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多cp】親吻三十題#1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親吻三十題

※配對為间奏、甘党、さかうら

※一直認為不會有的我簡直是笨蛋...R-15慎入

※七夕賀文^p^(吐血##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1.簡單粗暴的嘴唇碰撞(间奏)

家門被大力的撞開,兩人跌跌撞撞的走進玄關,可憐的門又再次被人大力的踢上、關好。

はしやん幾乎快被這既粗暴卻又煽情的吻給搞得一塌糊塗。

直到快要缺氧,他推著對方的胸口。

un:c這時才意識到他們打從一進家門就一直在親吻,適時的離開順帶牽出銀絲,說多色情就有多色情。

當然他是指はしやん。

而對方只是在那張揚起足以殺死所有女性但在他眼裡卻欠揍得不得了的臉上揍了一拳。

2.親吻對方睫毛上未落的淚珠(甘党)

伊東歌詞太郎無奈的盯著眼前已經讓身旁的戀人哭出來的電視節目。

雖然他知道這是對方很喜歡的電影而且他個人認為劇情也不錯,但他終究還是心疼這個一直在他旁邊啜泣的小傢伙。

心疼到他想直接轉台或者關掉電視好讓對方不會再這麼投入劇情。

只是他如果這麼做一定會被抱怨吧,他感到有些為難的想著。

看著天月已經不知道第幾次伸手揉著雙眼,歌詞太郎索性一手拉過對方的手、一手碰著對方的臉好讓本人可以看向他。

眼淚積在眼眶裡,臉上已經留下無數道淚痕,因為不斷眨眼而導致有些過長的睫毛沾上了淚珠。

他靠近吻上那沾著淚珠的睫毛,濕潤的感覺自雙唇傳來,原本抓著天月的手轉而捧著對方的臉。

直到本人感到疑惑的出了聲,他才不捨的退開來朝著本人揚起笑容,甚至用著天月認為非常溫柔的嗓音開口:

「別哭了。」

因為我會心疼。

3.舔舐耳垂(さかうら)

坂田洗完澡出浴後看著正在開生放的うらた,見對方很認真的在念聽眾的名字,他心裡突然起了壞念頭。

「うらさん——」

故意在對方耳邊發出聲音,嚇得原本很專注的うらた立刻關掉麥克風轉過頭瞪著讓他發出怪聲的罪魁禍首。

「我在開生放啊!要是被發現怎麼辦啊!你這個笨蛋!」

一連串的責罵完完全全顯示了坂田的惡作劇非常成功,他一臉表現知錯的模樣向うらた道歉,心裡卻又起了另一個壞念頭。

見對方無奈的又繼續念名字,坂田先是坐在一旁擦拭著在滴水的頭髮。

看著已經跟聽眾聊開的人,坂田靠近對方伸手把麥克風再度關掉,伸出舌頭舔拭著うらた向來很敏感的耳朵。

舌頭弄著有打耳洞的耳垂,不時的啃咬都讓うらた全身無力。

直到生放的時間到,看著被迫結束的生放,坂田才退開盯著已經結束的生放發出一個單音節。

「啊。」

「笨蛋嗎!!!!!!!!」

4.溫柔繾綣的親吻(间奏)

un:c捧起はしやん的臉靠近就是一陣親吻。

被突然的襲擊,はしやん嚇得只能緊閉著嘴巴,手緊緊抓著un:c身上的衣服。

「把嘴巴打開。」

和平常唱歌的少年音不同,有些低沉的嗓音在はしやん耳邊徘徊,熱氣不時噴在上面惹得他一直僵直著身子。

見はしやん遲遲不照自己說的,un:c認為自己來會比較快,指腹碰著柔軟的唇,接著以稍微強硬的方式硬是把對方的嘴巴打開,un:c再次靠近吻上はしやん的雙唇,舌頭伸了進去。

溫柔的纏著はしやん的舌頭,un:c時不時的掃過上顎的部分都會讓はしやん僵硬的身子癱軟下來。

紅透的耳根子開始發燙,全身就像是觸電般的酥麻感讓他只能靠著un:c來維持平衡。

直到他快缺氧un:c才退開,同時還衝著他笑了一下。

他理所當然的給了對方一拳。

5.襲捲一切的強勢親吻(甘党)

