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甘党、un:cXはしやん】男友力30題#2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

※男友力三十題

※配對為甘党、un:cXはしやん

※些微髒話注意

※好像有那麼點文不對題注意_(:3 」∠ )_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16 永遠只談論你感興趣的話題(甘党)

炎炎夏日裡,看著街上的人潮,有的帶著遮陽帽、有的則是撐著陽傘、更有的是跟他們一樣什麼都沒帶就出門的人。

歌詞太郎坐在窗口邊的位子,冷氣吹得他難以感受到外面的熱度,被冷風吹得有點涼。

他將視線移回坐在旁邊的人,津津有味的吃著桌上的蛋糕,幸福的神情完全表現在臉上,這惹得歌詞太郎有點想發笑。

好像小孩子啊天月くん。

「巧克力的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對吧!對吧!我果然沒選錯呢!」

歌詞太郎笑著伸手拿了桌上的杯子,喝了幾口飲料。

把杯子放回桌上,接著他繼續開口:「改天再來吧?下次來吃吃看草莓的。」

「歌詞さん也覺得草莓看起來很好吃嗎?」

「嗯,還有其他的也是。」

「跟我一樣呢!我也好想吃吃看別的!」

「但是只能偶爾吃喔!不然會變滿月的。」

他笑著看著對方的反應與他預料的一模一樣,炸毛的瞪著他還邊說:「我有好好在運動啦!」

「是、是———」

被對方的反應惹得發笑的他只是伸手揉過那栗色的頭髮。

果然他最喜歡這個人了。

喜歡這隻名叫天月的貓。

*

17 分享圍巾(un:cX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認為在最寒冷的一天仍堅持要出來約會的人絕對是個笨蛋。

他現在怒視著正笑得跟什麼一樣的傢伙。

那個不讓他在家享受暖氣帶來的溫暖的un:c。

「尼馬神經壞死了是不是...。」

「某個在冬天還吹冷氣的傢伙神經不也是壞死了嗎?」

對方笑得一臉燦爛。

「那是因為那天的太陽有點大...」

他自己都說的心虛了。

「嘛,偶爾出來晃晃不也很好嗎?我們很久沒一起出來了吧?」

un:c拿起桌上的飲料喝了幾口,似乎是故意忽略了那個看起來有些心虛的表情。

「走吧。」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はしやん還來不及反應手就被人拉著走,飲料的空杯也被人丟進回收桶裡,他們走出速食店。

原本寒冷的天氣被夕陽增溫了不少,雖然還是很冷但也不至於需要穿戴厚重的大衣。

un:c不顧本人意願的拉著他的手,他們朝家的相反方向走,直到他們脫離人潮、走到某個地方,接著踏上了好幾階的樓梯,un:c才放開はしやん的手。

階梯上去是一個空地,設置了兩張長椅,種了幾棵樹木,un:c引領著對方走到欄杆旁。

被夕陽染色的城市完整的呈現在眼前,はしやん怔怔地看著走過許多次卻不曾好好觀察著完整的城市,這樣宛如漫畫情節才有的畫面,如果可以他還真想拿個相機來拍。

正當はしやん這麼想著的途中,un:c拿下原本圍著自己的圍巾,替はしやん連同自己一起圍上,「就算回溫也要注意,要是你感冒我會很困擾的喔!」

因為圍巾的關係使得他們靠得很近,對方朝他調皮般的笑了下,はしやん卻覺得眼前的笑容很欠打。

「這就是你拉我出來的原因?」

「你覺得呢?」

語落,un:c趁著對方來不及反應而吻了那貌似想開口說點什麼的唇。

他只是覺得,偶爾在夕陽下接吻也挺浪漫的。

*

18 毫不吝嗇的誇獎和鼓勵(甘党)

