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甘党、un:cXはしやん】男友力30題 #1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


※男友力30題


※配對甘党、un:cXはしやん


※呃...有髒話注意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01 傾向一邊的雨傘(un:cXはしやん)


夏季的雨量總是異常的大。


はしやん仔細的看著前方的來車,雨水打在傘上的聲音格外清晰又大聲。


他看著本該只擋到他頭頂的傘替他擋住了所有的雨水。


「你這樣會感冒的。」


把握著傘的手往身旁的人那裡推了過去。


「你會淋到雨,笨蛋。」


傘又再度替他擋住了雨水。


雨水打在傘上的聲音再度影響他的聽力。


你不也是會淋到雨嗎?笨蛋。


はしやん心裡想著。


無奈之下他往身旁的那個人又更靠近了些。


「はしやん?」


「......這樣,就可以一起撐了吧?」


有些彆扭的把傘推過去一點,傘完全替兩人擋下了雨水。


un:c只是笑了下,「嗯。」


故意的更靠近了點。


「......算了,你還是去淋雨吧。」


「咦?!!!!!!」


*


02 “我一直在這裡”(甘党)


相信只要是人總會在做過惡夢後突然驚醒。


那種感覺總是很不好受。


一旦醒來就很難在睡去。


夢境也是記得非常清楚。


那對天月來說真的是很可怕的惡夢。


免不了淚腺過於發達,只是想到一點的內容就會讓他哽咽起來。


到頭來,還是自己一個人在那裡瞎操心。


看嘛,人不就好好的躺在自己旁邊,還睡得很熟不是嗎?


天月你真的太容易大驚小怪了。


心有餘悸的往身旁人懷裡鑽了些。


不管怎樣還是覺得很不安。


要是對方哪天真的消失了怎麼辦?


天月又不禁自己一人哽咽了起來。


「......天月くん?」


啊,是那個無論如何都很好聽的聲音,只是因為剛睡醒而帶有一點沙啞的聲音。


「...歌詞さん?」


在聽到對方明顯哽咽的聲音,歌詞太郎皺起眉,手更是抱緊了懷裡的人。


「天月くん做惡夢了嗎。」


「......嗯。」


「夢到歌詞さん突然消失不見,不管怎麼......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歌詞さん.........」


在歌詞太郎懷裡的人用手胡亂擦拭了從眼眶流下的眼淚。


歌詞太郎看到更是心疼的抱緊了對方,輕撫栗色的髮絲,在那上面落下細碎的吻。


「沒事了,我現在就在這裡喔,天月知道的那個伊東歌詞太郎。」


「我會一直在這裡。」


所以,安心的睡吧。


我會一直看著你直到睡著為止。


*


03 晚安(un:cXはしやん)


大家應該都知道。


在半夜三更的時候,一通來電鈴聲打擾了你的睡眠,那究竟是有多他馬的機車?


尤其是鈴聲還是那種只要大聲就能震撼到人的鈴聲。


而此時的un:c就是面臨這樣的狀況。


在鈴聲響了大概十秒,un:c終於忍不住從棉被裡伸出手一把拿起手機。


哪個沒人性的傢伙會在半夜打給他,而且還是快三點才打!


原本預計隔天要好好去對方家揍個幾拳的人在看到螢幕顯示的名字時。


你怎麼猜?


他嚇到整個人都從床上彈起來了。


螢幕上的來電顯示:はしやん。


那個幾乎不可能會在三更半夜打電話給他的はしやん。


緊急之下他馬上按下通話鍵。


「喂?はしやん?」


「......un:c。」


聽到電話另一端的人有氣無力的喊了自己的名字後,un:c更是緊張了。


「怎麼了?這麼晚還不睡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剛剛一度想揍打擾自己睡眠的人幾拳的想法一瞬間全被拋空。


握著手機的力道也稍稍加大了些,心裡深怕對方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我好像失眠了。」


.........。


.........哈啊?


「......失、失眠?」


「不管怎樣都睡不著,腦子裡都是你的事,你要怎麼賠我啊,死狗?」


原本想要好好說教的人在聽到如此坦率的回答後,un:c又再一次的心軟了,啊,雖然對方語氣依舊是毫不留情。


可是聽到了這麼可愛的話這叫他要怎麼罵下去?


「......那你失眠多久了?」


忍耐著想要直接衝到對方家把人給抱緊的衝動,un:c馬上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大概...四個小時吧。」


「你從十一點就失眠了?」


「嗯。」


「那為什麼不早點打給我?」


至少我還能去你家陪你啊!


