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さかうら】準備好了嗎?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うらた新投衍生

※兩人幼年有

※青梅竹馬設定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うらた並不擅長鬼抓人。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抓人還是被抓,他都不擅長。

所以要找到那個人對他來說真的太困難了,但對方卻一下子就能找到他。

*

「準備好了嗎?」

「還、還沒,等一下!」

他急急忙忙的找了一個小小的角落躲了起來,手環著雙腳好讓自己不會那麼明顯。

「準備好了嗎?」

這次他沒有回話,而對方也開始找起他的身影來。

對方的聲音伴隨著腳步聲,うらた緊閉著雙眼,手也不自覺環得更緊。

「找到うらたさん了!」

「哇啊——!」

突然在耳邊冒出的聲音讓他大叫了一下,閉起的雙眼也隨即睜開,映入眼簾的是那久久都看不慣的開朗的笑容。

比自己小的人揚起大大的笑容,紅色的雙眼看著他。

「什麼嘛...又被さかたん給找到了。」

年幼的他嘟起嘴,心裡覺得有些不公平。

「所以說為什麼每次都那麼快就找到我了啊?」

「嗯...我也不知道,覺得うらたさん會躲在哪裡我就往那個地方找。」

「完全聽不懂吶。」

「也是呢。」

說完對方笑了出來,うらた瞪著眼前的笑容,不久他也笑了出來。

「真是奇怪的傢伙。」

要是那一切能永遠都不要變的話該有多好。

「我們永遠都會是朋友嗎?」

「一定會的。」

「真的嗎?那我們來拉勾。」

他伸出他的手指,對方也伸了出來順勢勾上去。

「約好了喔。」

「嗯!約好了!」

兩人對看一眼接著揚起笑容。

*

一切都是騙人的。

不管是那時候的約定還是他自己。

將醜惡的自己藏了起來,只把最完美的部分展現出來,這一切只是為了維持快要崩壞的他的世界,不管要犧牲掉多少的自己,他只求不被誰討厭。

在耳邊謠傳的流言蜚語,還是他人傳來的異樣的眼光,一切、一切都令人痛苦。

於是他躲了起來,雙手掩住耳朵,只為了隔絕一切他討厭的事。

沒有自信而感到自卑的うらたぬき,以及表面那個活潑開朗的うらたぬき,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這件事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渴望能被誰找到,渴望能被誰愛。

うらた覺得這樣的自己非常的貪婪,於是他才將這樣的自己藏了起來。

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うらた發覺到的時候已經連回頭的機會都沒有,他以為只要不去在意感覺就會不見而繼續過著和平常一樣的生活。

但那時他還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

任由這樣的情感蔓延,當他覺得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揮開了對方伸過來的手。

對方貌似被他的行為嚇到而愣在原地,緊接著他轉身逃跑。

躲起來吧。

躲到沒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地方。

*

自那之後,兩人的住處分開,一個身在東京,一個身在大阪。

距離完全被拉開來,うらた自己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只是他可以確定自從對方去大阪住後,胸口變得更難受,儘管只靠著通訊軟體聯絡也無法完全平靜下來。

根本就不會有永遠的朋友,一切全都是騙人的,沒有人會找到他、也不會有人去愛他。

既然如此就一直躲著吧。

準備好了嗎?

還沒啊,再等一下。

只要再一下子就能恢復成大家都喜愛的那個うらたぬき了,儘管那樣的愛有多麼的虛偽也沒關係喔。

因為這樣的自己早就不被他喜愛了,所以也已經無所謂了。

但是真的好痛、好痛啊。

*

うらた很討厭鬼抓人。

非常、非常的討厭。

他看著手機螢幕,畫面上的推特一則接著一則,無心每則都仔細看過,手指快速的滑動著。

直到他覺得有些不耐煩直接快速的滑到最上面,多為紅色配色的大頭貼映入眼簾。

他難得仔細的看了內容後點了愛心,接著索性退出推特回到桌面,然後把手機關了起來、放在一旁。

他喜歡著坂田。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當他察覺到的時候已經完完全全喜歡上對方了。

他知道他跟坂田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他將這樣喜歡著對方的自己藏起來,只為了不被對方發現,他不希望這樣僅僅只有靠手機聯絡來維持的友誼在一瞬間完全斷掉。

沒人愛著他,他卻愛著別人。

所以他才渴望著誰來愛他。

沒人尋找著他,他卻尋找著別人。

所以他才把污俗的自己藏起來。

渴望著那個曾是青梅竹馬的他來愛他。

渴望著那個曾是青梅竹馬的他找到他。

一切他都無比的渴望著,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手機鈴聲的響起拉回正在恍神的他,拿起手機查看了聯絡人的名字後,他二話不說馬上接通。

