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间奏狂魔组】花街上的那份愛情《五》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久違更新

※劇情偏日常

※今天依舊是笨蛋情侶登場(不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如果他也喜歡un:c。

自那天開始はしやん偶爾都會思考著這件事。

他如果喜歡,那他們就會開始交往,接著做很多戀人會做的事,然後一直到生命的盡頭。

......真的會是這樣嗎?

替un:c換上新的藥後,はしやん把醫藥箱放回原來的位子,然後走到沙發旁坐下來,un:c立刻湊了過來。

「幹嘛?」

看著貌似不懷好意的人,はしやん瞪著隨時可能會對他毛手毛腳的傢伙,下意識的往旁邊靠了過去。

「可以親你嗎?」

紅色的雙眼緊盯著はしやん不放,彷彿只要一直看著他,他就會答應自己的要求似的,但顯然這只是un:c自己期望的,はしやん幾乎是下一秒就拒絕了對方甚至是用了嫌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真的不行?」

「不行。」

「可是はしやん說只要你答應就可以的。」

「我才沒那樣說!而且又不是在交往的情侶,親吻什麼的不覺得很奇怪嗎?重點是我們都是男人!」

「......可是我很喜歡你。」

看著相當認真的眼神,はしやん覺得自己的心跳頻率整個變得相當不正常,試著往旁邊更靠過去,un:c索性把人直接圈在沙發的最角落,幾乎無路可逃的はしやん就這麼面對著近得對方的氣息都能感覺到的距離,心跳的頻率變得更快。

幾乎和小時候的模樣相差許多的面孔,不再是當初那個看起來一副天真模樣的小男孩,現在在他面前的根本是比他在花街看過的任何一個男性都還要帥氣的男人。

上半身遠離著一直靠過來的臉龐,un:c乾脆伸手環住はしやん的脖頸拉向自己,臉整個埋在對方的胸口處,はしやん能清楚的感受到對方的心跳,幾乎和自己一樣高頻率的跳動著。

un:c在他耳邊呢喃著,金色的髮絲蹭著他的臉頰和脖子。

「性別是男是女有這麼重要嗎?」

「我喜歡はしやん,就只是這麼簡單的事。」

「當初約好的隔天我一直在等はしやん,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好多事想跟你分享。」

因為被人抱著無法動彈,はしやん靠著un:c的胸膛靜靜的聽著,想說點什麼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聽了這麼深情的告白還是不打算接受嗎?」

像是故意似的,un:c惡意的在他耳邊用著氣音說著,甚至輕笑了一聲,臉上揚起了壞笑,抱著人的雙手環的更緊了些,同時也讓對方靠他更近。

過了許久遲遲沒回應,掙扎了半晌,はしやん才悶悶的開口:「鬼才要接受......還有你抱太緊了!走開!」

推開一直抱著自己的傢伙,はしやん為了掩飾臉上突然浮現的淡淡紅暈而刻意低著頭。

剛剛有那麼一刻他真的想像過。

他或許真的喜歡un:c。

不像女性的力氣推著他,un:c識相的放開手往後挪開了彼此的距離,臉上依舊是不變的笑容,他知道現在就要はしやん喜歡上他根本是痴人說夢,他們從相遇到一起生活也不過才短短幾天。

雖然不知道對方在花街的情況是如何,un:c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他不希望為了滿足自己而傷害了はしやん。

年幼時遇見的那個男孩,家庭並不和諧、也不富有,但他看見的不是見到人就變得相當膽小的男孩而是比誰都還要堅強,非常溫柔的孩子。

他還記得當初他等了一整天,等到了晚上家人來把他帶回去時才放棄,隔天他又不死心的在原地等了一整天,最後的情況也是和前一天相同。

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想尋找對方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人住在哪裡,漫無目的的在約好的地點附近晃著,小小的身影在比他都還要高的矮牆、住宅間穿梭。

最後,那個人依然沒出現。

到了他開始升上國中後便不再去盲目的尋找著對方,面對幾乎晃了快一萬次的地點,過程中他有幾次都深信著就算再找下去人也不會出現,但他仍然堅持到最後一刻。

un:c笑了下,伸手揉了揉はしやん的頭髮,催促著他趕緊去睡,手拿起被放置在桌上一疊的公文來看。

はしやん睜著雙眼看著突然不搭理他的人,從沙發上起身後猶豫了半晌,最後他喚了對方的名字。

「un:c。」

對方如他所想的轉過頭看著他,然後他俯身,用手捂著對方的嘴、吻上了自己的手背。

全部過程只僅僅兩、三秒鐘,然後他便退開走進房間把門關上。

靠在門上,はしやん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根莖不對竟然會幹出這種事來,揉亂了自己的一頭黑髮,綠色的雙眼放空似的盯著地板看。