伊東歌詞太郎的醋意其實很大。

平常給人感覺非常溫柔的人一旦被踩到了底線終究還是會爆發。

就好比現在這個時候。

拉過天月的手讓人往懷裡撲,歌詞太郎強硬的捧起天月的臉直接親下去。

肆意的掠奪天月僅存唯一的氧氣,他知道這樣下去對方缺氧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無法嚥下的唾液只能從對方的嘴角溢出,全身酥麻得彷彿被觸電般,天月幾乎把全部重量都放在歌詞太郎身上。

對方的攻勢一波未平又來了新的一波,直到天月開始覺得呼吸困難而捶打著對方的胸膛的時候,他才得以呼吸的新鮮的空氣。

天月大口的喘著氣,歌詞太郎只是緊緊抱著他,鼻息灑落在他的肩頸。

「...歌詞さん好奇怪。」

「是嗎?」

因為對象是天月くん吧。

6.一遍又一遍的細碎親吻(さかうら)

うらた躺在床上,額上冒著冷汗,呼吸也變得很急促,時不時還會咳嗽。

在一旁的坂田無非是比誰都還要緊張,藥才剛吃下去沒多久藥效要發揮也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坂田只能坐在一旁看著正在痛苦的人。

等到人好不容易睡著他才稍微安心一點,幫對方替換了額頭上的毛巾,確定人睡得很安穩才真正的鬆了口氣

「一定要趕快好起來啊。」

他抱著這個願望也跟著閉起雙眼。

隔天,坂田坐在床邊幫人量著體溫,看著手上的溫度計,緊繃著的神情逐漸揚起笑容。

「退燒了呢。」

「是嗎。」

うらた看著比自己還開心的人,他坐起身靠近坂田,在對方的唇上落下一吻,力道非常的輕,就宛如蜻蜓點水般的觸感。

一次又一次的吻讓坂田從原先被嚇到而一動也不動到他主動加深這個吻。

最後一次的吻結束兩人都喘著氣,坂田看著臉上染著紅暈的戀人嘴角揚起了笑容。

「感冒時期的うらさん很主動呢!」

「吵死了!」

7.唇舌交纏的熱吻(间奏)

有時候はしやん會很樂意的主動向un:c索吻,當然只限於有時候,例如當他因酒精而變得神智不清的時候。

那個時候はしやん都會變得很坦率。

他雙手捧著un:c帥氣的臉龐,在對方的唇上落下無數的吻。

不管是唇碰唇,還是單方面用舌頭舔拭著,はしやん的舉動隨時隨地都像是在點火般的誘惑著僅存一絲理智的un:c。

通常這時候un:c只會壓著對方的後腦勺,試圖加深這個吻,舌頭纏上對方的,而對方也只是笨拙的去回應。

直到對方險些缺氧,un:c才依依不捨的退開,然後又故意在上面輕啄一下,接著揚起耀眼的笑容看著對方。

雖然這通常只會招來はしやん的拳頭。

8.撬開齒關(甘党)

天月跨坐在伊東歌詞太郎身上尷尬的盯著人看。

要是可以他真想巴前幾分鐘信誓旦旦的說出遊戲一定會贏對方這種話的自己。

他頭一次遊戲輸給歌詞太郎就算了,偏偏他們這次還打了賭,輸的一方要聽贏家的話這種常見的賭注。

於是對方這麼提了這個要求:「要不天月くん主動來親我吧?」

然後就變成這麼一個窘境。

「要是很勉強就別做了吧?」

歌詞太郎安撫似的拍了拍他的背部、苦笑的看著他。

「......」

天月緊緊抓著歌詞太郎的襯衫不放,靠近先是輕碰了微啟的雙唇,接著伸出舌頭撬開齒貝,最後與對方的相互纏在一起。

一連串動作就花了天月將近一分鐘的時間,尤其眼前的人一動也不動的完全把主導權交給他。

試著和對方平常一樣掠奪對方口中的氧氣卻意識到真正會缺氧的人是自己,況且對於第一次做這種事的天月來說各方面早就超過了他所能辦到的範圍。

只維持了大概三十秒天月就立刻投降退開,頭靠在歌詞太郎的肩頸,耳根子已經紅得幾乎會滴出血似的。

「......我不行了...。」

「辛苦天月くん了呢。」

歌詞太郎苦笑著。

9.淺嚐即止安撫性的吻(さかうら)

