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间奏狂魔组】無題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un:c新投衍生

※斷頭畫面有

※甘党亂入(X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抬頭一看,收進眼底的只有永遠高掛在天空中的一彎新月,分不清楚時間,不管何時何地天空就是這個模樣,顏色從來沒有變得蔚藍過。

“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綠色的眼眸盯著手上的故事書看,已經無法感受到任何情感的眼神不帶感情的看著文字旁的圖畫,隨後又把它給闔上、丟到一旁。

戴上外觀宛如動物的面具,一手抄起被擺在身旁的鐮刀,從平台上跳了下來,腳底下踩著他從書上撕下來折成的紙飛機,已經被踩爛的無數架的紙飛機,はしやん幾乎不把其放在眼裡,四周散落一地,就像是在踩垃圾般毫不留情的踏了過去。

印象中好像有誰和他一起折過紙飛機。

但那個人是誰?

他低頭瞧了一眼被他踩在腳下的紙飛機,腦袋得不出一個答案,面具下的綠眸半瞇了起來,はしやん繼續邁出步伐前進。

他決定要替自己找點樂子。

蹬了一腳從原本的地面跳上了將近一層樓高的平台上,面具下的綠色雙眼閃耀著光輝。

*

翻過了已經變得殘破不堪的瓦礫堆,紅眼觀察著四周,緊繃的身子從沒一刻鬆懈過,手隨時隨地放在被掛在腰際的槍把上,一腳踢開了想要靠過來的生物,長著人類的身體、卻沒有頭部,取而代之的是一顆巨大版、充滿著血絲瞪著他看的眼球。

怪物被踢開後直接撞上脆弱的牆面,牆應聲粉碎化為碎石粉塵,un:c趁著空檔跑了起來,他可沒那麼多時間慢慢解決這些東西。

閃過朝他衝過來的怪物,un:c跳上了幾乎缺乏支撐力的平台,腳一踩上平台,腳底下的地面立刻裂出宛如蛛網的細縫,un:c抓緊時間,在平台還沒整個裂開之前立刻跳到另一個平台上。

追著他跑的傢伙越變越多,眼前甚至出現了兩、三隻試著阻擋他去路的怪物,咋舌一聲,拔出掛在腰際上的手槍,一開槍就是連續三發,子彈落在地上。

回過頭看了狀況,十幾隻的怪物全追著他跑,不管弄壞了什麼東西只是一昧的追著人,無數顆充滿著血絲的眼球全瞪著他,有的眼白部分甚至開始發紅。

對追著自己的怪物感到反感,un:c回過頭眼前的地面突然爆炸性的炸開來。

下意識往後跳開來卻還是被碎石打到,un:c瞇著眼試圖不讓碎石傷到眼睛,四周瀰漫著因為地面突然炸開而揚起的粉塵。

顧慮到還有一堆怪物在追著他,他試著睜開雙眼,然後他在一陣煙霧中看見了比那些傢伙身手更利落的影子朝他襲來,緊覺到有危險他立刻往旁邊閃開。

一個鋒利的物品重重的打在地面上,和剛剛一樣,地面又再一次的炸開來,翻了一圈,因為剛剛那一下,原本瀰漫著的煙霧整個散去,睜開了一直半瞇著的雙眼,un:c看著刀鋒的前端已經完全砍進地面,沿著鐮刀往上看,一個戴著面具的人面對著他。

面具底下的綠眼閃耀著,un:c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認得對方是誰,話頭哽在喉嚨處,想試著發出聲音鐮刀卻在下一秒往他揮過去,緊急之下他往後退了幾步,拿著鐮刀的傢伙則往他靠近了幾步。

「はしやん!」

鐮刀打在他腳底下的地面,隨即他感受到有什麼在下陷,正要離開脆弱的地方腳立刻踩空,地面下是一個看不見底部的大洞,un:c整個人摔了下去。

最後看見的是拿下面具後,毫無情感的看著他的綠色雙眼。

*

被翻開的故事書裡記載了許多的童話故事,他和他一同看著,擺在一旁的燭臺、火燃燒著蠟燭,整個室內充斥著他們的談笑聲。

桌上放著幾架用紙張折成的紙飛機,靠著燭火的亮光,兩人閱讀著不知道翻閱幾次的童話。

「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指著上頭的文字唸了出來,年幼時的他看著站在身旁的人,綠色的瞳孔因為燭火而閃爍著。