「我以為你已經睡死了。」


「......下次想打給我的話直接打就可以了,如果我沒接到也會在看到之後馬上打給你。」


「............嗯。」


「既然はしやん睡不著,我們就來聊天吧!」


在自己的房間,un:c笑得異常燦爛,幸福感全寫在臉上。


他仍然記得他們聊到將近六點。


在他想繼續說下去才察覺到對方已經熟睡,而他則以笑容停止話題。


然後,他朝已經睡著的人兒說了一句:「晚安。」


祝你有個好夢。


修長的手指按下了"結束通話"。


*


04 讀心術(甘党)


天月一直對伊東歌詞太郎抱持著一個疑惑。


而且是個就算他問也不見得會得到答案的疑惑。


最近的他老是想吃些甜的解解嘴饞。


於是,幾天後。


「天月くん我買了一些蛋糕,是你喜歡的那家喔!」


看著被拿到面前的白色盒子,今天的天月依舊抱持著這個疑問的接下了歌詞太郎手中遞來的盒子。


他將盒子打開,裡面確實放了三塊不同樣式的蛋糕。


也確實都是他喜歡吃的。


為什麼歌詞さん會知道?自己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啊,難不成只是碰巧?


不對,碰巧也巧太多次了吧!


像是之前,他想去吃拉麵的時候也是。


而當天中午,歌詞太郎就帶他去吃麵了。


還有他有一次回到家想要好好玩遊戲的時候,歌詞太郎老早就把機臺跟把手都準備好了。


還有像是想要去買寵物們的飼料的時候也是、想要去哪玩的時候也是。


有太多太多像是巧合卻又不像是巧合的事發生。


怎麼可能真的那麼準確?


邊戳著蛋糕吃掉了幾口的同時,歌詞太郎剛好換上了一身便服走到天月旁邊並且坐著。


「蛋糕好吃嗎?」


「嗯。」


「你看你,嘴角有奶油喔。」


歌詞太郎隨手抽了張面紙細心的替天月擦拭嘴角的奶油。


「感覺......歌詞さん好像都能知道我在想什麼的樣子。」


「是嗎?」


在對方擦拭完後,天月繼續享用他的甜點。


他拿起其中一塊蛋糕上的黑巧克力。


在吃下去前他這麼說道:「因為我每次想做什麼的時候歌詞さん都幫我準備好了,感覺非常厲害不是嗎?」


接著,他含了其中一角。


「既然如此,那......」


還沒說完的話停了下來。


在天月疑惑對方怎麼都沒說話而想轉過頭看看對方的同時,


那張沒戴上面具的臉是如此的靠近。


對方乾脆的咬下另一邊還沒被吃掉的巧克力。


接著,是非常甜蜜的吻。


甜蜜到天月甚至忘了要呼吸。


而歌詞太郎也在對方缺氧之前適時的離開。


他勾起嘴角、小聲的對天月說:「那天月くん就認為我會讀心術吧。」


「而且只讀你的心。」


*


05 “只要你要。”(un:cXはしやん)


下午兩點二十八分。


在這個陽光普照的日子裡。


能待在家裡看漫畫想必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事。


美好的假日,就是該趴在自家床上,把思緒什麼的全拋到腦後,只該好好的享受漫畫帶來的樂趣。


啊,旁邊還能放杯冷飲在一旁待命。


最好是碳酸飲料配上幾塊冰塊。


這樣的人生還真完美。


只可惜,這麼想的人卻在做與美夢完全不同的事。


在床上是沒錯。


旁邊也有冷飲。


はしやん看著手上本應是漫畫卻變成某個舞臺劇的臺詞本。


美好的假日在某個人苦苦哀求自己陪他練習之下,泡湯了。


「所以我只要照著唸就可以了嗎?」


「嗯!拜託はしやん了!」


沒好氣的瞪著un:c,はしやん雖然不甘願卻還是翻開臺詞本,做了幾次深呼吸後,眼神示意對方可以開始了。


下午三點零三分。


兩人一搭一唱的方式快速唸過所有的臺詞。


直到故事情節即將進入尾聲。


不知從哪裡開始,突然也跟著認真起來的はしやん完全不知道兩人當中其實還圍繞了些許曖昧的氛圍。


「我是否能接受妳全部的愛?我親愛的公主。」


「只要你要,我可以把我的愛全都給你。」


「......就算明天下不了床也是嗎?」


「我也.......咦?!!!你剛剛說什———」


突然一陣天旋地轉,等到有些混亂的思緒清醒時,手中的臺詞早已被人丟在地上。


「喂喂!你想幹嘛!」


看著壓在上方的un:c,はしやん就算掙脫也掙脫不掉那緊抓著自己雙手的束縛。


「所以就如你剛剛說的,


只要我要,你就會把你全部的愛都給我。」


笑得宛如可以殺死所有女性般,un:c那雙赤瞳盯著はしやん,眼神裡透露出難以掩蓋的慾望。


在はしやん眼裡,那究竟是有多欠揍的笑容。


啊啊,他要是真的做到下不了床就揍扁他吧。


*


06 過馬路時輕輕扣上手腕的那隻手(甘党)