在最後一個音節落下,過了幾秒後他呼了口氣才急忙的把耳機拿下。

走出錄音室看到拿著他外套的人,因為身高的關係他馬上就注意到那個人。

對方也早在自己看見對方時就注意到了。

「天月くん辛苦了。」

接過從對方那裡拿到的水,打開瓶蓋後喝了幾口又把它關上。

他們走到比較沒人會經過的地方坐著休息。

一坐下天月就變得幾乎要攤在椅子上一樣,旁邊的歌詞太郎只是無奈的苦笑卻沒有糾正對方的坐姿。

「很緊張吧?錄音。」

「嗯......」

「天月くん唱得很好喔,大家聽到一定會很高興的。」

當然我也是。

伸手揉了揉栗色的髮,歌詞太郎試著緩和對方緊張的情緒。

「歌詞さん。」

「嗯?」

「我真的...唱得很好嗎?」

調整自己的姿勢,天月好好的坐在椅子上看著伊東歌詞太郎。

對方有些嚴肅的神情與歌詞太郎對視著,彷彿能從對方深邃的雙眼裡看到什麼,雖說也只是看到自己的倒影。

歌詞太郎因為這句話而笑出聲。

他笑了幾秒,神情溫柔到令天月看得有些恍惚

依然帶著笑意,他毫不猶豫的開口:「好到讓我著迷。」

然後毫不猶豫的親吻那甜蜜得過份的唇。

*

19 默契(un:cX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在整理東西時無意間翻到一張專輯。

那是un:c給他的專輯。

自從un:c在某次看到はしやん手上拿著他的第一張專輯而準備去結帳後,之後un:c只要出專輯、或是他有參與的專輯他都會送一份給はしやん。

想當然爾,はしやん也會把自己的專輯給他。

はしやん看著專輯上的介紹,其中有幾首是和un:c的合唱。

想當初第一次嘗試合唱的時候不知道總共試了多少次才成功,現在卻只需要嘗試幾次就可以了,有的時候只試了一次就成功了。

默契這種東西還真是不可思議。

他心想著,把專輯擦拭過後把它放回原位。

他看著被他放回位子的專輯,他站了起來,總覺得有種莫名的悸動不斷在心底湧出。

在他正準備打開門走出去的時候正巧碰上了正準備按門鈴的un:c。

「「啊。」」

兩人同時發出聲音。

「はしやん,那個...我想請你來參加我的公演,還有......最主要是想跟你一起合唱。」

はしやん看著對方,不知為何只覺得想笑。

果然,真的很不可思議呢,默契這種東西。

「我也是。」

他朝對方笑了下。

*

20 最拿手(也許唯一拿手)的那一道你愛吃的(甘党)

對於歌詞太郎來說,進廚房這件事在某方面上具有一定的難度。

簡單說他對下廚這件事並非擅長。

但自從知道天月愛吃什麼後,他曾經嘗試做天月愛吃的料理。

第一次是以燒焦收尾。

第二次雖然火候有控制好,味道卻太清淡了,那時天月邊安慰他邊把那道料理吃掉。

第三次比較成功,他記得當時天月一直和他說好吃、歌詞さん好厲害之類的話。

經過了多次的嘗試,歌詞太郎越做越拿手,也是他除了杯麵唯一會做的料理。

「感覺歌詞さん都要比我厲害了。」

天月走到廚房看到對方在收拾碗盤,天月邊幫忙邊開口。

「我也只會做那一樣菜而已,天月くん太抬舉我了。」

歌詞太郎笑著把最後一個盤子放好。

「我啊,只要比其他人更會做天月くん喜歡吃的菜就行 了。」

*

21 信(un:cXはしやん)

→《情書》衍生←

「所以你每天真的都在寫信?」

はしやん看著手上的盒子,裡面裝的全是un:c在美國的時候寄回來的信。

至於照片全被拿出來放在相簿裡,而はしやん也有挑幾張有un:c的照片放在相框裡。

這件事是在un:c有次無意間發現的,當時他自己還掩著嘴說好可愛什麼的。

「只要有時間就會寫一點,畢竟總不能一直講電話,所以就寫信了。」

un:c湊到はしやん旁邊,看著快塞滿整個盒子的信封,知道對方都有好好收著,un:c不自覺笑了起來。

「はしやん要不要寫寫看?之前はしやん也說過想要寄信給我吧?」

「人就在這裡幹嘛還寄信啊?無聊。」

語落,はしやん拿著盒子就走回房間。

回到房間,把盒子放好,他看了一眼被收好一疊未拆封的信紙。

幾天後,un:c看見桌上有封署名要給他的信封,而當他看到寄件者的名字時更是欣喜若狂。

寄件者:はしやん

他把信封小心翼翼的拆開,裡面放了一張照片跟幾張信紙。

他先看了照片,照片裡的人是はしやん,背對著鏡頭朝旁邊伸出了手,當他翻到背面後,他連信的內容都還沒看就衝回房間緊緊抱著照片裡的人。

照片的背面寫著他寄給對方的其中一張照片的回覆:

