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un:cXはしやん】花街上的那份愛情《一》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大概就是我的羞恥普類吧...(走開

※本人腦細胞在這篇死光光_(:3 」∠)_

※有髒話(大概)注意

※雷者請往上一頁_(:3 」∠)_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在日本最和平的時候,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生活。

不管是好是壞都一樣。

就跟他們的生活一樣。

有好有壞。

*

今年堪稱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冷的冬季。

沒有暴雪,可一點的降雪也足以讓氣溫直線低下。

但這點低溫卻不足以抵擋年輕男女在這個號稱全日本最有名的花街親熱。

花街,年輕男女偷嚐禁果的地方,又或者是純粹只想宣洩慾望的人會來的地方。

妓院一間比一間多,店外用上粉色裝潢,一切只為能多拉攏更多客人上門。

如今被束縛在這鬼地方的はしやん卻不怎麼求客人上門。

應該說他根本就不爽幹這檔子事,更何況也不適合。

男的在妓院招客怎麼想都奇怪吧。

但還是會有人上門。

這讓同是男人的はしやん更疑惑了。

不過同性戀這世上還是有的,所以這疑惑很快也沒了。

要不是金錢的問題,他大概一輩子都不想靠近這種地方吧。

但就是離不開啊...。

他該不會真的要在這裡過上一輩子吧?

那還真是夠痛苦的。

はしやん坐在床上,腦子一片空白,倒不如說他根本沒有任何想法,已經不想在思考了。

幹這行的還真夠辛苦。

每天盡是面對一群骯髒的男人。

不管討不討厭,一有人上門就是乖乖的張開腿吧?

不能拒絕、不能反抗,只能這樣過著一樣既激情卻又平淡的生活,直到離開又或者,

壞掉。

*

今天的夜晚依舊是非常寒冷。

這家妓院的老闆娘性格本身就小氣,就算天氣冷也不會給予任何能保暖的衣物,他們只能靠著房間裡的棉被保持體溫,要不就是靠外面的有錢大爺在他們身上花點小錢買衣物給他們。 

但他總是拒絕,而且他更是沒被任何一個人上過。

早在對方想對他下手時拳頭已經送上去了,別說碰他,連碰都沒碰到就被揍,這要是當事人腦子沒進水應該都會覺得很沒面子吧。

但這些舉動卻讓他變成了人氣王。

這又更讓はしやん搞不懂了。

"可能是覺得碰不到增加挑戰性了吧?"