冬季的夜晚說多冷就有多冷。


真的很冷。


這麼想著的天月又舉起雙手呼了口氣,使自己的雙手能回些溫度。


他坐在公園設置的長椅上,等著那個幾分鐘前叫他在這裡等他的伊東歌詞太郎。


歌詞さん好慢。


他看了下四周。


看著嘴裡呼出的白氣,天月再次朝雙手呼了口氣,手有些回溫後他開始搓著自己的雙手。


他又等了幾分鐘。


當他覺得對方可能迷路還是怎樣正想要起身離開長椅的時候,對方就這麼剛好的出現在他面前。


對方喘著氣的連忙跟他道歉,說他買完東西出來就忘了回去的路是哪一條。


天月沒好氣的又坐回長椅上,而對方也只是一直跟他道歉邊坐到他旁邊。


歌詞太郎從袋子裡拿出兩瓶熱飲,一瓶遞給天月,另一瓶則是放在自己旁邊。


「雖然沒有剛才那麼溫暖,但應該也可以稍微暖暖身子。」


歌詞太郎看著天月將瓶口打開,默默的喝了幾口。


只是這樣還是很冷。


歌詞太郎二話不說的拿下圍繞在自己肩頸上的圍巾替天月那過份空虛的脖子圍上。


「歌詞さん不冷嗎?」


「天月くん才冷吧,剛剛有在便利商店裡吹過暖氣了,現在還不冷。」


騙誰呢,剛剛明明是在吹跟外面幾乎相同溫度的冷氣。


歌詞太郎緊握著有些凍僵的手。


「喝完就趕快回去吧,不然好像會越來越冷。」


「嗯。」


喝完熱飲後,他們離開了公園。


在號誌燈變成綠色,等待過馬路的兩人即將邁出步伐時,天月握住了那快要凍僵的手腕。


「歌詞さん明明就在發抖還說不冷......。」


抱怨性的咕噥了幾聲。


這樣的舉動卻惹的身旁的人一陣輕笑。


那個沒經過麥克風傳達的聲音清楚的傳到他耳邊,他看著沒有面具遮擋的臉。


原本踏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


那人抽出他被牽住的手腕,轉而是和對方十指交扣。


「天月くん的手好溫暖。」


「那、那是歌詞さん的手太冰了啦......!」


「是、是。」


他有些開心的用另一隻手輕撫著對方栗色的髮。


看來又要在等下一個紅綠燈了。


他看著即將變成紅燈的號誌燈,心裡這麼想著。


*


07 留有餘溫的外套(un:cX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看著就算過了十一點仍然忙於工作的背影。


手上拿著翻到一半的漫畫。


「你還不睡嗎?都要十二點了。」


「抱歉抱歉,可能還要一陣子,不然はしやん先睡吧?」


看了桌上凌亂的紙張跟一支筆,un:c苦笑的回過頭看著自家戀人。


「床讓給你也沒關係,就算睡姿多差我都會幫你蓋被子的!」


「......你找死嗎?」


はしやん瞪著對方,右手握拳一副像是在述說:『你在講老子就揍扁你』般,整體來說相當具有威脅性。


「趕快工作啦!」


「是———。」


朝著對方笑了一下,un:c繼續埋頭於自己手邊的工作。


再次看著對方的背影,はしやん確定對方不會再轉過頭後也安靜下來的繼續看手上被翻閱到一半的漫畫。


四周安靜到只能聽到空調的聲音,當中還夾雜著漫畫被翻閱的聲音,偶爾會有紙張被揉成球狀被丟入垃圾桶的聲音。


兩人這當中沒有對話。


時間一直在流逝。


在看完最後一頁後,はしやん闔上漫畫,伸了個懶腰,雙眼有些慌神的看著某個背影。


他看了時鐘上的時間,指針指到快接近一的位子。


已經要一點了。


睡意不斷加深,他忍不住的打了個哈欠,結果馬上引來對方的催促。


「はしやん累了就回房間睡吧?我忙完就會去睡了。」


「知道啦.......哈啊......」


他揉了揉有些疲憊的右眼,話剛說完又打了個哈欠。


「はしやん快回房間睡吧。」


「我要睡就會去了,你趕快忙你的...。」


「......真是,一定要回房間睡覺喔。」


「是、是...真囉唆......。」


他趴在客廳的矮桌上,視線一直看著對方在忙的背影。


他趁著這個時間觀察著對方。


這個人長得真的不是普通的帥氣,雖然中二了點。


はしやん這麼想著。


他很喜歡看著un:c,就算什麼都不做只是一直看著也能看許久,大概能看一整天吧。


不管是正面也好、側面也好,就算是背面也不為過,他就是這麼喜歡。


對方在拍照的時候總是喜歡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巴,他知道為得是不讓自己完全的在粉絲面前露面。