「我願意一直牽著你的手。」

*

22 你就是和別人不一樣(甘党)

他在遠處看著老是令他著迷的那個人。

那個人在大學畢業後順利的在某間幼兒園當老師。

喜歡孩子的他受到大家的愛戴,每個孩子都圍著他團團轉,而他也不排斥的與每個人玩樂。

他就是喜歡這樣的他。

看著每個家長牽著自家的孩子和他道謝、寒暄了幾句。

直到最後一個孩子跟他說再見,伊東歌詞太郎才緩慢移動腳步踏進和他身高明顯成對比的教室裡。

那個人正在收拾散亂一地的玩具而沒注意到他。

他也不是第一次來接他回家,所以他並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撿起在天月身後的玩具然後將它放進玩具箱裡造成聲響。

天月自然不是沒注意到,他趕緊轉過頭,那個人的身高擋住了天花板的日光燈。

「歌詞さん?」

「辛苦了。」

他笑了下的伸手弄亂了對方的頭髮,這樣的動作惹得對方有些氣憤的拍開他的手憤憤的說著頭髮被弄亂之類的話。

而他也不在意那被拍開的手,反而又是伸手幫對方梳理了被自己弄亂的髮絲。

「天月くん今天對小朋友們也特別好呢。」

「有嗎?每個老師也很照顧孩子們啊?」

聽到這番話他也只是笑了下。

接著他俯身靠近對方,輕柔的吻著被髮絲覆蓋的額頭,歌詞太郎低沉又溫柔的嗓音現在是如此的靠近天月。

他說:「對我來說,你就是最特別的那個。」

然後親吻著那吸引人的雙唇。

*

23 安靜的傾聽者(un:cXはしやん)

はしやん朝著家的方向走去,今天只是到書店看看有沒有新出的漫畫,當然他也買了幾本回家。

走在街上,當他看到一對男女中間還牽著孩子開心的從他身旁走過的時候,他不免多看了那個家庭幾眼。

在跟un:c成為戀人後,對方從沒抱怨過身為男人的自己,但他多多少少還是會胡思亂想一般。

要是對方遇到的不是自己,那他是否也會像那個家庭一樣?

擁有妻子,擁有小孩。

是否是自己害得對方得不到應有的幸福?

他有時候會這麼亂想著。

回到家後,他把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接著坐到un:c旁邊。

「怎麼了?都不說話的,想看的漫畫沒出嗎?」

原本在看電視的un:c在看見自家戀人一句話也沒說就這麼坐在他旁邊讓他覺得對方有點反常。

只可惜的是他得到的只有對方緩緩的搖頭。

「.......un:c你...希望有個家庭嗎?」

「我們現在就是個家庭了不是嗎?」

「我是說...有老婆小孩的家庭。」

這傢伙是看到還是聽到了什麼所以才問他這個奇怪的問題嗎?

「沒有呢,因為我已經有はしやん了不是嗎?如果還想要老婆什麼的那樣也不算男人了!」

他半開玩笑的說著,他看著はしやん原本緊繃的神情有些緩和,他才有那麼點鬆了口氣的感覺。

「所以啊,はしやん不需要去在意別人怎麼樣,你只要知道我是很喜歡你的就好了。」

「就算沒有老婆孩子也沒關係,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幸福,跟はしやん一起討論漫畫、一起合唱、偶爾辯個嘴,這樣的生活,我很滿足。」

安靜的坐在對方身旁,感覺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說出口卻哽在喉嚨。

在他聽到對方那句話後,眼睛感到有什麼東西模糊了自己的雙眼。

「能遇見はしやん真的很幸福喔。」

對方轉過頭來看到他眼睛有些水溢出,他毫不猶豫的伸手緊緊抱著那個平常不常哭現在卻因為他的幾句話而快要哭出來的人。

「你要是......真的喜歡上誰了我不會...讓你走啊......」

「好、好,但是我也不會放你走了喔。」

「還有......」

un:c無奈的抱著對方,聽著對方對他說的話。

如此的小確幸卻是他最大的幸福。

現在能待在他的身邊,聽他說話就是最大的幸福。

un:c溫柔的笑著。

*

24 桌子上每天一個神秘出現的蘋果(甘党)

