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间奏、甘党】你的心臟停止了嗎?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心臟停止梗(咦

※兩人同居有,un:c感冒在家休養

※甘党吵架中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间奏)

「那麼我先回去了,你們好好玩啊!」

和天月一行人道別後,はしやん在踏出店面前先替自己空蕩蕩的脖子圍了條圍巾。

儘管穿得再多、圍得再多,依舊感覺到寒意從背脊傳來,呼了口氣,はしやん努力邁出步伐。

如果可以,他今天其實不想出門。

原因並非天氣冷還是覺得麻煩,只是今天他必須待在家,但最終還是被人給推出來,對方還說什麼可以不用顧慮到他好好去玩這種話,想到はしやん就一肚子火。

「嘖,死狗竟然把我趕出來,等等回去一定要好好揍他一頓。」

說歸說,はしやん在意的還是對方明明已經感冒好幾天卻要他別管自己去好好玩一玩、好好跟大家倒數跨年什麼的。

跨你個毛啦,死狗。

はしやん狠狠詛咒了一番躺在家裡的病人,低頭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現在藥局應該還沒關門。

手起手機,はしやん決定加快腳步。

外頭其實已經開始下雪,來來往往的路人和他擦肩而過,大家的方向其實都挺一致的,找個好地方倒數,接著在討論著要去哪晃晃或者乾脆去看日出之類的。

はしやん心想大概也只有他和大家的方向不同了吧。

「還有一點時間,不如去逛逛吧?」

「好啊好啊!」

看著朝他身旁走過的情侶,兩人手緊緊牽著。

嫉妒嗎?才不是。

羨慕嗎?一點也不。

抬頭看著逐漸落下的白雪,一向都是和友人一起度過跨年的はしやん,此刻只想快點回到家中照顧那個不知是死是活的笨蛋。

應該沒有變得更嚴重吧...?

都感冒幾天了那個傢伙...。

在好不容易找到的藥局買了一些感冒藥和退熱貼,はしやん離開藥局後直接加快腳步,到最後乾脆的直接跑起來。

和天月他們出來的地點離家真的有點距離,搶在最後一刻搭上電車後,到了站はしやん又急忙跳下車邁步就跑。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只是他沿路感到熱就把圍巾給扯下來拿著跑。

*

在家休息的un:c自然是不知道自家戀人正在外面跑百米,一切原因還完全是因為他。

咳了幾聲後,原本打算從床上爬起來去找感冒藥的,但起來後沒多久又躺下去。

明明今年只剩幾個小時了...。

無奈的拉了拉棉被好讓自己不會著涼,un:c拿了手機滑了下推特後又放回一旁的櫃子上。

總感覺...有點寂寞吶。

明明是自己把人給推出門的,自己卻在喊寂寞,這像話嗎un:c。

還是睡覺實在點,はしやん出門前應該有帶鑰匙所以不用擔心,好了un:c今年就別跟別人亂起鬨要守到十二點跨年,還是乖乖睡一覺,等到隔天一切又會恢復原狀的。

不過就是個跨年嘛,十二點過了就沒事了,好了,你還是睡覺吧。

大致浪費了五分鐘催眠自己趕緊睡覺,但思考了會剛剛幾乎是在吐槽般的催眠根本毫無作用後,un:c覺得自己貌似是幹了奇怪的蠢事。

是因為感冒而導致自己腦袋混亂了嗎,今天的你怎麼都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呢,簡直是過了八十的老頭子啊!

un:c老頭子!

..............

un:c還是決定放棄乖乖睡覺這個念頭,但他還是閉上眼睛,多少希望這樣能夠馬上睡去。

還剩幾小時今年就要過去了,再忍一下吧。

隨後,玄關那裡傳來了聲響。

閉起的眼睛立刻睜開。

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房門被人猛然打開,はしやん大口喘著氣,手上的圍巾隨即落地。

「はしやん...?」

「不是和天月他們去......」

「覺得就這樣放任你在家,你一定會把自己的病情給弄得惡化,所以就回來了...!」

「欸......?可是我從はしやん出門到現在一直都躺在床上休息啊...」

「吵死了!趕緊把藥吃了然後睡覺!」

「那天月他們呢? はしやん不一起去不要......」

連緊字都還沒說出口,はしやん把手上的袋子丟到床上,幾乎是呈現炸毛狀態。

「我想跟你一起跨年不行嗎!」

「欸、呃,可、可以...。」

被突然丟來的袋子嚇到,un:c看了袋子的內容物後,一度覺得自己的體溫貌似又增高了。

「はしやん...」

「閉嘴,吃藥!」

*

於是un:c幾乎在はしやん恐怖的視線下,勉強把一直含在嘴裡的藥給吞下肚了,此刻,un:c才真的知道什麼是良藥苦口,苦得他差點把藥給吐出來。

はしやん坐在床邊,待un:c躺好後才把退熱貼貼在對方的額頭上。

「はしやん是聽到我的心願才回來的嗎?」

「心願?」

「我在はしやん回來之前一直很希望はしやん能夠在家陪我...」un:c頓了頓,苦笑了一下,接著又開口:「這心願很幼稚吧,明明希望你待在家,卻還是把你推出去跟天月他們一起去跨年。」

