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甘党加湿器】我會去找你。

※請勿帶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天月“前前前世”衍生

※最下面有設定解說

※是甜食請放心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我啊,早在你前前前世就在尋找你了。

一路找到了這裡。

*

他大口喘著氣的在醫院小跑著卻又不想驚擾到在休息的其他病人,心裡頭想著那個人又不禁加快了腳步。

小心翼翼打開門,裡頭傳來的聲音讓他的動作頓了下。

「歌詞さん好慢!」

天月鼓起雙頰瞪著他,坐在病床上,眼神裡盡是對他的遲到有著滿滿的不愉快。

「抱歉,下次會早點出門的。」

騙誰呢,他明明很早就出門了卻遇上假日滿滿的人潮讓他等上了將近三十分鐘的電車,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人數稍微少了點的車搭上去後已經是中午的事了。

把住院需要的物品放在櫃子裡,歌詞太郎整理完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身體覺得怎麼樣?」

「今天的狀況很好喔!護士小姐這麼說。」

揚起笑容,像是為了向他表現自己的狀況真的如護士所說的那樣,天月高舉著自己的雙手。

「天月くん真的很有精神呢,不過不要扯到點滴啊。」

拉著他的手放在床上,確認點滴的管子沒被扯到後才又把手放開。

「吶,歌詞さん今天能出去嗎?」

「可是...醫生說過了最近不要外出比較好不是嗎?」

他苦笑的看著對方,原本笑容滿面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再次鼓起雙頰的天月呢喃著醫生和歌詞さん都是壞人這樣的話,卻依然安分的坐在床上沒有吵起來。

畢竟他自己也知道他現在的狀況真的不適合外出。

但有誰理解他只是想跟身旁的人一起分享著這個世界、天空、空氣,好多好多他都想跟對方一起度過而不是在這只有白色系的病房內乾瞪眼。

他不想要這樣。

每晚他都會坐在床上看著窗外佈滿在夜空中的星星,一閃而過的流行就像是在嘲笑他只能待在窄小的空間般。內心的不安、心情上的焦慮、還有,無法實現的願望,這一切都隨時隨地的在打壓著他,他每天都在害怕著死亡的到來。

他不希望什麼都還沒有發生就這樣死去。

跟大家一起唱歌、一起玩遊戲、一起吃飯、一起聊天......,更重要的是,他想跟歌詞太郎一起...一起......

「不會有事的。」

一隻手覆上他的,歌詞太郎溫柔的嗓音讓他抬起頭,因為長期彈吉他而長了繭的手緊緊握著他。

「我相信一定不會有事的。」

那句話彷彿像是救贖般,一股暖意湧上了心頭,印象中對方貌似也曾經這麼對他說過,感覺是好久之前發生過的,不變的態度還有語氣讓天月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好像......真的不會有事呢!」

「很好!我得打起精神來才行!」

看著逐漸開朗起來的人,歌詞太郎不禁安心下來,剛才握住不斷顫抖的手也平靜下來。

要是能永遠停在這一刻有多好。

*

那一天歌詞太郎並沒有來到醫院。

天月看著手機上顯示的字幕,今天是歌詞太郎的演唱會,瞞著歌詞太郎而偷偷訂了票,天月看著插在手背上的針頭,下定決心撕開了固定用的膠帶後咬著牙拔出了針。

忍著手上傳來的疼痛感,天月下了床換上了便服,戴上帽子,趁護士還沒來換藥之前天月偷溜出醫院。

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他只感到暈眩,但為了看見那個人的演出天月硬是乘上電車前往會場,在擁擠的車廂中,呼吸困難的感覺讓他相當不舒服,心臟隱隱作痛著。

好不容易熬過了痛苦的十幾分鐘,匆忙的下了車天月跟著人群走出車站,看著四周都是建築物的地方,他只感到相當不安,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幾乎是動不了,天月呆站在原地,明明不算炎熱的天氣卻讓他全身冒著冷汗,內心的恐懼逐漸擴大。

在演唱會開演的前幾天,他曾經向星星許願過,希望能看見歌詞太郎、希望能聽見他的歌聲。

視線變得模糊,天月感覺到自己倒在地上,一旁的路人紛紛靠了過來,有人叫喊著、有人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也有人呆愣在一旁說不出話,只是那些都不是他所想知道的。

他只想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

結束了第一首歌,歌詞太郎拿著麥克風向全體觀眾道謝,話還沒說完工作人員突然跑上台在他耳邊說了些話,隨後他丟下麥克風離開了會場。

“剛剛醫院的人打來說天月くん離開了醫院。”

“他貌似想來看你的演唱會結果病發昏倒在路上,現在正要送去醫院搶救。”

這些話讓他害怕起來,害怕起前幾世也曾發生過同樣的事如今又要再次發生。

他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最初見到天月是好幾世以前,那個時候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身為妖狐的他在某次和天月邂逅,他對對方產生了情感,而天月也喜歡著他。就在他以為他可以和天月攜手走到生命的盡頭時。