坂田偶爾也會有無理取鬧的時候。

うらた坐在電腦面前趕著報告,眼神死的盯著螢幕、手指不斷的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身後卻一直傳來會讓他分心的聲音,那個據說是他戀人的傢伙。

「うらさん——」

「我很無聊啊——」

「う——ら——た——さん——」

「很吵啊你!沒看到我在趕報告嗎!」

瞪著一直在玩弄他的玩偶的坂田,對方無辜的咕噥著說明明是うらた找他來的,うらた卻一直不理他而在趕報告這類的抱怨。

うらた回過頭繼續趕著手邊的工作,身後突然變得相當安靜讓他比幾分鐘前更不能專心,罪惡感逐漸湧上心頭。

他停下還在打字的手指,猶豫了幾秒決定起身離開椅子走向坂田。

手上帶著他的狸貓玩偶套,坂田疑惑的抬頭看著他,うらた深吸了口氣接著俯身親了對方的唇然後小聲的開口:「報告還剩下一點點,等我趕完再陪你。」

「......再等我一下。」

然後紅著臉回到坐位上,過了不久身後又開始傳來聲音——坂田滿滿的告白。

「最喜歡うらたさん了!」

「安靜一點!」

10.親吻熟睡中的對方(间奏)

un:c看著側躺在床上,懷裡抱著小貓的はしやん,旁邊散落著幾本漫畫。

大概是看到睡著了吧,他無奈的想著。

走到床邊幫對方把漫畫放回原位,接著又回到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戀人。

雖然現在還是夏季但不免還是會著涼,從櫃子裡找了件薄毯蓋在一人一貓身上,un:c緩緩的爬上床深怕會吵醒已經睡著的人,坐在旁邊盯著はしやん看。

然後他俯身在對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眼底盡是對はしやん的寵溺,他笑了下伸手揉亂了黑髮,在對方耳邊輕聲的開口:「祝好夢。」

然後看向被他吵醒而睜開眼睛盯著他的小貓,食指抵在唇邊。

「噓。」

11.親吻鼻尖(甘党)

「ponpon果然很可愛呢。」

伊東歌詞太郎抱起自家愛貓蹭了蹭鼻子。

完全把這些動作看在眼裡的天月賭氣似的抱緊了手上的正宗,碰巧在他旁邊的另一隻歌詞太郎的愛貓慵懶的發出聲音。

天月立刻放下正宗伸手抱起靠近他的白貓。

「mimi是來陪我的嗎?」

白貓只是叫了一聲,伸出舌頭舔拭了靠近牠的天月。

「mimi很溫柔呢。」

心情稍微好點的也用鼻子蹭了蹭手上的小傢伙,碰巧這幅畫面也被歌詞太郎看到。

抱著手上的貓咪走向窩在沙發上的一人一貓,天月疑惑的抬起頭看著俯瞰著他的歌詞太郎。

對方只是俯身親了他的鼻尖,然後趁機告白。

「喜歡你。」

客廳一下子出現了第三隻炸毛的貓。

12.青澀徘徊的初吻(さかうら)

心跳聲總是隨著那個人的動作而產生變化。

先是對他告白,再來是初次的約會,再接下來是初次的牽手,每一件事都影響著うらた。

每當坂田牽起他的手,手指傳來的觸感總讓他心跳加速,無法冷靜下來的腦袋每次都讓他說出非常奇怪的話。

顯得相當慌張的他在坂田眼裡也只有可愛兩個字可以形容。

逐漸紅透的耳根子開始發燙,當那個他覺得好聽的嗓音喚了他的名字時,心跳就像是亂了節奏般,手指傳來的觸感讓他開始緊張起來。

坂田的手牽著他的,紅色的雙眼一直盯著他看,就像是被那雙眼睛吸引般,うらた踮起了腳尖,唇碰到了對方的,手也牽得越來越緊。

因為是初吻而顯得相當緊張、青澀。

沒有更進一步,僅僅是碰到就讓坂田差點亂了腳步,看著明顯已經石化的うらた,他不自覺的笑出聲。

「有什麼好笑的啊......。」

「沒什麼。」

他果然很喜歡這個人。

13.猶如羽毛拂過般不經意的輕吻(间奏)

