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un:cXはしやん】花街上的那份愛情《四》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有髒話(大概)注意

※甘党客串有

※雷者請往上一頁_(:3 」∠)_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はしやん又做了一個夢。

「我想要跟你說一件事,明天到這裡來集合吧!」

對方這麼說著,稚氣十足的臉上露出認真的模樣。

「現在不能說嗎?」

「不行!」

「......好啦,明天會過來的。」

「真的嗎?那約好了喔!」

「嗯,約好了。」

「那我們拉勾!」

「嗯。」

伸出手,小指勾著對方的。

他看著對方的笑容,不自覺的他也跟著笑了起來。

只是他那天怎麼想也沒想到。

他失約了。

他被迫被束縛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下。

從那時開始,他每天都在惡夢下度過。

"為什麼你要騙我?"

"我明明很相信はしやん的!"

"我討厭你!!!!!!!!!!!!!"

不是的、不是的...

"はしやん是騙子!!!!!!"

不是的、不是的、真的不是這樣的...

少年開始跑離他。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un:c!"

「un:c!」

睜開眼,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以及有些刺眼的燈光,還有自己伸長的手。

他大口喘著氣,就像是憋了許久終於得以呼吸一般。

冷汗浸濕了被單。

「はしやん?」

房門被人打開。

un:c從門外走了進來。

「做惡夢了?」

「un:c......」

「怎麼了?還好吧?」

對方走過來坐在床邊。

赤瞳直視著他。

「はしやん?」

un:c看著はしやん緊抓著棉被的雙手,不管誰看都能明顯知道對方的心情。

他伸手揉揉黑色的頭髮,嘴裡呢喃著:「沒事了、沒事了」

「我知道啦...!」

揮開un:c的手,はしやん看著別處。

他並不想讓對方知道他做惡夢這件事,沒有理由,就是不想被人知道。

但un:c並沒有看漏對方在顫抖的手。

「はしやん。」

「幹嘛?...唔?!」

綠色的雙眼瞪大,或許這連本人也想不到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吧?

對方的面貌一瞬間放大,然後他的腦袋一下子變得空白。

從雙唇傳來的觸感絕對錯不了。

全身發麻的讓他差點動彈不得,於是趁理智線還沒斷開他推開了un:c,連同附帶一拳在對方臉上只是不知道打中哪裡。

「你這傢伙...!」

手背遮著嘴,他沒有多想便跑出了這個家。

一踏上柏油路,他立即感受到什麼叫做冷。

はしやん打了一個噴嚏,雙腳仍然跑外面跑去。

他現在不想回到那裡。

方才的觸感還停留在原處,想忘也忘不了。

心臟莫名的"撲通、撲通"的跳動著,感覺全世界都能聽到他的心跳聲。

於是腳步又加快了些。

為什麼啊?

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反應?

為什麼un:c要吻他?

完全...不能理解啊!

那個傢伙...!

都是那個傢伙...!

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討厭死了,快平靜下來啊!

不是已經決定好再也不依靠任何人了嗎?

快清醒啊!はしやん!

「哇啊!」

因為沒注意到而絆倒臺階跌倒的はしやん,揉揉被撞到的鼻子後看了四周才意識到他其實並沒有跑太遠。

他跑到公寓附近的公園、也是和un:c第一次見上面的地方。

想到就覺得心煩,但還是坐在公園設置的椅子上。

嚴冬附上白雪讓只穿著un:c的衣服就跑出來的はしやん不斷的發抖。

はしやん縮在椅子上,看著自己呼出的白氣發呆。

*

「吶,はしやん有喜歡的人嗎?」

還在那裡的時候,友人曾經問了這個問題。

「怎麼可能,我這輩子絕對不會有喜歡的人。」

「是嗎...但是,我覺得比起我,はしやん才是最需要別人照顧的人喔。」

「什、什麼啊!我也可以照顧自己啊!」

「不是生活上的照顧啦!是心靈上喔。」

「心靈?」

他又不是那些有人格分裂症的人,為什麼需要別人來照顧?

「はしやん不會懂的啦,只是我很希望はしやん可以得到幸福喔。」

友人在說完這些話的幾天後,はしやん只能用這充滿不捨複雜的心情目送對方離開。

果然是個很好的傢伙啊,你一定一定會幸福的。

要加油喔。

往後的日子,他依然是老樣子。

直到他逃出那個地方。

雪依然緩慢的落下。

衣服早已濕掉了。

他縮了雙腳,手變得冰冷了許多。

*

此時,

「這麼晚回去mimipon大概都餓壞了吧?」

歌詞太郎手上拿著傘,稍微朝旁邊的人撐卻又被發現。

「歌詞さん也別只幫我擋雪啊!這樣會感冒的!」

「但是我也不希望天月くん感冒嘛...」

刻意放軟聲音,歌詞太郎勾起了淺淺的笑容。

「唔嗯...好啦......那不然我們一人撐一半?」

「嗯。」

如果知道對方的下一個動作,天月絕對不會隨便提這個建議。

歌詞太郎為了讓自己也能擋到雪而往天月的身旁更貼近了些。

兩人現在幾乎是零距離的在雪中行走。

直到他們經過一座公園,眼尖的歌詞太郎馬上發現有人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公園的椅子上。