老實說,那樣也很有魅力。


他趴在桌上想著這些來分散自己想睡的念頭,卻無法減少自己的睡意反而更增添了不少。


眼皮曾有幾次閉上又快速的睜開。


他是真的想睡。


只是某個人還在忙。


他調整了自己的姿勢,他閉上眼睛,心裡想著:只要在對方發現之前醒來就沒問題了,就稍微睡一下吧。


はしやん很快就睡著,他可能連他一直睡到un:c忙完工作回過頭看到自己的樣子後露出無奈而苦笑的表情都不知道吧。


他躡手躡腳的朝對方走近,過程中順便脫下自己的外套蓋在對方身上。


像是能感受到還殘留著對方餘溫的外套似的,はしやん笑了下又繼續睡他的。


un:c在那滿臉幸福洋溢的臉頰上落下一吻,接著走到廚房打算替自己泡杯咖啡。


等等要怎麼做才能不把人吵醒還能抱回房間呢?


un:c苦笑的邊泡著咖啡邊想著。


*


08 肩膀(甘党)


歌詞太郎與天月還有他們倆飼養的小傢伙們一同看著電視螢幕上播出的節目。


一派和諧的氣氛就好比一家人般。


天月非常享受這個時刻。


他們專注於節目上的情節,演到好笑的部分他們會一同笑出聲,當演到難過的部分,天月會因為淚腺過於發達而不小心哭出來。


而這個時候歌詞太郎總是會拍拍他的頭安撫著他因劇情影響而落淚的情緒,然後嘴邊總說著:「沒事了、沒事了。」


當他開始胡亂擦拭自己臉上的眼淚的時候,歌詞太郎會拿開他的手,然後讓天月靠在他的肩膀上。


然後仍然輕拍著栗色的髮,不時會順順栗色的髮絲,然後臉頰靠在上面。


這時他們的距離會變得非常近,幾乎是零距離。


他們維持這個坐姿繼續看著電視上的節目,當結局是好的時候,歌詞太郎總是會輕笑一聲接著開口:「你看,最後還是好結局不是嗎?」


這個時候歌詞太郎會偏過頭看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臉上有些彆扭的表情老是惹得他發笑。


然後對方就會立刻變成一隻炸毛的貓瞪視著他。


天月的反應總在這個時候會變得很可愛,歌詞太郎心想。


但當結局是朝壞的方向走時,天月又會因為淚腺而哭得滿臉都是眼淚。


這時的歌詞太郎則會立刻把電視關掉,接著伸手抱著那個靠在肩膀上的栗色腦袋。


從嘴裡說出的話,一字一句裡都充滿著心疼與無奈。


這個人真的太容易哭了。


歌詞太郎不由得又抱得更緊了些。


直到天月的情緒平穩下來,歌詞太郎才稍微鬆開環抱著對方的雙手,他靠在對方的肩頸,他蹭了蹭對方敏感的頸子,髮絲與髮絲纏在一起。


不屬於自己的頭髮搔得令天月覺得有點癢而顫抖了一下。


這時候歌詞太郎總是會抬頭跟對方對視,然後兩人只是相視而笑。


*


09 恰到好處的距離感(un:cXはしやん)