「はしやん?」

「王子和公主真的幸福嗎?」

はしやん看著書上畫的王子和公主開懷笑著的圖,聽了這麼多次的故事他這樣的反應卻是第一次。

「雖然我不知道,但我想一定是這樣的吧。」

拍了拍身旁人的頭,順著髮絲輕拂著,はしやん轉過頭看著他,燭火搖曳著,對方的音量很小,小到他認為要是自己一旦分神就會聽不見。

はしやん看著他的眼睛,然後他開口:「那我們呢?」

「我們也會幸福嗎?」

他清楚的看見綠色的瞳孔倒映著他自己的模樣,搖曳的燭光晃動著整個室內,只單靠蠟燭來維持整個室內的光亮,彷彿下一秒就會熄滅似的,火光一顫一顫的。

「一定可以的。」

他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僅僅是下意識就說出了這樣的話。

聽到他這麼說後,はしやん先是愣了下接著揚起笑容。

「是嗎。」

*

他睜開了雙眼,試著想要起身卻感到全身痠痛。

「先別起來會比較好。」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un:c立刻往聲音來源看去,果不其然那個聲音的主人正是他所想的那個人。

那個宛如狐狸般、勾著淡淡笑容的人看著他,頭上戴著狐狸面具。

「歌詞太郎。」

「好久不見了,un:c。」

「的確是有陣子沒見了......天月呢?」

「天月くん嗎......他還是不肯和我一起走。」

歌詞太郎淡淡的笑著,他低著頭看著一直握在掌心裡的耳環,他知道總有一天對方一定會願意和他一起走的。

un:c看著人把耳環收好,拿起一旁的手槍放到他旁邊。

「はしやん呢?你見到他了嗎?」

「何止見到,我還被他打下來,而且他好像完全不認識我一樣。」

沒好氣的說著,un:c不管身上的疼痛硬是起了身,無奈於對方的固執歌詞太郎伸手扶著對方好讓人能夠爬起來。

「はしやん是被控制了才會認不出你是誰吧?」

「嘖。」

咋舌了一聲,un:c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

確實看著人掉進洞裡後,はしやん才把面具戴上,轉過身看著十幾隻盯著他看的眼球,心情莫名差了起來的揮動了鐮刀,面前的眼球應聲被砍成兩半隨後化為碎片消失。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心情這麼差,自從見到那個傢伙他整個人就渾身不對勁。

鐮刀又往前揮了一刀,怪物像是被定格般一動也不動,站著乖乖的讓人砍,轉動了手上的武器,はしやん大幅度的揮動著,十幾隻的怪物一轉眼被他看到只剩下兩、三隻。

「汝看起來相當氣憤。」

正要揮下一刀,聲音自他的身後響起,反射性的回過頭,同樣是人身卻沒有頭,取代的也不是大顆的眼球而是更詭異的東西甚至不只一個。

「不需要你管吧?」

他沒好氣的揮動著鐮刀,轉身打算直接走人,正要踏出步伐卻感受到脖頸傳來異樣感,對方尖而長的指甲輕輕的刺著はしやん的皮膚,背脊傳來了寒顫,從未有過的恐懼湧上心頭。

「為了不讓你這麼狂妄,吾輩就先替你保管你的頭吧?」

「這也是為了不會讓你想起那個人類的事。」

「什——?!」

*

他始終忘不了那個人突然消失的那一天。

倒在桌上早已熄滅的燭火,蠟油已經凝固,書本散落一地,然而他卻沒見到那個人的身影。

落在地上的紙飛機被人揉亂,un:c不管怎麼喊那個人的名字對方始終沒出現過。

自那之後,整個世界全變了樣,不再能感受到時間的流動,天空也不再是蔚藍的顏色,唯一的光明卻是那一直高掛在天空的新月。

他看著正在替他換藥的歌詞太郎,他也不管對方會不會把他說的話聽進去只是單方面的開口:「我要去找那傢伙。」

「就算我阻擋你也是?」

「你這是明知故問吧,我已經被你留在這裡至少也有兩天了。」

「......好吧。」

把繃帶纏好,歌詞太郎扶著人站起來,等到un:c能好好站立後才放開手。

「別太勉強自己,要不然你的傷口裂開我也救不了你。」

他朝著對方扯了一個笑容,拿起手槍掛在腰際上後揮了手便蹬腳跳了上去。

抬頭看著在崖壁間跳來跳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見人他嘆了口氣,接著又笑了起來。

「你一直躲在那裡呢,要出來了嗎?」

背對著他的陰暗處走出了一個人,月光照亮了深色偏黑的頭髮,褐色的雙眼看著那個狡猾的狐狸回過頭看著他。

「歌詞さん不阻止un:c嗎。」

很明顯是肯定句,但對方還是提出了疑問,或許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答案只是為了確認而開口問問而已。