這是友人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可他那時不信這套。

如今變成這樣,就連原本不看好他的老闆娘也隨他去趕任何一個想上他的客人了,反正能賺錢是好事,用什麼手段都好。

今天又是個接待蠢貨的日子。

店剛營業馬上就能聽到那高分貝的女性的聲音,那代表著第一批的客人已經上門了。

只是他還待在外面。

簡單說他逃跑了,從後門逃跑,只為了在外面闖蕩,要不他可能真的只能永遠都待在那了。

穿上了連帽外套,順便拉上了帽子,はしやん逃離了花街。

*

雖然說逃卻不知道要去哪。

除了花街以外,沒有一條街是他知道的。

所謂人生地不熟,大概就是在形容はしやん吧。

隨便走了個方向。

燈光不昏暗也不曖昧,沒有太多讓他覺得煩悶的事。

小吃、服飾、超商、百貨,全是在花街很難看到的。

はしやん頭一次覺得這世界有趣了許多。

像是第一次見到世界的孩子般,他四處逛了許多地方。

但這世上沒有一處不是沒有陰暗面的。

大致逛完人潮較多的地方,他遠離了人群。

這裡的路燈明亮,卻還是有幾處找不到光明。

*

「所以吶,我對妳是真心的喔。」

「你不會對每個女生都這樣說吧?」

「不不不,是只對妳喔。」

「討厭~」

非常噁心的對話。

はしやん快步跑走。

很多地方都有,但這件事對他來說真的非常討厭,見了就反胃。

他不想再回去那個地方,那個總是讓他從惡夢中醒來的地方。

這個身分對他來說就是個惡夢的存在了吧。

無處可去的はしやん坐在公園設置的長椅上。

「はしやん?」

這下可好了,還遇到來過店裡的客人,はしやん自認倒楣。

「老子不接客,你直接去花街會比較快。」

「我才不需要去花街那種地方,反正獵物就在我的面前了。」

對方一陣輕笑就像是在嘲諷般。

他的視線馬上看向旁邊。

本應是站著跟他說話的人現在正坐在他旁邊。

金髮在月光下顯得耀眼,赤紅的瞳孔也特別注目,身上的衣著看的出來是某個有錢人家的少爺。

「離我遠一點!」

大力的推開了坐在旁邊的人,はしやん自己也退後了不少。

在他印象中應該沒看過這個人才對。

「這個表情不錯,看來你還活著。」

對方甚至說了他聽不懂的話。

「我先自我介紹吧,我叫un:c,聽得懂嗎?是u、n、冒號、c喔!」

「......哈啊?」

「沒聽懂嗎?那我在說一次,我叫......唔唔!」

「你還是給我閉嘴好了...。」

はしやん伸手捂住un:c的嘴。

一定是遇到神經病了吧...,自己的運氣還真不好。

掌心傳來濕潤的觸感。

はしやん立馬起了雞皮疙瘩。

「你幹嘛!」

收回手,はしやん怒視著對方。

「喂,愛上我吧。」

un:c又更靠近了些。

「走開。」

手直接擋著對方的臉,はしやん瞪著un:c。

「嘖嘖,好歹小時候我們還是朋友的說...。」

「你、你說什麼?」

「我們小時候就見過面了。」

「開什麼玩笑...」

「是真的喔。」

「はしやん,因為你那愛賭成癡的父親,搞得你們家庭破裂,長期的債務讓你的父親把你送到妓院還債,結果人好像不知道逃去哪了,對吧?」

「...給我閉嘴!」

朝對方揮了一拳,卻被靈巧的閃過了。

「別在我面前提起那個人!他才不是我父親!」

「很生氣嗎?生氣才好,就是要生氣才對。」

「閉嘴!!!」

雙手掐上了對方的脖子。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那麼多!」

「我說過了吧,我們曾經見過面。」

「怎麼可能!」

「我說的是真的,你忘了嗎,小時候有個跟你同年紀的男孩,你們總是相約在公園見面,你們經常玩在一塊,只是在那個男孩十歲的時候......」

un:c頓了頓,「我就再也沒見過你了。」

伸手撫上はしやん的臉龐,不管頸子上的雙手,他按著はしやん的後腦向下壓。

兩人的臉立刻縮短了距離。

這也使得はしやん嚇了一跳馬上退開。

「喜歡上我了嗎?」

貌似是在意料之內,un:c輕笑了聲。

「鬼才喜歡你,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裡?」

「沒有你這傢伙的地方。」

「回花街那裡?」

原本要邁出的腳步停下。

他思考了一會。

「我不想再回去那裡了。」

「我討厭那種生活,更何況那也不適合我這脾氣吧。」

他已經不想在從惡夢中醒來了。

「那跟我一起吧?」

「我應該沒有理由一定要跟你一起吧,少來煩我。」

「可是!」

「我喜歡你。」

はしやん回過頭,帶著鄙視的眼神看著他。

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少爺。

「你知道嗎。」

「在那裡的每一天都會有跟你一樣的人說同樣的話。」

「同樣的,謊話。」

はしやん回應的是充滿嘲諷的笑容。

«TBC»

※後篇走這→23456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第一次的nicoR-15要獻給间奏狂魔組了_(:3 」∠)_

我已經有必死的覺悟了喔?

喜歡的人先跟尼悶說聲謝謝了qwq...

還不知道會分幾篇,大概兩篇就END了_(:3 」∠)_

這篇先當試閱好了,如果有人想看會在繼續打下去_(:3 」∠)_

其實un:c那種介紹方式想打很久了ww

如願的感覺真好(走開

話說

肚子餓了_(:3 」∠)_...(走開

  33 2
评论(2)
热度(33)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