「所以說你要幼稚到什麼時候啊!」

原本跟對方借了浴室洗了個澡結果忘記拿衣服而跟對方要的時候就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實在太糟糕了。

un:c不滿的盯著從浴室裡只露出一顆頭的はしやん,他知道對方現在是全裸的狀態身上只披了一件浴巾、也知道在這樣下去はしやん遲早會著涼,但現在不管怎麼說他就是不想要把衣服交出去。

他可不想放過這難得的機會。

「親我一下就還你。」

「才不要!」

「為什麼啊?!才親一下而已!」

看著耳根子逐漸紅起來的人,雖然這樣很可愛但這不是un:c想要的,不過這念頭只維持了一分鐘他就投降了。

「算了...不親就不親,衣服給——?!」

話還沒說完,眼看著逐漸放大的臉,綠色的雙眼緊閉著,嘴唇被另外一人的覆蓋著,はしやん抓著un:c的領子、輕輕的吻上un:c的雙唇,力道輕到un:c幾乎沒感覺。

時間只維持一秒,un:c手上的衣服立刻被搶走,浴室的門碰的被大力關上,仍然呆愣在原地的人只是碰著自己的嘴唇,臉上逐漸染起了些微的紅暈。

這傢伙實在太犯規了啊!喂!

14.啃吻脖頸(甘党)

天月臉紅的喘著氣抬頭看著正在解開領帶的歌詞太郎。

骨節分明的手指勾著領帶將其解開,接著有些急躁的解開兩、三顆襯衫的鈕扣好讓自己可以透個氣,即便開了空調,兩人的身子依然火熱著無法冷靜下來。

歌詞太郎俯身啃咬著天月因為扭頭而露出來的脖頸,一次又一次的在上面留下誘人的記號。

「會被...哈啊......看見的...不可以......」

沉默了許久的戀人一直到現在才出聲,嘴巴上雖然拒絕著,雙手卻下意識的環上歌詞太郎的頸子。

被歌詞太郎碰過的地方都會變得火熱,天月只能喘著氣,看著被薄汗弄濕的襯衫,心跳聲不斷的被放大。

歌詞太郎的手碰著天月有些微燙的臉頰,俯身親吻了對方的唇後笑著開口:

「那這幾天先別出門吧?直到記號消失為止。」

溫柔的嗓音傳到天月耳邊,他立刻吐槽對方:

「消失了還是會有新的吧?伊東變態太郎!」

15.自身後而來的親吻(さかうら)

うらた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手上的遙控器幾乎沒放下過,節目一個換一個,直到他終於找到想看的節目才把遙控器丟在一旁。

坂田說今天要去錄音,一大早就匆匆忙忙的跑出門只留他一人在家。

原先うらた很享受不會隨時被人襲擊的時光,但過沒多久就開始不習慣而在家走來走去,最後直接賴在沙發上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就這樣度過了將近一個上午,下午坂田回來的時候還刻意故作鎮定的樣子坐在沙發上,內心卻是澎湃不已。

「我回來了——」

走進客廳看見戀人正在盯著電視看,坂田走到沙發後面伸手環抱著對方,在臉頰上親了一下,坂田也跟著盯著電視螢幕看。

「...坂田。」

「怎麼了嗎?」

動作有些扭捏,うらた轉過身主動抱著坂田。

「......歡迎回來。」

坂田先是愣了幾秒,隨後揚起笑容開口:

「我回來了。」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早安——!

昨天被志麻的轉推嚇死於是決定要邊聽推生邊趕稿(可是還是打到一半就跑去睡覺了(╥﹏╥)

結果早上被旁邊的電風扇冷醒...,最近一直在下雨希望大家晚上別著涼了(吸鼻子

下篇還在趕...這已經跟我上幾篇說的完全不一樣,點文還沒趕完啊啊啊啊(撞牆#我又給自己挖了一堆坑了(抹臉

好想買專輯啊...( ´•̥̥̥ω•̥̥̥` )大家不要忘了去聽天月的新歌喔( ´•̥̥̥ω•̥̥̥` )ノ

我要去含淚嗑早餐了_(´ཀ`」 ∠)_ ...

這裡星嵐,下次甜文見//

  96 7
评论(7)
热度(96)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