放下手中的筆,歌詞太郎抬頭看了一眼掛在牆壁上的時鐘。

接著又把視線移回桌上的紙張。

他雖然覺得創作歌曲是件幸福的事,但偶爾也是會覺得有些疲憊。

眼皮莫名的沉重了起來,他趴在桌上,心裡默想著小睡一下就好,然後閉上了雙眼。

他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可是卻沒做夢。

歌詞太郎睡得很沉、很穩,當他微微睜開迷濛的雙眼時,被轉了九十度角的視線裡出現了一顆蘋果。

他盯著那顆蘋果好一會兒才理解為何這東西會出現在這的原因。

他伸手拿過蘋果隨便找了一處咬了一口。

這貌似是第十天了。

最近他的桌上老是出現一顆蘋果,並沒有人留下任何紙條,除了第一次蘋果出現的時候下面壓著一張寫了"吃掉"字眼的紙條。

對方貌似都找歌詞太郎不在或者睡著的時候把蘋果放在桌上。

雖然覺得疑惑但也無從得知任何消息。

於是歌詞太郎決定要找出放蘋果的神秘人是誰。

他裝睡趴在桌上,靜靜的趴在桌上,雙眼緊閉著。

接著,門被人打開的聲音。

感受到桌子有些微的震動後,他睜開雙眼他

伸手抓著那隻手,直到他好好的看清對方的模樣後才緩慢的吐出了幾個字。

「......天月くん?」

在聽到自己的呼喊後,對方只是紅著臉的甩開了他緊抓不放的手,說了一聲"打擾了!"後就這麼逃走了。

像是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般,手遮著嘴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歌詞太郎思考了一會後心情甚好的哼著輕快的旋律拿著蘋果起身,以緩慢的步伐朝某個地方前進。

某個那個人在的地方。

*

25 因為你而留下的細小傷痕(un:cXはしやん)

→《你喜歡我嗎?》衍生←

過了幾年,他們仍在一起。

今天兩人悠閒的躺在床上,un:c側身看著自己手中的書,而はしやん則是躺在對方懷裡小睡著。

今天沒有人要錄音,也沒有人要出門,於是,他們一大早醒來簡單梳洗過後又倒回床上。

在un:c準備翻到下一頁的時候,懷裡的戀人有了動靜,他把書闔上放在一旁,專心的看著貌似要醒來的人。

對方先是呢喃了幾聲,接著緩緩睜開雙眼。

「午安。」

他寵溺般的笑著,揉了揉對方的黑髮。

「中午了...?」

「嗯。」

un:c手撐床起身,接著他俯身親吻著對方的唇瓣,有些掠奪卻又帶有溫柔的吻。

還沒睡醒被這麼一吻,はしやん要不清醒也難,手抵抗般的推著對方,但是身子卻被壓得死死的,就算想要用暴力趕走對方也無濟於事。

來不及嚥下的唾液從嘴角溢出,直到un:c察覺到對方快缺氧才及時放開。

看著身下人大口喘著氣,臉上因自己的行為而染上了緋紅。

要不是被吻得全身癱軟,要不然はしやん馬上一拳揍到對方臉上。

「你...沒事...發什麼情啊......」

「只是覺得剛睡醒的はしやん很可愛就親下去了✩」

「......你還是去撞牆吧。」

他完全不在意對方說的話,笑了笑的又躺回對方旁邊。

はしやん沒好氣的瞪著他,偶然注意到眼角的傷疤。

他知道儘管問他:如果可以重來,你還會幹這種蠢事嗎?