他很喜歡un:c總是在他們倆的距離逐漸增加的時候適時的慢下腳步等他追上,卻又不過份的直接停下來等他而是保持一種伸出手也能牽到的距離感。


那樣的距離對はしやん來說剛剛好,不必特別追上也能牽著對方的手,聲音也不用講得很大聲。


夕陽西下,紅色與橘色混在一起,當中還混了些粉紫色,耀眼的夕陽照耀在整座城市。


走在un:c身後的はしやん看著那被夕陽染色的背影。


地板上的影子分開著,卻又有一種相當接近的感覺。


彼此默不作聲,只是靜靜的與路人擦身而過。


はしやん不曉得對方是在他還沒被突然湧過來的人群擠走之前牽住左手,還是在他被擠走後又找到他牽住他的手。


他只記得有個人擋在他前面,而以他比前方的人矮個好幾截的身高他根本無法越過對方看到前一個人是誰。


而當他注意到手被牽著的時候也是在那時。


他只是不斷閃著人群跟著對方,在走出人潮後。


出現在他面前的,同時也是牽著他的手的人。


為了不被人認出自己的真面目而特意戴上了口罩。


金髮被夕陽照得耀眼,赤瞳也在這片天空下閃耀著。


雖然沒有表現出來,可從對方的語氣裡多少都能聽出對方的心情是非常的緊張。


「以防萬一,還是牽著吧?」


被牽著的左手,對方握得緊緊的卻又不會讓他感到痛。


剛剛在人群中救了自己的,就是這隻手吧。


明明方才應該要感到不適的,在意識到對方牽著自己後,不自覺的不舒服的感覺也漸漸消失,心頭更是暖意湧上。


於是他點了點頭。


un:c在剩下的路程中特意挑了人煙稀少的小巷。


確定巷子沒什麼人後才脫下口罩。


「需要休息嗎?」


「不用。」


四周又變成沉默。


はしやん看著地上連結起來的影子。


這樣的距離感既不會讓他覺得會太過親近也不會過份遙遠。


他就是喜歡這個人走路時與他形成剛好的距離感。


夜色漸晚。


走了一整天的路使得他的腳也痛了許久,步伐慢了許多。


走在前面的un:c自然不是沒有察覺到,他也料想得到,畢竟他的腳也在痛。


他把步伐變慢,好讓身後的人能跟上。


「需要揹你嗎?」


半開玩笑的說著,un:c回過頭看著對方。


「你欠揍嗎?」


「真是,關心你還被罵。」


語氣聽來像是毫不在乎對方怎麼威脅似,un:c笑了幾聲。


「如果真的很痛要記得說,我可以揹你回去。」


突然變得柔和的語氣傳到はしやん耳邊,臉上莫名的浮現淡淡的紅暈。


「......嘖...吵死了!牽手就好了啦!」


「是、是———」


不靠近你是為了不讓自己變得更手足無措,所以,只要這樣的距離感就夠了。


只要,能夠牽到手的距離就足夠了。


你這傢伙也是這樣想嗎?un:c。


*


10 指尖(甘党)


無聊的時候,他們總是會這麼做。


指尖碰著對方的指尖,然後在輪流用指尖去描畫對方的掌心。


透過指尖傳來的觸感,兩人偶爾會相視而笑,又或者誰因為覺得癢而先笑出聲。


「歌詞さん的手都長繭了。」


天月用指尖碰著對方有長繭的地方。


「可能因為太常彈吉他了吧,像天月くん的手就很漂亮呢。」


輕握著對方的手將其反過來,接著用另一隻手,指尖在掌心的地方輕輕遊走。


這樣的舉動惹來對方的笑聲。


「會癢啦!」


天月試著抽回自己的手,卻不料對方越握越緊。


看著對方的反應,歌詞太郎也起了玩心,從掌心移至天月的腰間,剛開始是用指尖輕戳了下,接著開始搔起癢。


「哈哈哈!等、等一下......!歌、歌詞さん......!」


倒在地上,天月不斷用手擋著自己被搔癢的地方卻老是徒勞無功。


笑聲持續了大概一、兩分鐘,歌詞太郎才肯放過身下人。


雙手撐在地板,居高臨下的看著天月。


他看著因為剛笑完臉上有些粉紅的人,他笑了下,俯身抱著對方。


天月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擁抱而嚇了一跳,看著對方的後腦杓,天月只是拍拍蓬鬆的頭髮。


歌詞さん好像小孩子。


天月心想,伸手回抱著這個一直都不肯從他身上移開的大孩子。


「天月くん很溫柔呢。」


有些低沉的聲嗓音傳到天月耳邊,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偶爾會笑個幾聲。


「是歌詞さん太愛撒嬌了。」


歌詞太郎再一次的撐起身子,試著用指尖去描畫出身下人誘人的唇。


「歌詞......さん?」


「能遇到你真的很幸福。」


接著,他俯身親吻了那人的唇。


*


11 背影(un:cXはしやん)


炎熱的夏天,蟬鳴、鳥叫、以及紛紛喊熱的人群。


はしやん一臉就像是有人欠錢不還的表情。


大熱天不讓他在家把他拖出來的人在發現對方有些中暑後隨意挑了個蔭涼處讓對方休息。


「所以你沒事把我抓出來只是為了散步?」


沒好氣的一把搶過對方手中的水,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喝過,打開瓶蓋後就是一個猛灌。


「嘛,就當作是運動順便欣賞風景啊,不覺得很漂亮嗎?」


「賞個毛啊!都快熱死了!」


尼馬的,還賞到中暑。


はしやん現在心情真的是差到極點。


喝完瓶子裡的水,找到垃圾桶丟入後又回到原本的地方繼續休息。


はしやん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


沒有白雲被太陽照亮的天空,藍得很漂亮。


而un:c則是看著はしやん的側臉發呆。


風很涼,讓はしやん多少恢復了些中暑的不適感。


綠色的眼睛在樹蔭下變得莫名亮眼,感覺就像是在發光一般,吸引著un:c的視線。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終於察覺到他的視線的はしやん轉過頭同樣也盯著他看。


