不要送你這個禮物,因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

「是天月くん。」

「所以...不要讓我擔心好嗎?」

「天月くん真的很重要,拜託了...」

額頭碰著額頭,天月感受到伊東歌詞太郎的體溫傳來,歌詞太郎的每一句話都令他如此的心動,原本冰冷的雙頰一下子變得通紅。

長了繭的雙手捧著天月的臉頰,過於溫暖的溫度令他安心。伊東歌詞太郎的體溫總時時刻刻的體醒著天月這個人現在就在他的身旁,不需要害怕、不需要覺得孤單。

「歌詞さん的手非常溫暖呢....,讓你擔心了很抱歉...」

「說什麼呢...是天月くん太冷了。」

「對不起...」

「我們回家吧?」

「.......好」

「乖孩子。」

語畢,一個宛如蜻蜓點水般的吻落在天月的雙唇上。

「啊,臉紅了呢。」

「不要說了啦...!」

「抱歉抱歉,我們趕快回家吧,mimi和pon都還在等我們呢。」

「啊...!完蛋了...我為了找手鍊到現在都還沒餵牠們吃飯......」

兩人的臉頓時黑了下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人幾乎是用百米的速度跑回家,一進家門便聽到微弱的喵喵聲。

慌慌張張的跑到客廳看到已經毫無力氣又因為天氣冷而緊靠在一起的mimipon。

「歌詞さん對不起......」

聽到天月的道歉,伊東歌詞太郎只是無奈的笑了一下,伸手揉亂了栗色的頭髮。

「沒關係啦,天月くん先去洗澡吧,我來幫牠們弄飯。」

「.....好。」

站在浴缸前的天月有些失神,熱水一點一點的填滿浴缸的每一個角落,但卻填不滿天月心中的空缺。

失去手鍊的打擊對他來說真的很大。

明明已經有些回溫的身子卻在顫抖,天月搞不懂自己到底怎麼了,好像手鍊不見就真的再也找不回來似的。

不,或許早就回不來了吧。

沒有任何自信,天月非常肯定的認為著。

待水放得差不多,天月整個人坐在浴缸裡,心裡想的依舊是不見的物品。

「為什麼會不見啊........」

小聲而哽咽的聲音在浴室響起,原本有些靜止的水面因為眼淚而產生漣漪。

這句話傳到了浴室外,歌詞太郎背靠著牆,一句話也沒說,只是覺得胸口異常的悶痛。

原本想問天月要不要吃點什麼的問題一下子全被吞回肚裡。

天月抽泣的聲音讓他心痛,但他卻做不了什麼。

歌詞太郎朝客廳走去。

在天月洗好澡出來後,看到客廳桌上放了兩個馬克杯,裡面裝著熱可可,而兩隻小貓貌似也已經吃完飯現在正舒舒服服的窩在伊東歌詞太郎身旁"呼嚕呼嚕"的熟睡著。

歌詞太郎看到他頭上的毛巾以及正在滴水的頭髮後無奈的笑了一下,便輕拍了拍身旁的空位要他過去坐著。

而天月真的照做,走過去後輕輕的坐在沙發上,以免吵醒了兩隻小貓的睡眠。

伊東歌詞太郎則是走到他面前替他擦拭頭髮。

擦拭到一半的時候,歌詞太郎突然開口:

「還是很在意嗎?」

他點了點頭。

畢竟那是歌詞さん送我的...。

天月垂下眼簾,本來就無精打采的模樣更是變得無精打采,他看著自己的手腕,原本應該是要掛著手鍊的,如今手鍊卻不見了。

今天真的非常糟...。

糟透了...。

「天月くん。」

看著地板的視線裡,突然出現了歌詞太郎的面龐。

手上頓時多出了一陣冰涼的觸感,他下意識的看向手腕那條被歌詞太郎戴上的手鍊。

那是伊東歌詞太郎的。

「可、可這不是歌詞.....」

「天月くん。」

歌詞太郎一句話就讓天月閉上了嘴巴。

「老實說,天月くん今天的行為真的讓我很生氣。」

「氣你,也氣我自己。」

「天月くん明知道天氣很冷卻還是在外面,難道天月くん不怕自己會感冒嗎?嚴重的話,失溫了怎麼辦?」

「你知道當我看到天月くん一個人待在公園裡的時候,我有多麼難受嗎?」

「深怕一不小心天月くん就會離開,這種感覺已經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所以拜託了。」