而他也還是會給予一樣的答案:為了不讓你受傷我還是會這麼做。

這個人就是這麼的為他著想。

「你當時真的把人嚇慘了。」

他伸手碰著對方的眼角,卻在碰到的下一秒手被人握個正著,對方把自己的手帶到唇邊,在手心落下幾個吻。

「也值了。」

他笑道,接著又靠近對方,再一次親吻著那雙唇。

*

26 貼在皮膚上的柔軟的嘴唇(甘党)

自從肌膚一接觸到冷空氣開始,他想拉開棉被、打開冷氣的想法已經不知道竄過腦海幾次了。

但無奈自己現在是病人。

「歌、歌詞さん......」

彷彿是忍受不住,帶著重重鼻音喚著對方的名字。

喉嚨早已痛得他無法發出聲音。

「不行——要是開冷氣讓天月くん的感冒惡化就不好了。」

「嗚......可是...」

沙啞的說著,吸了吸鼻子像是受委屈似的垂下了眼簾。

這畫面看在歌詞太郎眼裡自然是非常心疼,但又礙於必須讓對方的病情好起來的狀況下,歌詞太郎不得不鐵了心。

「天月くん就稍微忍忍吧,不然感冒是不會好的。」

與對方的體溫相比,相較之下帶有涼意的手碰著對方的臉頰。

下意識地蹭了蹭對方的手背,天月閉上了有些沉重的眼皮。

大概是藥的副作用吧......好睏...。

在意識變得模糊之前,他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趕快睡吧。」

接著他的手被人牽起,手背傳來柔軟的觸感,那個人的雙唇貼著自己的皮膚。

他還來不及聽到對方在離開自己的手背時說了一句話,意識就這麼飄到別的地方,於是他進入了夢鄉。

「願你的感冒趕快好起來。」

那是他沒能聽到的話語。

那個人笑了下,順手關上了電燈。

晚安。

*

27 比你還要了解你(un:cXはしやん)

「怎麼了,在生氣啊?」

はしやん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邊的un:c。

「沒有。」

嘴巴上雖這麼說,卻揍了手裡的抱枕一拳。

un:c見狀也只能苦笑應對,伸手拍了拍對方的頭,不像平常偶爾挑釁對方而是有些無奈卻又溫柔的語氣。

「都快被你揍爛了還沒有。」

「你好煩啊!」

拍開對方的手,はしやん索性把抱枕放在兩人中間,自己則是往旁邊靠了過去。

得知自己被隔離,un:c笑得更無奈,他起身走到廚房從冰箱拿了瓶碳酸飲料,隨後又走到對方面前蹲下,將飲料拿到對方面前。

「你生氣的時候都會喝飲料消氣的吧?」

「就說沒生氣你是哪句聽不懂啊...」

接過對方手中的飲料,はしやん打開瓶蓋就喝。

「你不知道你生氣的時候都會緊緊抱著枕頭,然後揍幾拳嗎?」

「你到底還知道多少事啊...」

「很多啊,像是討厭吃的食物啊、喜歡的漫畫啊、睡覺的習慣啊還有...」

「夠了!你給我閉嘴!」

直接摀住對方的嘴巴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

「我還知道喔,はしやん的秘密。」

拿開對方的手,un:c笑了下完全不管對方逕自靠到對方耳邊輕聲說道:

「はしやん的敏感點,還有在做的時候表情會特別誘人。」

「......靠!」

於是,那一個月un:c被下了禁止令,還有はしやん每見對方一次就揍一次。

*

28 索取和給予(甘党)

有時候,那個人總會說些特別奇怪的話。

那個人親吻著他,雙手捧著他的臉,彷彿忘我般的與舌糾纏。

在險些缺氧的情況下,他被人放開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對方額頭抵著自己的。

有些低沉的嗓音傳入他的耳邊。

「將來我想跟天月くん生好多好多的小狐狸。」

成熟的聲音與說出口的話語完全成了反比,這樣的話對方已經跟他說不知道幾次了,然而他每次都會無奈的回應他:「怎麼可能生得出來啦!歌詞さん真是...,都幾歲的人了...」

看著那人笑得開懷,像是完全不在意自己說的話有多麼的不真實。

即便是身為妖狐的他與身為人類的他。

歌詞太郎完全不在意這樣的身分。

倒不如說,他更感謝這樣的身分。

感謝因此而遇見天月。

感謝因此而愛上天月。

感謝因此而想要與他一直長久下去。

歌詞太郎又再一次親吻了那個人。

溫柔得彷彿像是在對待易碎物品般小心。

看著這樣對待自己的人,天月有時候真的會認為對方說的好像也未必做不到,只是他從未這樣對對方開口。

那個人的溫柔讓他想哭。

於是,他決定把天真的想法讓對方知道而開口:「要是真的能生很多小狐狸就好了呢!」

對方只是笑得更開懷,將他更往懷裡抱緊了些。

*

29 平淡卻令人驚喜的禮物(un:cXはしやん)

