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甘党加湿器】星願(下)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 算是“君の知らない物語”的衍生

※私設有點多的一篇請見諒orz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幾縷陽光溫柔地透過窗戶照了進來,手機突然震動了幾下,打開查看才看見歌詞太郎傳過來的訊息。

“天月くん早安。”

“歌詞さん早安!”

“要一起去吃早餐嗎?”

“好啊!”

“那我等等過去你家。”

選了一個貼圖回覆過去,等了一會兒看見歌詞太郎傳過來的貼圖後才跳下床從衣櫃裡挑了一件便服換上,拿了裝著隨身物品的包包後才拿著鑰匙走到玄關,穿上了休閒鞋,打開家門走出去後才徹底感受到光線有多麼耀眼,轉過身將鑰匙插入孔洞裡,轉了幾圈確定聽見“喀”地一聲後才轉回去把鑰匙拔出來並收好。

站在門口好一陣子天月才驚覺到自己其實沒有必要這麼早就出來,就算走路過來也要花一點時間,但現在進去等好像又沒什麼意義,抬起頭看著變得蔚藍的天空,要不就稍微走走吧,才剛踏出第一步,耳邊便傳來熟悉的聲音。

「早。」

你穿著綠色的襯衫外套,裡面則是白色的便服,搭配著黑色的長褲,看著這樣子的歌詞太郎,天月感受到心跳不由自主地漏了一拍,完完全全亂了頻率。

「早、早安。」

「天月くん今天有特別弄過頭髮嗎?」

「嗯,稍微弄了一下。」

「是嗎,還不錯看呢。」

「還好啦,總之我們快走吧,有點餓了。」

推著歌詞太郎的背部,天月急忙的想要掩飾自己已經發燙甚至變紅的雙頰。

兩人到了位在天月家附近的早餐店,一靠近便能聞到各種香味飄了過來,找了一個附近比較少人的座位坐下後,天月看著上面的菜單猶豫著,而歌詞太郎只是坐在對面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在享用過早餐後,兩人便和昨天一樣到不同的地方逛了幾圈;當天月一看到有興趣的東西便會停下來觀賞很久,歌詞太郎也沒有任何抱怨而是聽著對方講述著很多事。

我想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吧。

天月這麼想著,俗話說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約定好的時間。

兩人到了之後,其他人也接二連三地紛紛到場,確定人到齊後歌詞太郎才引領著大家走進店裡,挑了一個角落的位子坐下後,對方隨即坐到天月的旁邊。

「這裡沒人坐吧?」

歌詞太郎看著天月問道,而後者則是愣了一會才急急忙忙地搖頭,但這卻引來其他人的抗議聲。

「喂喂,主辦人應該坐中間吧。」

「我是覺得沒關係,就挑喜歡的位子坐吧。」

歌詞太郎揮了揮手要大家別那麼在意,隨後則是朝天月笑了一下,讓人感到對方一絲的調皮感;待其他人也坐好後,服務生才開始陸續送料理過來,看著桌上的菜色,不僅是擺盤就連香味也是非常能引起食慾。

用餐過程,幾個人不妨會聊上幾句,整個空間都能聽見各式各樣的聲音,而天月則是聽著這樣的聲音一邊用餐。

「對了,吃完之後有誰想去看星星?」

歌詞太郎突然這麼開口,原本有些吵雜的聲音一瞬間安靜了下來,全部的目光朝著這裡看了過來,而天月也是聽見這句話後停下了動作一同看向對方,而本人卻絲毫不在意大家的目光繼續說著:「想去的就舉手吧。」

現場沒有人舉起手,環顧了一下整個場面,天月放下手中的餐具,默默地舉起手,大家的目光又紛紛往他這裡看過來。

「難得的機會,我想去看看。」

天月這麼說著,看著對方,歌詞太郎只是笑了一下,緊接著也有幾個人舉起手,最後將近有一半的人要去,另一半的人大多都是想去卻無法去,只有少數人覺得很無聊而不想去的。

「那吃完之後我們一起過去吧。」

剛剛舉起手的人紛紛點頭,然後又繼續用餐。

結束了同學會後,歌詞太郎引著天月和其他人到了一個附近沒有燈光的山丘,早已準備好手電筒的歌詞太郎為大家照亮了路面,拉下背包拉鍊裡面裝的是一組組裝式的望遠鏡,將望遠鏡組裝好,穩穩地架設在地面上後歌詞太郎看著鏡頭調整著。

「好了,要看的就來看吧,不過別動到望遠鏡喔。」

對方一說完,幾個人紛紛湊上前去,而歌詞太郎則是坐到天月旁邊抬頭看著難得一見的星星,看著對方的側臉,天月不自覺的開口問道:「為什麼歌詞さん會想要來看星星啊?」

「因為天月くん之前不是說過如果有機會想要去看星星嗎?」

「多久的事了,我都忘了你怎麼還記得。」

騙誰呢,這句話他明明記得,只是……最讓他訝異的是記得這句在平凡不過的話的歌詞太郎,那就好像對方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似的。

