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间奏狂魔組】Oblivion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老套遺忘梗注意

※微?虐

※本質還是甜文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他幾乎是帶著疑惑睜開雙眼的。

はしやん拖著還有些疲憊的身子從床上爬起,些微駝背的坐在床上不解的看著四周。

這裡是哪裡?他想,接著將視線移到擺滿書本的書櫃上,他想下床去翻翻那些東西,但終究是心有餘力不足,很外的他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又將視線移回床上,他從來不知道自己需要睡雙人床,他的睡相應該沒有他所想的那麼糟才是。

所以,這裡並不是他的房間?

「太詭異了吧...」

「什麼東西太詭異了?」聲音從房間門口處響起,はしやん幾乎是聽到聲音便下意識的抬起頭來。

金色的頭髮以及鮮紅的赤瞳映入眼簾。

先不說這異樣的熟悉感是怎麼一回事,原本已經非常疑惑的はしやん在看到對方後內心的疑惑變得更大。

「你是...誰?」

這下換對方疑惑了。

「はしやん別鬧了,你明明就知道我是誰不是嗎?」原先對方愣了幾秒才突然笑出來,很顯然的對方認為他是在開玩笑,接著對方朝他走近。

對方坐在床邊伸手揉了他的頭,然而──

啪。

他拍掉了對方伸過來的手,警戒的瞪著眼前的男人。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他再一次的重申,換來的只有對方不理解的眼神。

「你還在做夢嗎?」對方這麼說著,但最終還是敵不過他帶有警戒意味的眼神,他嘆了口氣說:「好吧,服你了,我是un:c。」

「un:c...?」他皺眉,不管他怎麼使勁的翻著他的記憶,最終還是沒找到名叫''un:c''的人。

「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嗎?」

他點頭以示他真的不知道。

「......等等,這玩笑真的有點開過頭了。」

「我並沒有在開玩笑,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更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聽完他這段話,鮮紅的雙眼頓時瞪大。

「......那你知道COF嗎?」

「嗯。」他點點頭。

「裡面成員有誰?」

「天月、歌詞太郎、コニー、我...還有誰來著?」

「是我啊!はしやん!」對方用有些過大的音量說著,他顫抖的聲音以及他的表情都讓はしやん心裡有那麼些微的糾結起來。

很微妙的感覺,但他說不出那是什麼,就好像他忘了什麼並不該忘記的事。

眼見對方急急忙忙得跑出去,聽聲音大概是在和誰講電話,而他唯一聽到的是''はしやん出事了,你快點通知大家過來。''

於是,匆匆忙忙的早晨,一群人全集合在客廳中。

「un:c,你說はしやん出事是怎麼一回事?」歌詞太郎坐在天月旁邊,見大家都坐好後才開口詢問。

un:c先是看了一眼靠在牆邊的はしやん,接著他才開口:「はしやん他......好像失憶了。」

「欸?」在場除了un:c和はしやん,其他三個人都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可是,剛剛來的時候,はしやん明明還有跟我們打招呼不是嗎?」天月看著はしやん開口,不理解對方哪裡像是失憶了。

「他不是忘了所有人,他只忘了我。」un:c平淡的說著,但雙手卻緊緊相握著,力道大到彷彿會瘀青般。

「這是在開玩笑的吧?はしやん?」天月看著はしやん,但對方只是搖搖頭,隨後又補了一句:「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

為什麼他一說出這句話,所有人的表情就像是得知了什麼晴天霹靂的事一樣,每個人都很驚訝。

他看著un:c,對方的表情非常嚴肅,視線盯著自己的雙手,眼神沒有透露出更多。

氣氛一瞬間變得僵硬許多,一時之間沒辦法得出多結論,三個人只是簡單的問了幾個問題後便安靜下來,他們大多只是問了除了un:c以外還有沒有忘記什麼,而はしやん只是搖頭。

他們在這裡並沒有待太久,三個人只能先離開。

目送他們離開後,原本僵硬的氣氛變得更僵硬。

はしやん只是坐在離un:c有段距離的沙發上,而對方也只是配合著不去靠近他。

他們沉默不語,はしやん感到非常不自在,就在他想要開口的時候,對方突然笑了起來。

他不解的看著對方,對方只是輕笑了幾聲後開口:「通常這個時候,我們會靠在一起看電視。」他對著他說,明明是在笑的表情卻讓はしやん有種心酸感,他覺得對方現在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來般。

他想說點什麼,腦袋卻一片空白。

「現在說這個對你來說也沒辦法挽回什麼吧?」un:c苦笑著,はしやん想要試著安慰對方,但對方卻又突然開口:「既然你把我的事全部都忘了,那就重新再來一次吧!」

他一時還無法理解對方說的再來一次是什麼意思。

「我叫做un:c,是COF的一員,喜歡唱歌也會跳舞,在三年前我正式跟はしやん交往,在去年我們開始同居。」

「我,非常喜歡はしやん。」un:c對著他笑,不是前幾次讓人心痛的笑容,而是另一種,能夠讓人安心的笑容。

はしやん覺得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他別開視線好掩飾他臉上的緋紅。

「不過,我現在是不會碰你的,畢竟,你也不喜歡不認識的人碰你吧?」

不得不承認對方說的是對的,他的確不喜歡陌生人隨隨便便就碰他,但,un:c算得上陌生人嗎?