至少讓人得意一點也不錯。

這麼想著,はしやん以緩慢的步伐走到床邊、鑽進了棉被裡面。

整個人躲在棉被裡,想起剛剛的行為,はしやん覺得自己貌似幹了一件不得了的事。

非常的、不得了。

身子不由自主的縮了起來,儘管睡在比在花街那還要大的床上,はしやん的習慣依舊沒有改過來,就像是害怕受傷一樣,每次都把自己縮得小小的,明明床那麼大他卻只躺了三分之一的位置。

被留在客廳的人依然還沒完全清醒過來,腦海中午不斷重複播放著剛剛的跑馬燈,はしやん突然放大的臉龐。

明明並沒有碰到,un:c卻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被親了一樣,彷彿雙唇碰到了對方的,觸感揮之不去。

腦袋一時之間變得相當混亂,眼前的公文頓時變得相當模糊,字和字重疊在一起看不出原來的模樣,莫名變快的心跳讓他無法冷靜下來。

索性闔上用夾子夾著的公文,原本想要工作的心情一下子全沒了。

仰靠著沙發椅背,un:c覺得他現在整個人非常不好,完全冷靜不下來。

你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喜歡你啊,笨蛋。

*

隔天,un:c一大早醒來梳洗過後,弄了點早餐,然後現在,他遇上了人生一大煩惱。

他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前,手放在把手上卻遲遲不轉動,他僵在原地已經快十分鐘了。

張開了嘴巴卻不出聲,搖了搖頭決定等人出來而打算回到客廳,但走沒幾步又轉回來,然後又持續著跟方才沒兩樣的動作。

做了幾次深呼吸後決定開口叫醒人,聲音正要透過聲帶發出來之前,房門被猛然地打開來,讓他一瞬間把想說的話全吞會肚裡。

眼前的人頭髮變得有些亂糟糟的,還有點迷懵的雙眼覆著一層水氣,はしやん抬起頭看著高他幾公分的un:c,用著剛睡醒而有些沙啞的聲音開口。

「怎麼了?」

「...沒、沒什麼,早餐做好了快點來吃吧!」

說完便轉過身離開,搔著自己的頭髮,un:c從不久前開始就感到相當害臊。

被留在原地的はしやん看著突然變得措手不及的人,然後他笑出聲並開口:

「你那是第一次談戀愛的高中生嗎?」

「你才是吧!這麼沒防備的開門,不怕我親你嗎?」

「要是你敢我就揍你。」

「詛咒你沒人愛!」

「也只有你這奇怪的傢伙會喜歡我吧!」

「這麼奇怪的傢伙喜歡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想要跟對方理論而回過頭卻意外看見了不得了的畫面。

臉頰上的紅暈顯得相當明顯,沒被頭髮遮掩的耳根子更是不可忽視,綠色雙眸瞪著他的模樣意外的可愛。

他試著在炸毛邊緣的人面前開口:「喜歡你喔。」

「吵死了!」

果不其然則真的炸毛了,雖說這樣很可愛但他又再度挨了對方一拳,甚至是打在舊傷上。

事後un:c吃痛的跟人道歉後,在はしやん的怒視下他頭一次非常艱困的吃完了早餐,而現在,他正坐在沙發上讓はしやん替新的傷口上藥。

「......痛!」

「痛死你最好!」

「為什麼你要打在舊傷上面...」

un:c摸著被擦了藥膏的傷口,はしやん則是拍開他的手把創可貼貼了上去。

「啊、已經沒了。」

晃著盒子,はしやん看著un:c,盒子傳來說明書碰到盒子而發出的聲音,最後一個內容物已經貼在他臉上了。

他想著往後一定還需要,於是他開口:「那下午一起去採買一些東西吧?」

「......嗯。」

兩人換了件便服,穿上了外套,un:c穿好鞋子後站在玄關等待著はしやん。

對方顯得彆扭的走了過來,身上穿著類似襯衫的便服,搭配著到膝蓋的短褲。

這件是un:c背著はしやん偷偷買的,畢竟衣服只有T恤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至少un:c無法忍受。

「很適合你啦,有點自信吧。」

為了給對方打氣,他伸手拍了拍はしやん的肩膀,對方轉過頭看著他疑惑的問著:「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覺得我又更喜歡你了喔!」

「...果然還是換下來吧。」

「不行!」

兩人今天依然很吵。

《TBC》

※前篇→1234 後篇→6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大家晚安!

拖了大概兩個禮拜,是吧?!

先不說這個了話說橋橋生日隔天间奏立刻發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跳來跳去

有生之年能看見间奏發糖真的爽死了(躺平

昨天去了同人展買了不少東西,回到家整個睡死沒辦法趕文只好拖到現在才發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下一次發大概會是最後一篇了,花街能出到五也是出乎意料之外Orz

當初完全沒想過會有那麼多人看文,隨手打了腦洞的劇情就發上來了

下次就會是完結了,大概(咦

然後下一篇是親吻三十題!

這裡星嵐,下次見!

  30 20
评论(20)
热度(30)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