「天月くん,有人坐在那裡。」

「欸?他怎麼會一個人坐在那裡...?」

「不會是凍傷走不了了...?!」

「我們趕快過去看看吧歌詞さん!」

也不管雪是否落在自己身上,兩人朝著はしやん跑去。

直到他們跑到はしやん面前。

「先生,你不要緊吧?」

「欸?」

「有沒有凍傷了?」

「咦?」

突然被兩個完全不認識的人搭話,はしやん只能發出幾個單音節。

「你們是...?」

「忘、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叫天月,請多多指教!」

「我叫伊東歌詞太郎,請多指教。」

「我叫はしやん......你們...好?」

四周瀰漫了微妙的氣氛。

「哇啊啊啊啊啊這不是重點,はしやん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現在可是最低溫喔!」

天月看到對方身上只穿幾件衣服,心裡著急的想要直接扯下脖子上的圍巾把對方包得緊緊的,直到回溫。,

「欸,可是...」

「天月くん你先冷靜一點,我記得附近不是有那傢伙租的公寓?」

「跟他借個暖氣應該沒關係吧?」

「那就去那裡吧!」

於是はしやん根本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人給拖著走。

一拖就去拖到某個他不想回到的地方。

un:c的公寓。

はしやん一瞬間沉著臉。

un:c也是。

「你...回來啦...」

はしやん沒有回應。

而把人帶到這的兩人也不是很明白現在的狀況,但就是能感受到四周的氣氛一直在下降。

進到家中,はしやん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

*

「吶,un:c...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還記得我一直在找一個人吧?」

兩人互相對看了一眼後一致性的點頭。

「......就是他。」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然後再一致性的感到驚訝。

「你們的反應也太驚訝了...。」

un:c無奈的看著坐在對面,反應還很驚訝的兩人。

「可是...はしやん為什麼這個時間還待在外面,而且身上還穿的這麼少?」

天月看著門被鎖上的房間。

「而且,un:c你嘴角上的傷是...?」

歌詞太郎看著對方臉上有個明顯就是被揍過的地方。

「發生了點事,總之很感謝你們把人送回來。」

碰了有些受傷的嘴角,un:c朝著房間的方向看去。

吵架了嗎?

天月和歌詞太郎此刻只冒出這個想法。

其實在はしやん跑出去後,un:c也有好好反省過。

只是不知道對方會去哪裡,明明已經穿好鞋卻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而杵在原地杵了半天也沒踏出家門一步。

明明心裡就是焦急個半死。

然而當他想出門找人,天月跟伊東歌詞太郎就已經把人帶回來了。

*

「那我們先回去囉!」

「un:c記得要跟はしやん好好道歉喔!」

「嗯。」

「那晚安囉!」

「路上小心。」

目送兩人離開,un:c把門關上後,轉身面對那扇門。

他深吸了口氣。

走到房門面前,他"叩、叩"的用著食指敲著木製的房門。

「はしやん?你...睡了嗎?」

從底下的縫隙中,裡頭的燈光被關上換成睡眠時才開的小燈。

un:c知道人還沒睡。

「剛剛的事我很抱歉,讓你很生氣吧?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但...我果然...很糟糕吧?」

「如果你想要離開,我也是可以理解,但如果你可以留下來,我會很歡迎。」

「我不求你原諒啦...只是,希望你別因為這樣就不好好吃飯什麼的...總之就是好好照顧自己。」

「我要說的就這些,不打擾你休息了。」

裡頭的燈光再度被打開。

「傷口...痛不痛?」

「欸?」

「我問你傷口痛不痛你是聽不見嗎!」

房門被猛烈的打開,はしやん一打開門就是盯著un:c的臉看。

很快的他就看到被自己揍的有些出血的嘴角。

伸手碰了那裡,對方也反射性的退了一步。

「很痛嗎?」

「......還好。」

「你家有醫藥箱嗎?」

「在櫃子那裡......」

話還沒說完,はしやん就馬上轉身走進房間,逕自地打開櫃子拿出醫藥箱。

「過來。」

拍了拍床,示意對方坐在床上,はしやん則在一旁打開醫藥箱,從裡面拿出一罐藥水跟創可貼。

聽話的坐在床邊,他看著はしやん的一舉一動。

拿著棉花棒沾了點藥水,然後又輕輕的把藥擦在嘴角的位置,之後又把創可貼貼在嘴角的地方,為了不影響到說話方面,はしやん調整好位置才貼上去。

「明天在幫你換藥。」

收拾一下,はしやん把醫藥箱放回原處後又坐回床邊。

氣氛又再一次回到回來時的氣氛。

「先說我可是還沒氣消。」

「我知道。」

「下次別在這麼做了,除非我答應。」

咦?剛剛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所以...只要經過你的同意就可以?」

はしやん臉上突然浮現陣陣紅暈。

「可、可是我還沒答應你的告白啊笨蛋!」

「所以只要答應了就可以了?」

「......我跟那些女人可不一樣啊!我才不會這麼輕易就答應的!」

啊啊,突然炸毛了。

un:c笑了一下。

「笑什麼啊!小心我再揍你第二拳!」

「好好好,我不笑了。」

「還是再......」

「喜歡你喔,はしやん。」

「..............閉嘴啦。」

un:c依舊揚起嘴角笑著。

«TBC»

※前篇→123 後篇→56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會認為這是最後一篇,所以還是說一下

在沒有看到«END»之前是絕得不會結束的喔(笑

然後在這裡恭喜un:c天使的新專輯即將發售_(:3 」∠)_

我又有新題材了_(:3 」∠)_

雖然想先寫(別

這次的節奏依然很快很快,而且還找了許久不見的甘党客串了一下

然後兩個人的個性也越來越崩了(抹臉

大家下次見//(順帶一提這依然是在半夜打完早上才發的文_(:3 」∠)_

  40 4
评论(4)
热度(40)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