「看!」

un:c興奮的把花串起來的戒指套在はしやん的手指上。

はしやん看著被套上花戒的無名指,心想著這傢伙是哪裡出了問題。

「幹嘛?又不是小孩子了還玩這個。」

「雖然以現在年紀來說,這真的有些幼稚。」

他笑道,伸手握著はしやん的手,將其移至唇邊,在花戒上有意無意的落下細碎的吻。

「但,我想跟はしやん在一起。」

「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這是難得un:c在說結婚這兩個字的時候句子裡沒有玩笑話的語氣。

意識到對方是認真的,はしやん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回應,或許有些驚訝吧,他遲疑了半晌才緩緩開口:

「你不會等我答應就立刻去買真的戒指吧…...?」

「目前是不可能啦,還是,你要等我買真的再來給我答覆?」

他看著對方,接著搖頭。

抽回被握著的手,他看著無名指上的花戒笑了,接著低頭同樣在上面落下細碎的吻。

「這個就夠了。」

他看著對方頓了頓,接著又笑著開口:

「好啊,我願意跟你結婚。」

*

30 ALL FOR YOU(甘党间奏)

有時,他會靠著對方的背,聽著從對方帶有繭的手指撥弄弦而發出的聲音,而那總是能譜成一首曲子。

當他累了、睡著了,對方總會小心翼翼地放下吉他,接著轉過身把他抱進懷裡。

感受著對方平穩的呼吸,歌詞太郎不自覺笑了出來。

在那因染髮而有些受損的髮絲上落下碎吻。

他覺得他可以就這樣看著對方的睡顏一整天。

當對方醒了,他就低下頭親吻著他的額頭,鼻尖蹭著鼻尖總讓對方笑出聲。

「那顆被命名為"伊東歌詞太郎"的星星現在在哪裡呢?」

天月笑得開懷的說著前幾天對方推特上的事,伸手碰著對方的臉頰。

握著對方的手,歌詞太郎笑道:

「就在那被命名為"天月"的月亮旁邊。」

接著親吻著對方的雙唇。

彷彿要將自己獻給對方,這個吻被人不斷加深。

他們彼此依偎著彼此,儘管只有這樣也覺得很幸福。

我願意為了你而發光,願意為了你而存在。

但願時間可以為了這一刻而慢下來。

這樣我才可以好好向你訴說我對你的愛。

我愛你,親愛的。

*

今天或許並非特殊節日。

はしやん緩緩睜開雙眼,感覺自己已經睡了很久。

拉開窗簾,夜晚的街道被白雪覆蓋。

今天真的太安靜了,安靜到平常會吵他的傢伙連簡訊什麼的都沒傳。

他拿起手機查看,在看到一則訊息後,他才發覺自己真的睡太熟才忽略了簡訊傳來的通知。

"我在老地方等你。"

他隨手拿了件外套什麼也沒帶就往外衝。

外頭仍然在下雪,而他卻忘了要覺得冷,因為還有個人比他還更覺得冷,但對方卻沒離開過。

在不遠處就可以看到一個身影,不知道是等了多久,金色的髮上積了少許的雪。

而對方在看到他後,什麼也沒抱怨只是笑了笑的拿下圍巾替他那空虛的脖子圍上。

「你幹嘛不打電話啊?神經真的壞死了是不是?」

他大口喘著氣,待他冷靜下來才知道外頭究竟有多冷。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見はしやん。」

un:c伸手緊緊抱著對方。

「為了見我在外面等這麼久?你神經真的壞死了吧?」

「至少我見到你了,這樣也值得了。」

「你要是被凍死我可不管你。」

「欸——真過份。」

聽著對方的聲音,低沉的嗓音傳到耳邊。

或許,他也很想見對方吧。

他伸手回抱著對方。

「我也很想見你。」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大概被忘得差不多了吧我想

自從升上高中能打文的時間就大幅減少了,但文還是會慢慢更,比較長的大概都要花點時間,偶爾會發點短文吧,大概_(:3 」∠ )_

總之還是老話一句,感謝現在正在收看、還有支持的大家

我會慢慢趕完的_(:3 」∠ )_

時間也不早了

這裡星嵐,大家晚安

下一次甜文見

  94 2
评论(2)
热度(94)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