那雙眼睛變得更是耀眼。


「はしやん也太自戀了吧?我只是在看你右手邊的風景喔!」


只是剛好看著變成配角的風景而已。


我的確是在看著你喔。


「你旁邊也有啊!幹嘛不看旁邊!」


明顯就是惱羞而炸毛的樣子,un:c被這樣子的人惹得笑了幾聲。


「笑什麼啊你!」


「真容易惱羞啊,はしやん。」


「......吵、吵死了!」


一拳打在對方腹部上,讓原本想要從位子上跳起來閃躲的un:c露出了吃痛的表情。


雙手捂著肚子的坐在椅子上,un:c身子向前傾低著頭。


「喂喂,沒那麼嚴重吧?」


意識到自己出手太重,はしやん從位子上起來後就蹲在地上想要看到對方的表情。


「你說句話啊!真的那麼痛嗎?」


偏過頭想要看得更清楚而有些靠近對方。


口中喃喃自語著使得はしやん只好更靠近仔細聽。


然而就在他清楚聽到後,他就算想往後退開也來不及了。


老早就不痛的un:c開口說了這句:「嚴重到必須要はしやん的一個吻償還才行呢。」


然後他一把跩過對方的手使得蹲在地上的人因為重心不穩而必須往他那裡倒。


而他也順勢用另一隻空閒的手抬起對方的下巴。


那是一個由淺到深的吻,過份的甜蜜讓はしやん有些措手不及。


腦袋變得空白,不知道放哪的手只是緊緊的抓著對方的袖子。


一個坐在供人休息的椅子上,另一個則是半跪在地上。


一上一下的姿勢使得un:c能一直加深這個吻。


碰巧經過的兩個女生看著un:c的背影,以及顯得相當無力而坐在地上的はしやん。


un:c轉過頭看著二人,他只是勾起了一個相當耀眼的笑容,食指抵在唇上,做出了噤聲的動作。


接著回過頭輕拍了拍對方的頭,像是在說什麼似的靠近對方的耳朵。


接著,另一個人則是紅著臉讓人隨意的牽起手。


最後她們看到的是那個擁有金髮的男子的背影手邊牽著一名黑髮男子離開。


*


12 “沒關係的。”(甘党)


那是在他還小的時候。


他總是要忍受身旁人一次一次的欺負。


而他,只能默不作聲。


太陽依舊晴空萬里,藍天沒了白雲的遮掩變得宛如牆壁被潑上美麗的藍色油漆。


他抬頭看著那樣的天空。


他只是個渺小的存在,微不足道,甚至有可能會被人忽視。


他朝天空伸出手,什麼也沒碰到,他踮起腳尖,依舊如此。


為什麼呢?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明明...受傷的人是我啊...。


為什麼呢...。


年幼的他縮回手蹲了下來,停不下來的顫抖,他只覺得這個世界很可怕。


誰都不在,沒有人會來...。


一旦壞掉就沒辦法再修復了...。


「果然是膽小鬼啊...我這樣的我......」


而他正看著這樣的他。


不是的。


「沒有人會重視的存在......」


不是這樣的。


「已經......受夠了啊............」


他看見少年所蹲的地面上,那被名為"眼淚"的液體弄濕的地方。


他跑向少年,伸手抱著對方。


「不是的,你是個非常非常堅強的人喔!」


「......可是...已經壞掉了......」


「沒關係的!」


「我們一起把它修好吧!」


「所以,請你為了我歌唱吧,歌詞さん。」


對方看著緊緊抱著他的人,在眼眶打轉的眼淚沾濕了對方的衣袖。


他也緊緊的抱著對方,接著他說:「......好。」


「天月くん。」


那個時候,他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聽。


少年的聲音跟成熟男性的聲音同時呼喚著他的名字。


「天月くん。」


下一秒,他睜開眼睛。


他看見那個人的面貌就出現在他眼簾裡。


他伸手抱著對方就像是在夢境中,他緊緊的抱著那個人。


「天月くん...?」


「沒關係的。」


「歌詞さん不再是一個人了。」


「所以,別哭了。」


天月將頭埋進對方的肩窩,感受著那個人的存在。


歌詞太郎伸手回抱著對方,拍拍對方的頭髮。


「你也是一樣,不再是一個人了喔。」


他感覺到肩膀的衣服有些沾濕的感覺,歌詞太郎笑了下。


「所以別哭了,天月くん。」


*


13 只有你能坐的那個位置(un:cXはしやん)


