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un:cXはしやん】短文(另有重大告知!)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吶,等你病好,我們就結婚吧!」


un:c坐在床邊看著はしやん。


「誰要跟你這個死狗結婚啊?」


「真過份——」


「再說,我的病怎麼可能會好啊...」


也不想想這世上多少人需要心臟...。


「はしやん如果真的好了,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我...」


「檢查時間到囉,客人先離開吧。」


はしやん看著un:c笑了一下,揉了揉他的頭就離開了。


*


「你真的考慮好了嗎?」


「反正我這個末期患者也活不久吧,而且我想讓他好起來。」


歌詞太郎看著靠在牆邊的人,赤紅色的眼睛在夜晚下更是明顯許多。


「可別後悔啊,un:c。」


歌詞太郎看著對方自嘲的笑著,仿佛在說與自己無關痛癢的事般。


「後悔可不是我能說的啊,歌詞さん。」


*


睜開雙眼,看到的是一群友人圍在自己身邊。


在險些休克而停止心跳的狀況下,貌似是被誰的心臟給救活。


はしやん只是一直在尋找那個人。


那個應該會在聽到自己休克後第一個衝到醫院的人。


不在這裡。


但手上卻多出了一枚戒指,不知何時出現在無名指上的戒指。


*


出院後開始尋找對方時。


手上多出的是一份死亡證明書、以及另一枚相對應的戒指。


那是はしやん第一次崩潰。


*


「不是說好要跟我結婚嗎!」


「為什麼你先離開了!說啊!」


第二次崩潰是見到那個人的墓碑後。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先說我不是故意要虐的,因為我自己也被自己虐到了QQ


馬辣到底是誰打的站出來啊QQ!(走開


好,其實接觸lofter也有一陣子了


弱弱的文筆能讓大家喜歡真的很開心(´;ω;`)


看到大家說喜歡我的甜文真的好開心好開心(´;ω;`)


每次都充滿感謝觀看的心情去回復大家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說其實...呃…


100粉了!


100粉了!!


100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要幹嘛


有人想點文什麼的嗎(´;ω;`)


對不起目前只會寫甘党、间奏狂魔這兩對cp(´;ω;`)


如果不嫌棄歡迎點文//


不限名額,只要你們點我都會試著寫寫看


好,大概是這樣


另外男友力後續已經慢慢在寫了(´;ω;`)


花街大概會等男友力寫完再去寫//


那就是這樣了


大家晚安//


  25 5
评论(5)
热度(25)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