天月就這麼突然的病逝。

無法接受事實的他用盡了各種辦法,最後他做了最禁忌的打算。

他傳越了時空,見到了天月的下一世,然而結局再次重疊,於是他又穿越時空尋找對方,一路找到了這裡。為了天月,他花了最短的時間習慣現代生活、又花了最短的時間找到了對方。

可惜命運卻老是戲弄他。

他奔跑了起來,在來來往往的人潮中,看似漫無目的卻有著一定的方向,就像是他最初尋找天月的時候一樣。

尋著那個人的笑容,一路找了好幾世,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和對方邂逅。

“歌詞さん!”

“歌詞さん...”

“歌——詞——さん。”

“歌詞さん。”

呼喊著名字的那個聲音,腦海不斷回憶起露出各種表情的天月,生理淚水不自覺的從眼眶溢出,他隨意的用力擦拭掉模糊視線的淚水,發紅的雙眼讓他感到些微的疼痛。

不想要放棄而奔跑著、為了見到那個人而奔跑著。

「天月くん——!」

「天月くん——!!!」

他彷彿能聽見歌詞太郎的聲音。

緩緩睜開雙眼,儘管視線很模糊但他多少猜得到他現在人在救護車上,一旁的人員很緊張的看著車窗外,他的嘴巴被戴上了氧氣罩,他轉過頭看著另一邊的車窗,呼嘯而過的建築物無法停留在他的眼中,手碰著窗戶,一旁傳來了聲音他卻聽不清楚,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最後想起的仍然是跟歌詞太郎有關的事。

要來...找我喔。

「...歌詞...さん......」

變得無力的手失去重心而垂了下來。

「病患意識開始模糊了,開快點——!」

*

即便有關你的一切全部灰飛煙滅,我也不會迷惘的從一開始去尋找你。

不管經過了多久,我都會去找你。

所以,求你等我了。

「天月くん——!」

為了不讓同樣的事一再發生,歌詞太郎竭盡全力的奔跑著,心中的不安感,心臟傳來的疼痛彷彿告訴著他事實,即便不想去相信,他都知道自己的心中早有個底。

天月已經死亡的事實。

腳步逐漸緩了下來,直到意識到才發覺自己已經耗費了相當多的體力,甚至是超出了自己的極限。

已經......來不及了嗎?

“歌詞さん要來找我喔......”

最初天月死前緊緊握著他的手和他說了這句話後便失去了意識,到了下一世的天月也是說了這句話後便閉上了雙眼。

“如果是歌詞さん的話一定找得到我吧。”

他忘了是哪一世的天月對他說了這句話,長得一樣的面孔、揚起笑容的角度、還有總是吸引他的笑聲,這些因素變成了歌詞太郎每次尋找天月的條件。

“要來...找我喔。”

他邁出了步伐,儘管消耗了所有體力他仍然奔跑了起來,只為了找到那個人。

*

為了告訴你好幾億年的故事,我來到了這裡。

不管經過了多久,我會一直哼著這首歌去找你。

他總隱約覺得這會是最後一次。

「天月くん!」

走在前方的人回過頭,看見是他後露出了驚訝的眼神,熟悉的聲音喊了他的名字,他伸手緊緊抱著還不清楚狀況的人,對方只是紅著臉要他趕緊放開而掙扎了起來。

緊張的詢問著對方的身體狀況卻只得到笑聲,在他聽見天月說著他根本沒生病為何要住院的時候,心頭上的大石終於落了下來。

「......太好了。」

「欸?」

「我一直......在尋找天月くん...」

「找我?我們不是才剛剛分開而已嗎?歌詞さん好奇怪。」

「是嗎,我可能真的有點奇怪吧,不過這是事實喔。」

「但這要從很久以前的故事開始說起你才會理解吧。」

我啊,早在你前前前世就在尋找你了。

一路找到了這裡。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標題和後面結尾完全爛了orz

稍微解說一下,伊東原本是妖狐,但遇見了第一世的天月後決心要像個人類一樣活著而打算和神明交換條件變成人類之前天月卻突然病逝。

因為無法接受現實而穿越了時空,為了天月,伊東收起尾巴和耳朵,變得和人類一樣,而在最後一次穿越時空後神力也被消耗完而變成普通人類。

嗯...大概是這樣吧,非常亂的設定(´・ω・`)

整體來說也很亂就是了(´・ω・`)

電影真的很好看,去看了兩次都哭了;;

兩人在尋找彼此的橋段一直戳到我的淚腺QQ

真心推薦大家去看你的名字。╰(*´︶`*)╯

以上大概是這樣

這裡星嵐,下次見(。・ω・。)ノ

  42 7
评论(7)
热度(42)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