自從高二換班後,無法同班的兩人老是在下課、午休或者是放學期間待在一起。


如今仍依舊是這樣子的生活。


放學的時間,在沒有任何人逗留的走廊上,不知是哪間教室裡傳來了笑聲。


「......所以...班導因為身高所以才把你排這麼前面嗎?哈哈哈!」


故意忽略對方黑著臉一副想揍自己的表情un:c仍然不怕死的繼續笑他的。


原本寧靜的時間全因為un:c一時無聊問了一個はしやん非常不想回答的問題。


他問:「為什麼はしやん的座位這麼前面?」


「不想說。」


看著對方繼續看自己手上的漫畫,un:c真心覺得答案有極大可能會戳到這傢伙的痛處。


於是他更惡劣的笑了一下並嘲諷的說:「はしやん連痛處都不敢說算什麼男子漢啊,超———弱———的———」


於是對方就這麼炸毛了。


「吵———死了!你明明知道我身高矮坐後面絕———對會被擋住的吧!笨蛋!」


這就是他大笑的原因。


這個人的反應真的太可愛了,老是讓他想要捉弄對方。


「哈哈.......我肚子好痛......」


「痛死你算了!」


「欸———真過份。」


故意裝出可憐的語氣,臉上卻笑著,un:c看上去根本不會讓人覺得他可憐之類的。


從操場那裡傳來社團練習的聲音,夕陽餘暉照亮了室內的一部分。


從方才歡笑中又變得寧靜,un:c偏著頭看著坐在別人位子上的はしやん。


un:c趴在桌上,那是はしやん位子。


抽屜放著對方的物品,書包掛在旁邊的鉤子上。


接著,他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從位子上站起。


「はしやん,跟我來一下。」


一把抓著對方的手,はしやん被迫放下手中的漫畫被人拖著走。


他們走出教室然後走進了隔壁教室。


進去後,un:c擅自把門給拉上關好。


はしやん疑惑的看著對方開口:「你拉著我來你教室幹嘛?」


對方只是笑了下,接著他對他說:「猜猜看我的位子在哪裡。」


「哈啊?我為什麼要猜你的座位啊......」


はしやん不甘願的在座位與座位之間的走道來回,最後他拍了拍跟他同樣是靠窗卻是與他相反的最後一個位子的桌子。


「這個吧?」


逕自拉開椅子坐著,環顧了四周他才肯定自己的答案。


un:c有些驚訝的用手遮住掩飾不了的喜悅,他默默的朝はしやん走近。


接著他單手壓在桌上,身子漸漸傾向對方。


正當はしやん以為他要亂來而想要反抗的時候,對方只小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這個位子只有你能坐,


恭喜你猜對了,はしやん。」


然後在對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用手弄亂了那頭黑髮,他笑著說:「我們回家吧。」


*


14 一如既往(甘党)


車子相互來往的聲音、以及鳥兒經過窗外是時發出的叫聲,陽光從透過窗子照亮了整個室內。


一如既往的,那個人總是在特定時間叫他起床。


「天月くん,起床了。」


長了繭的手輕推了推還在熟睡的身子,接著又走到窗邊拉開了遮住光線的窗簾,透過玻璃照耀進來的光線好巧不巧的打在他的臉上,使得好看的臉蛋有了難色。


「唔......」


皺起眉的往被窩裡縮了縮,不管怎樣就是想要拿個什麼遮住打擾他睡眠的任何事物。


「好了,天月くん趕快起來,已經快中午了喔。」


「......唔...再......五分鐘...」


試圖拉過棉被蓋過自己的臉,天月在拉到一半的時候感受到棉被也正被人拉著而無法讓他好好的蓋過自己。


有些不甘願的睜開惺忪的雙眼,天月瞪著那還有些模糊的身影,直到視線清楚他才看清對方是誰。


「......歌詞さん?」


「天月くん終於肯起床了嗎?」


歌詞太郎勾起笑容看著對方,只見對方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又倒回床上直接拿過旁邊的枕頭蓋住自己。