「喂喂,うらたさん嗎?」

「嗯,怎麼了?」

「現在可以出來一下嗎?我現在人在東京。」

「欸?哦、好......那你在哪裡?」

「來找找看吧,就跟以前在玩鬼抓人一樣。」

「什——?!東京這麼大我要怎麼找啊你這個笨蛋!」

「提示,就在うらたさん家附近。」

坂田一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完全不給うらた反應的時間。

看著已經被掛斷的手機,儘管うらた回撥多少次都只有傳來電子女音訴說著電話沒被人接通的事實。

急忙之下,うらた也不管頭髮是否亂七八糟還是衣服太隨便,隨手拿了外套便趕出門,出了家門後只能毫無目的的邁出步伐跑起來。

住宅區幾乎沒看見對方的身影,うらた開始慌張了起來。

所以他才討厭鬼抓人。

他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但他還是極力的跑著。

準備好了嗎?

還沒啊,再等一下。

為了不讓已經快要崩壞的世界被毀掉,他只能把所有事都往肚子裡吞。

他爬上了階梯來到了一個疑似瞭望台的地方,他雙手扶著欄杆,從上往下俯瞰好能捕捉到一絲的紅色身影。

太陽早已變成了夕陽,而夕陽只是緩緩的降下,白雲也被染成橘紅色。

「那傢伙到底在哪裡啊...!」

うらた蹲下來,幾乎一直在跑的他現在的模樣狼狽到不行,從以前就不擅長的事如今也是非常不擅長,不管是抓人還是被抓。

快點出來啊......。

明明你都會在我找不到快放棄的時候故意發出聲音好讓我能找到你不是嗎?

好痛苦啊,或許比被人討厭還要痛苦。

我真的很喜歡你啊。

「你在哪裡啊...坂田。」

*

準備好了嗎?

還沒啊,再等一下。

他一步接著一步的踏上階梯。

紅色的頭髮在夕陽的照射下變了顏色,紅色的雙眼看著うらた。

崩壞的世界正靠近著他。

來吧,已經準備好了嗎?

吶已經準備好了吶。

「找到うらたさん了喔。」

柔和的嗓音在うらた身後響起,下意識回過頭看著一直在尋找的人。

坂田站在那裡揚起笑容看著他。

「坂田...」

「うらたさん從以前開始就很不會抓人呢。」

坂田走向うらた,伸手將人從地上拉了起來。

原本褐色的頭髮因為背光顏色變得更深,惟獨只有綠色的雙眼明亮的宛如綠寶石。

うらた抬頭看著紅色的雙眼,有什麼正在改變。

現在我已經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喔。

他鼓起勇氣朝對方踏出了一步,原本就很近的距離這下變得更近了許多。

要是他現在把這樣任性的自己展現出來,坂田會接受他嗎?還是會討厭他?

他已經不想再忍下去了。

「坂田,我——...」

「喜歡你。」

「我知道你一定會覺得很困擾,我既不是女孩子,也不會一直向你撒嬌,明明比你年長卻非常任性,但就算這樣我還是想要跟你說。」

「坂田,我喜歡你。」

他低著頭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不安的感覺不斷在心裡慢慢變大。

對方笑出聲,然後開口:

「那這樣不是我就不行了吧?」

「我啊,也很喜歡うらたさん喔。」

うらた曾經幻想過坂田也喜歡他,但那時候他深深懷疑真的能相信這句話嗎?

只要相信了,一切都會有所改變嗎?

對方真的會愛他嗎?

他抬頭看著坂田,對方只是朝著他笑了下接著捧著他的臉吻上了那微微張開的雙唇——

並沒有人討厭過他,那只是逃避現實的自己所編造的謊言罷了,他討厭著自己,所以他一致認為所有人都討厭他,於是他把自己藏起來只剩下美麗的那一面。

有人愛著他。

有人找到他。

一直沒準備好的人是他。

他並非不擅長鬼抓人,只是他不敢踏出步伐去尋找,才會老是找不到人。

沒有勇氣又卑微懦弱的他。

坂田放開了人,時間不長的吻還在うらた能反應的範圍裡,看著眼前的笑容,うらた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做夢。

他跟著笑了起來。

「我找到你了喔。」

說完,うらた踮起腳尖親吻著坂田的唇。

已經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喔。

已經——

完全喜歡上你了喔。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在體溫38.6度的狀態下打文真的有點煎熬(´;ω;`)

超級不衍生的衍生文,視角亂亂的很抱歉,感覺幾乎都是同一句話在重複啊...

兩個人在同一天投稿真的是救贖啊,超級可愛的_(´ཀ`」 ∠)_ (打滾

是說之前看到うらた公佈的消息心情真的覺得有點複雜,不過很快就釋懷的我每天仍然抱持著喜歡他們的心情҉٩(*´︶`*)۶҉(撒花

該休息了,不然感冒可能會惡化

這裡星嵐,下次甜文見//

  50 11
评论(11)
热度(50)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