他並不理解,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他還能說什麼?現在的他根本就不認識un:c,也不知道以前的他是如何跟對方相處的。

他什麼都不知道。

在那之後過了好幾天,un:c不時就會向他訴說有關他跟以前的はしやん在一起的事。

不得不說跟un:c一起很開心,はしやん本身也很享受這段時光,雖說un:c有時候很欠揍是事實,不過他是真的很開心,即使他終究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un:c還是時時刻刻都顧慮著他,而他每次睡覺之前都會看過自己這幾天記錄下來的所有事。

儘管他還是覺得這些事是有多麼的不真實。

「你還沒睡嗎?」

他回過頭,剛洗好澡的un:c頸上掛著一條毛巾,赤瞳看著他,接著他在離他有些距離的地方坐下,他看著桌上的筆記本,裡面寫著他曾經向はしやん說過的一切大大小小的事。

はしやん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後以極快的速度把本子闔上,un:c見狀只是笑了下,他朝はしやん伸手,卻在要碰到對方的時候,手卻停了下來。

はしやん看著那隻手,隨後,他看著對方只是笑了收回手。

「你不覺得反感嗎?」

為什麼?他想,但他沒把這個疑問問出口,這幾天他們就和un:c所說的以前一樣,一直生活在一起,但un:c完全履行他最初所說的──完全沒碰過他。

「反正你不會碰我的吧。」

「也是。」

はしやん看著對方,心裡就像是什麼東西被挖空了一樣,莫名的空虛,就連他在看著自己記錄下來的事蹟一樣,除了空虛以外沒有別的。

「早點睡吧。」最後,對方只留下這句便把他趕回房間。

un:c把床讓給他,而自己睡客廳也有好幾天了,當初はしやん並不贊成這個提議,最後在un:c的堅持下,はしやん只好妥協,但他內心依然不贊成。

はしやん回到房間,他坐在床上,既陌生卻又帶有莫名的熟悉感。

已經過了幾天了?這段時間,天月他們只要有空就會來,有時候在歌詞太郎和un:c閒聊的時候,天月都會告訴他以前的事──當然是他和un:c的事,多半是他主動去問天月的。

他翻著手上的筆記本,他為什麼會忘了這些事?他每天晚上都會這麼問自己。

看著依然讓他覺得空虛的筆記,他決定闔上本子將它放在一旁,他起身走到門邊,靜靜的把門打開,他走到客廳發現對方還沒睡。

un:c翻閱著手上的書,距離太遠他無法看清楚那是什麼書,於是他又靠近了些──

「有什麼事嗎?」un:c回過頭,他帶著笑意的眼神在鏡框下顯得非常清楚。

「你怎麼知道的...」

「你的腳步聲。」對方依舊是帶著笑意回過頭,他闔上手上的書,這時候はしやん才看清楚對方在看跟失憶症相關的書籍。

「怎麼了嗎?」他再次回過頭看著他。

「......能坐在你旁邊嗎?」

聽到他這句話,un:c給他一個微笑。

「你不介意的話。」un:c挪了一個位子給他,他走到沙發那並坐在他的旁邊。

「......能夠碰你嗎?」

「這不是我能說的,不是嗎?」

於是他伸手碰了對方的臉。

「我聽天月說過,我們......什麼都做過了?」

un:c只是避開了對方乾咳了幾聲。

「呃、咳、嗯...」

はしやん只是捧著對方的臉拉近自己。

「はしやん?等等,你不覺得這距離有點太......?!」

不讓人把話說完,はしやん只是吻上了對方的雙唇。

鮮紅的雙眼瞪大,un:c不知道是要順著對方還是推開對方,但他的淺意識讓他選擇了前者。

這個吻沒有維持太久,はしやん吻得很輕,就像是蜻蜓點水般,有些笨拙,卻讓un:c有些措手不及。

「は、はしやん?」

「要是我...沒忘記這一切該有多好。」他苦笑的看著對方,un:c看著他的笑容,手只是輕拂著他的臉。

彼此沉默不語,un:c向前再次親吻了對方。

這次的吻很深,深得はしやん一時之間沒辦法反應過來,兩舌交纏,無法嚥下的唾液從はしやん嘴角流出。

直到人沒氣,un:c才將人放開。

un:c仔細的端詳著對方已經紅到耳根子的臉龐,他笑得比之前更開懷。

「要是忘記了,重新再來一次就好了,不是嗎?」

はしやん現在只想對著那張笑得異常欠揍的傢伙臉上揍一拳,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對方看著他開口:「願意跟我交往嗎?」

他無奈的笑著,然後──

他睜開了雙眼。

頭痛欲裂的感覺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他揉了揉頭,身旁卻響起了一道聲音。

「怎麼了?」

他抬頭看著身旁的人。

「...un:c?」

「嗯?我在。」

「......難道是在做夢?」他小聲的咕噥了幾聲,在un:c問了他做了什麼夢之後,他才把過程全告訴對方。

「那現在...你還記得我嗎?」

「當然,連你幹過什麼蠢事都記得。」

「真不留情。」說完,un:c笑了出來,隨後,はしやん也跟著笑了。

「說真的,現在你是什麼感覺?除了頭痛以外。」他邊說邊伸手幫はしやん揉了揉他的頭,而はしやん也只是隨他去。

「大概.....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樣。」

「是嗎。」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接著──

un:c吻了はしやん。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好久不見了,最近都專注在學業的事上沒怎麼產文,我想大概也差不多要被忘記所以冒出來了

這次是以はしやん忘記了他跟un:c在一起的事為主題

這是看了某位太太打的spideypool的文後,在感想的部分看到了這句''在夢裡我們素不相識,醒來卻發現彼此相愛''(別問為何是從這裡冒出的腦洞

於是,我的腦洞又開了,冒著明天考試可能會低空飛過的危機,我還是跑來開洞了(?

不確定下次甜文是什麼時候,我覺得自己筆下的间奏組個性是真的被我越寫越崩了(掩面

不太敢面對說真的

好了,我該去動功課

下次甜文見,感謝收看//

  33 13
评论(13)
热度(33)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