歌詞太郎有那麼一瞬間嘴角抽動了幾下。


「天月くん快起床啦———!」


拉著幾乎變成球狀的棉被團,歌詞太郎不管怎麼說死都要把裡頭的人給挖起來。


「再讓我睡五分鐘———」


從枕頭裡傳出悶悶的聲響,歌詞太郎耳聞只是放開了抓著棉被的手。


天月感受到棉被不再被人拉扯後,以為對方放棄而打算繼續睡回籠覺時。


一個重量壓在他身上。


原本閉上的雙眼下一秒立刻張開。


「歌、歌詞さん...?!」


「是天月くん不好喔,明明都叫你起床了。」


被枕頭蓋住而無法看到對方現在的樣子,手伸進棉被卻讓他有了不好的念頭。


「我、我要起來了!所以......」


天月拿開枕頭與歌詞太郎對視,在看到對方的樣子後才驚覺真的不妙了。


歌詞太郎看著他,只是笑了下,天月卻打了個冷顫。


他俯身親吻的著對方過分緊張而一直緊閉著的唇,然後在對方露出破綻時用舌頭侵入對方的嘴裡。


舌與舌的糾纏。


這麼早就做讓人感到臉紅心跳的事天月實在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威力。


歌詞太郎幾乎是故意把他嘴裡僅存的氧氣全部奪光然後在人快缺氧時才把人放開。


他撐起身子看著天月,對方臉紅喘氣的樣子實在誘人,伸手拍了拍對方的頭。


「這樣,天月くん還想睡嗎?」


對方狂搖頭,並發出了悶悶的聲音:「......不想睡了...」


歌詞さん果然很奸詐...。


對方笑了下,在他額上落下一吻就離開了房間。


天月坐在床上,窗外的天氣依舊是晴天。


天月想到方才的事就難免感到有些害臊,紅著的臉不管怎樣就是無法冷靜下來。


離去前看了一眼對方的反應,歌詞太郎今天的心情依舊是和以往一樣的好。


以後就這樣叫天月くん起床吧,他心想著。


*


15 呼喚你名字的聲音(un:cXはしやん)


「三十九度點七。」


un:c抽出はしやん含在嘴裡的溫度計,看到上面顯示的數字後更是無奈的看著對方。


把溫度計放回原本的位置,un:c又回到床邊坐著,伸手摸著對方的額頭,高溫透過手心傳達至神經,un:c皺起眉。


好看的臉都可惜了。


「要吃點什麼嗎?還沒吃早餐呢。」


不像以往會開玩笑的語氣,嚴肅又帶點溫柔的聲音傳達到はしやん耳邊。


喉嚨痛得幾乎發不出聲音的人輕微的搖了搖頭。


un:c看著對方難受的樣子而心疼的用手背碰了一樣處於高溫的臉頰。


「還是要吃點什麼吧?我去弄點什麼給你吃,吃完後記得要吃藥。」


手離開了對方的臉頰,正準備起身離去時眼角餘光剛好注意到某隻手拉著他的衣角,那力道輕得如果他沒注意到的話他大概就會忽視而直接離開。


「怎麼了嗎?還是想吃什麼?」


得到的回覆依然是搖頭。


無奈的又坐回床邊,un:c輕拍了拍對方的頭安撫,他說:「我今天會一直在家陪你,哪裡都不去,你只要乖乖睡覺就好。」


「..........聲音...」


「嗯?」


看著那一開一合的嘴唇,un:c為了能聽清楚はしやん而直接俯身、雙手壓在床上。


「...記不...記得我......說過...你的.......聲音很....好聽...?」


虛弱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傳到un:c耳邊,他看著雙眼泛起水氣又因為感冒而一直喘著氣的人,他輕微的笑了,他回答:「嗯。」


「...那你......叫.......我的名...字...」


虛弱而感到無力的手緊抓著對方的袖子。


看著這樣的人,un:c調整了自己的姿勢,同時也小心翼翼的為得就是不讓はしやん感到有些許的不適,他在對方身旁躺下。


「......un:c...?」


「はしやん。」


un:c抱著はしやん,把這個病懨懨的人給抱進懷裡,用著他那有些低沉而附帶磁性的嗓音喚著他喜歡的人的名字。


un:c覺得自己或許可以一整天都只叫著對方的名字,他就是這麼的喜歡這個人吧。


「はしやん。」


再一次的呼喚,un:c頭靠在はしやん的頭上攝取他們家洗髮精的香味。


「你啊,要快點好起來,要是在惡化我就笑你喔!」


「誰要......讓你這......傢伙...笑啊......!」


「那就快點好起來吧。」


「不然我真的要笑你了喔。」


在你康復之前我會一直待在這的。


所以,快點好起來吧。


「はしやん。」


和唱歌的聲音不同,具有磁性的男性低音傳到はしやん耳邊,他有些疲憊的閉上眼,同時也沉浸於這個如此令人著迷的聲音裡。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打了好幾天前十五題終於把它寫完了


個性嚴重崩壞我先給你們跪了_(:3 」∠)_


有些題目沒辦法好好呈現出來也寫得很勉強對不起qwq...


我已經很努力了.......看完感覺甘党幾篇特短,雖然應該是要打短文的才對....我到底在打什麼(抹臉


後十五題我會盡快生出來(如果有人想看(刪除線


那就先這樣了


我被人趕去睡覺了,大家晚安//


  91 4
评论(4)
热度(91)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