好不容易安撫下來的情緒一下子又令天月哽咽。

他伸出手環著歌詞太郎的頸子,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以抽泣來傳達,天月此刻認為自己是如此的殘忍,老天對他的殘忍,他卻回報給伊東歌詞太郎,天月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極度的厭惡。

對不起。

這是他僅存能說出口的話。

歌詞太郎靜靜的環上天月的腰肢,輕聲的在天月耳邊說了已經重複不知道多少次的話語。

「我喜歡你喔,天月くん。」

真的真的很喜歡。

「我也.....我也很喜.........喜歡...........歌詞.....さん.....」

抽泣的聲音使得天月的回覆變得不完整。

但是歌詞太郎知道他要傳達什麼就夠了,就如他期望,歌詞太郎一手環著他的腰肢,一手撫上他還有些未乾的頭髮,小聲的在他耳邊呢喃著:「我知道。」三個字。

歌詞太郎安撫著眼前的人兒,頭窩在對方的頸邊,剛洗完澡後身上的沐浴乳以及洗髮精的香味充斥著整個空氣。

「手鍊就先寄放在天月くん那裡吧?」

「因為要忙很多事總是不能戴上它,在天月くん有手鍊前就先帶著它吧,好嗎?」

「........好。」

笑了一下,他繼續著安撫的動作。

因彈吉他而長繭的手指描繪出戀人的面貌,歌詞太郎以不吵醒小貓的音量開口:「天月くん應該還沒吃飯吧,要吃點什麼嗎?」

得到的回應只有小幅度的搖頭。

「可是天月くん今天幾乎都沒吃不是嗎?」

「沒胃口.....」

「這樣啊.......,那就早點休息吧?明天我也會一起找的。」

天月點了頭,待伊東也盥洗完,兩人各抱著一隻小貓走進了臥室。

燈光關上後,天月一整天的疲憊在床上一瞬間湧出,大量的睡意讓他一沾到床便是立即睡著,連棉被都來不及蓋好。

看著這一幕的歌詞太郎也只是無奈的替對方將棉被蓋好,最近的夜晚總是非常的冷,要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著涼。

歌詞太郎躺在天月的旁邊,看著對方的睡顏,歌詞太郎輕輕的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晚安。」接著閉上眼。


在尋找了幾天後,某天的早晨。

天月睜開了有些疲憊的雙眼,本應是要看見躺在身旁的人,如今只剩下一條手鍊。

天月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手鍊。

「歌詞さん的還在手上....那這條是.........」

伸手拿了手鍊,眼淚早已沾濕了枕頭。

藏不住的喜悅表現在天月的臉上,他拿了手鍊後直接跳下床往客廳跑去。

「歌詞さん!歌詞さん!你看.......」

原本想要馬上告訴對方這個好消息的天月在看到眼前的景色後完全愣在原地。

應該醒來的伊東歌詞太郎現在正靠著沙發熟睡著,身旁是兩隻白貓。

天月更靠近了些。

仔細一看就可以發現歌詞太郎手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

這幾天,歌詞太郎總是趁天月睡著後,在寒冷的夜晚尋找著,這幾天幾乎只能睡一、兩個小時,白天醒來後又陪著天月繼續找。

其實有一次天月就已經發現了,只是那時他認為自己是在做夢。

天月胡亂擦了臉上的眼淚。

這個人真的是太亂來了。

「真的.....太亂來了......」

天月拿了毯子蓋在對方身上,接著在小心翼翼的抱起歌詞太郎身旁的其中一隻白貓,然後坐在對方身旁,頭靠著歌詞太郎的肩膀。

「辛苦你了,歌詞さん...。」

今天的天氣雖然還有些寒冷,但天月卻覺得心中的暖意湧了上來。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收尾弱掉了對不起qwq.....

啊是說好像要開學了呢.....(重點誤

  61 5
评论(5)
热度(61)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