「其實我也很想跟はしやん一起去啊...為什麼要現在才感冒呢...。」

「想要跟はしやん一直在一起。」

un:c握著はしやん的手,後者看著他的手半晌,接著他俯下身,唇輕碰著他的。

接著,はしやん開口:

「如果我說我和你想得一樣,你的心臟會不會停止?」

*

(甘党)

はしやん離開後,天月他們其實也沒逛多久便分開了,多半是大家都知道天月現在的心情肯定沮喪到極點。

至於原因嗎,那大概只有本人才知道。

只是歌詞太郎竟然沒跟來、而天月的心情又那麼糟,那大家心裡也有個底了。

那就是這兩個人八成吵架了。

但天月還是努力讓自己不讓其他人發現自己現在的心情有多糟,只是他不知道在場所有人早就看出來了。

好不容易熬過這有些尷尬的氣氛,順利的倒數完後大家紛紛道別回家。

跟友人道別後,看著準備散去的人潮,街道上的燈光依舊明亮,放置在大廣場的聖誕樹還沒被人移走,仍然佇立在那裡。

上面掛滿許多裝飾,小顆燈泡散發出不一樣的亮光,樹的最頂端放了大顆的星星,底下也應景的放了禮物盒做裝飾。

如果可以,他也想要跟歌詞太郎一起跨年,偏偏他們卻在今早為了一件小事而吵起來。

四周來了幾對的情侶,傳到耳邊的談話都變得格外刺耳。

歌詞さん現在在哪裡呢?

在做什麼?

在和誰談話?

果然還是...好想見他。

天月搖搖頭,決定不再多想。

*

伊東歌詞太郎看著不遠處的摩天輪,除了燈光還亮著以外,遊樂設施已經停止運作。

將拍到的煙火放上推特後,歌詞太郎看了時間後把手機收起來。

年也跨了,接下來呢?

歌詞太郎環顧四周,許許多多不同的人潮紛紛往不同的方向行走,但大多都會與他擦肩而過。

不是家人、朋友,就是情侶,很少有跟他一樣是自己一人。

酸又苦澀的感覺湧上心頭。

說是嫉妒,不算是嫉妒,說羨慕,也不算是羨慕,說不出來的感覺讓他有些煩躁。

再度拿起手機,手指按了幾個號碼卻遲遲不撥打出去。

手機貼心的顯示出號碼的主人是誰。

"天月"兩個字出現在手機畫面上。

就算撥出去了又能說什麼呢?對不起?

然後呢?

他不知道。

他盯著畫面許久,原本早該結束的煙花不知為何又突然在天空綻放。

大概是誰在放吧?他心想。

「哇——,好漂亮!」

「奇怪,剛剛不是才放完嗎?」

「有什麼關係嘛!你看,很漂亮吧?」

「唔嗯...也是呢。」

離他不遠的情侶看著一樣的景色,兩個人的笑容讓他想起以往的事。

"歌詞さん你看!"

天月開心的拿著他的單眼對著天空拍了幾張照片,自己看了成果後,充滿自信的亮給他看。

那樣的笑容,歌詞太郎永遠忘不了。

手指按下了通話鍵。

另一端過了一會後被人接通。

「天月くん嗎。」

「歌詞さん...?」

「今天早上很抱歉,我太幼稚了。」

「不、不是的!我才是!那個,很、很抱歉!」

聽到對方有點慌張的聲音,他不自覺的笑出聲。

「欸?歌詞さん?怎麼了嗎?」

「沒什麼,天月くん,新年快樂。」

「咦,啊,新年快樂。」

「今年沒能和天月くん一起跨年有點寂寞呢,我啊,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如果沒有伴侶,依舊是能順利的活下去。」

「但是遇到天月くん後,才發覺自己沒有天月くん就不行,經常想著要是天月くん能一直喜歡我的話,我的心臟大概要停止了吧。」

「我啊,好像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相當喜歡天月くん呢。」

「啊、抱歉,說了奇怪的話,我等等就會回家了。」

電話另一端沒傳來任何聲響。

「天月くん?」

「......那,你的心臟停止了嗎?」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哇啊,大家好久不見!順道說個新年快樂!

這次也是短短的小文,希望大家喜歡!

那就下次甜文見了//

  60 7
评论(7)
热度(60)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