「那一定是天月くん太健忘了……啊!你看!」

歌詞太郎伸手指著天空上明亮的其中一顆星星。

「那是天鵝座!」

手指比劃著,順著視線看過去,彷彿真的能看出一隻天鵝般,往旁邊看過去,天月也興奮地指著旁邊的那顆星。

「那顆就是織女星吧!那牛郎星在……咦?」

疑惑地尋找著夏季大三角的第三顆星,但不管怎麼看就是看不見那顆本應出現的星星,僅僅只有天津四和織女星連在一起的一條線,歌詞太郎低聲的呢喃著大概是被雲擋住了吧,天月有些失望地看著閃耀著光的織女星,下意識地開口:「這樣下去,織女又會孤單一個人吧。」

聽到這句話歌詞太郎只是轉過頭看著坐在身旁的人,完全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視線而抬頭看著平日無法見到的星星,內心祈禱著雲散去後能見到第三顆星,在歌詞太郎打算開口之前有人先行講了什麼。

「啊!是流星!」

「真的耶!要快點許願!」
 
「我想要變瘦!」

「我想要賺大錢!!」

「我想要女朋友──!」

「去二次元尋找真愛吧你。」

隨後響起了大家的笑聲,天月和伊東也和大家笑得一樣開心,在冷靜下來後後者看著前者開口問道:「天月くん不許願嗎?」

就像是帶有笑意的眼神看著他,貌似在期待著什麼的歌詞太郎在說完這句後就沒有下文而是等著天月開口。

——我想待在你的身邊。

心裡不斷大喊著,但嘴巴卻吐不出任何一個字,只能抿著嘴什麼也不說,看著這樣的天月,歌詞太郎才決定要開口:「沒有嗎?」

儘管腦袋裡閃過各種漫畫情節,天月確實知道現在的確是和對方說清楚的好時機,他心想著要是對方答應了……

要是他真的答應了——

天月搖了搖頭,苦笑著對歌詞太郎開口:「沒有……呢。」

“現實是殘酷的。”

儘管那天的事有多麼美好,但那一切就像是夢境般,既美麗卻又讓人痛苦。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年,伊東和天月說他想要去看流星,見對方這麼興奮的樣子,天月卻故意裝作沒興趣的樣子拒絕掉了對方的邀約,畢竟只有兩個人實在對心臟不好,尤其在天月發現自己又變得更加喜歡歌詞太郎之後。

但到最後他還是回到那一天的山丘,心裡想著各種理由說服自己並不會在這裡遇見人,因為對方當時也沒說要去哪看,所以他才想事情應該不會那麼湊巧。

「……不可能吧。」

他苦笑著,抬頭看著比那天變得更加亮眼的星空,這次卻無法分辨出夏季大三角的那三顆星。

拿出手機查看時間,再過七分鐘就要十一點了,看著唯一的道路,天月搖了搖頭,如今他還在期待著什麼嗎?

「哦?原來天月くん你來了啊。」

要是這不是奇蹟,還有什麼是奇蹟,這個場面讓不禁想起高中曾讀過的某一篇課文,那是一個女性作家寫的,印象中最深刻的是課文中的某一句話。

“噢,妳也在這裡嗎?“

簡單的一句話,便深入人心,當初看見這句的時候還覺得沒什麼只是一句在平凡不過的話而已,但現在,天月覺得他好像可以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有多麼美麗了。

歌詞太郎走到天月旁邊,兩人便坐在地上和那時候一樣抬頭看著滿天空的星星,隨即一顆流星便一閃而過。

「天月くん不會又不許願了吧?」

伊東看著他,眼神透露出來的溫柔讓人不禁想要在多注視幾眼,天月揚起笑容,忘了是在哪裡看過的一句話,那句話是這麼說的:

“星星會承載著你的願望飛往盡頭,所以,許願吧。”

「有喔,我希望……」

天月看著對方,伊東的眼裡確實的映著天月的身影,映出了那時老是追逐著他的身影,就這樣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季節,一直追逐到現在,天月心想如果現在迎來了下一個季節對方會想起那個季節時的他們嗎?

為了歌詞太郎的事笑著也好、哭著也好、生氣著也好、緊張著也好……那都是天月喜歡著對方的所有證明。

現在,我的眼眸裡是否也映出你了呢?

「織女能和牛郎相遇。」

歌詞太郎明顯愣了一會,緊接著笑出聲,這立即引起天月的不滿,有些生氣地瞪著對方,語氣不太好的開口:「笑什麼啊,我可是很認真的耶!」

「抱歉抱歉,因為沒想到會和我的願望一樣。」

歌詞太郎這麼說著,不知為何天月感到一陣鼻酸襲來,心跳不斷加快速度,原本好好的頻率在一瞬間被打亂,他知道這不是告白,但就是莫名覺得想哭,視線變得有點模糊,眼淚就這麼累積在眼眶等著對方開口——

「我希望牛郎能遇見他的織女。」

──《星願》●完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懂我想表達的意思😂

感覺沒結局不過實際上是有的,雖然有可能是我表達能力太差...zz

另外加了一點沒有打在校刊上面的情節,沒有很多,幾行而已orz

沒有人想投下一篇的cp嗎,沒有我就自己選囉囉囉囉囉(ºωº;≡;ºωº )

1. 间奏、さかうら

2. しません

這兩篇沒意外可能會是今年的最後兩篇了,沒意外的話😂

話說最近很冷大家要記得保暖喔(; ・`д・´)!

以上!

這裡星嵐下次見(*´ω`*)

  34 3
评论(3)
热度(34)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