「天月くん也知道un:c的個性不是嗎?」

「況且...」

「はしやん的處境你也知道不是嗎?」

就像當初的你一樣。

歌詞太郎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只是皺眉、苦笑的看著眼前一直躲著他的人。

「......我的耳環,你要還我了嗎?」

「還你你就會跟我走嗎?」

他拿出對方遺落在他那裡的耳環,在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歌詞太郎露出了帶有一絲狡猾的笑容,他站在原地等待著對方靠近。

「......果然很狡猾。」

*

雙腳站在地面上後,un:c喘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他花了十分多鐘跳上來的洞,心裡想著 下次絕對不要再掉下去了,他骨頭都快散了,沒死算他命大。

老早就沒有任何怪物存在的廢墟比他被追的那個時候還要更加的殘破,他邁出步伐移動著。

毫無目標也不知道從哪裡找起,他朝著遠處另一座遺址跑去。

ㄧ跑到目的地他立刻放慢腳步,地上充滿著被踩踏過的紙飛機,在矮牆上放著一本厚度明顯變薄幾乎只剩一張紙和書皮,他走過去伸手拿了起來,翻開後只開見唯一一頁。

“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他立刻聯想到小時候讀過無數次的故事書,還有和那個少年說過的話。

他低頭看著被踩髒的紙,把只剩最後一頁的書放回原處,就像是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似的轉身便跑了起來。

從高處往下跳,靠著其他牆面當作跳板跳到另一邊最後安全落地,踢開了突然出現的怪物,拿出手槍朝另一隻開槍。

持續的奔跑著,直到那個人出現在眼前才緊急停下來,對方不吭一聲的拿著鐮刀指著他,隨後朝他衝了過來,un:c用槍身擋住朝他揮來的鐮刀,接著用力踢開了對方。

被踢開的人撞到牆面後又立刻爬起來追著他,再次揮舞著手上的鐮刀,刀鋒僅僅劃過了un:c的臉頰,鮮紅的血立刻從臉上滑落,用腳擋著又要揮來的鐮刀,un:c往後退後朝著對方的面具開了一槍。

為了不傷到人他刻意偏了角度,面具應聲整個破碎,但面具下的卻讓un:c瞪大了鮮紅的雙眼。

沒有頭的身軀,手上握著的鐮刀掉落在地響起了不小的聲響,失去頭顱的身體也倒在地上,un:c立刻衝到旁邊。

抱著沒有頭顱的身子,un:c抬頭看著四周期望能找到什麼,最後視線落在那個明顯和其他遇過的怪物完全不一樣的傢伙身上。

怪物身後的新月變得很大,顏色甚至不再是原本的而是腥紅色。

他想也沒想的朝著那個怪物還有那彎新月開槍。

槍聲響亮著,站在怪物後方的其他怪物化為粉碎,最後怪物本身也一同消失,空氣傳來破碎聲,新月宛如玻璃般整個碎裂。

手上的槍掉在地上,毫無氣息的身軀無法感受到任何生氣,就像是死了般,un:c說不出話,喉嚨變得相當難受,雙手不自覺抱緊了沒有頭顱的身子。

空氣有什麼在流動,他抬頭一看,本該消失的怪物再次出現,同時新月也再次出現。

然後他看見了對方手上的東西。

一直閉著的雙眼睜開來,然後無聲的用唇語說了什麼。

綠色的雙眼盯著他看。

*

「做了這樣的夢。」

「......這樣啊。」

はしやん用著一副你有事嗎的表情看著對方。

「話說跟天月最近的投稿很像呢......你乾脆也唱那首吧?」

「はしやん想聽我也是可以投稿的,只要你求我的話。」

「那還是算了,你別唱。」

「對不起我唱!」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大家好久不見了!

最近都要去學校上課沒什麼時間趕稿真的很抱歉Orz(土下座

昨天在學校胃突然抽痛起來,痛到整個人都在冒冷汗於是請假回家休息順便趕了一點進度今天總算趕出來了!(今天因為胃痛又請了一天假

有點脫離主題再加上我好久沒寫打鬥畫面了,一整個挑戰我,還有標題無能了我(´・ω・`)

下一篇是大家期待的花街!

然後うらた天使生日快樂!

生賀大估計是趕不出來所以就單純祝福了很抱歉qwq

那就是這樣,我要去吃胃藥了(爬走

這裡星嵐,下次見!

  24 7
评论(7)
热度(24)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