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對於不起眼的我而言,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浦島坂田船】うらた的夢遊仙境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cp向注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愛麗絲夢遊仙境改編

※うらた女裝有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うらた完全不想知道自己的處境。

不適合於發育良好、身高不高的正常男性的連身洋裝,裙擺還鑲了蕾絲邊,頭上不知道為何被戴上了大大的蝴蝶結,還有高過膝蓋的過膝襪及黑色皮鞋。

うらた相當無言甚至滿臉黑線的看著水中倒影,自己的模樣簡直可笑到了極點,他已經完全不想多說任何一句話了只覺得眼前的衝擊實在太大讓心好累。

大概是夢吧,雖然心裡是千百個不願意,但他也不可能直接在夢境、在這種地方直接裸體吧?!

無奈之下只好暫時穿著這件一直讓他覺得下面涼颼颼的洋裝,幸好裙子裡還穿著一件短褲才不至於會讓他羞恥到想哭,至少現在是不用擔心會走光的問題了。

才剛轉過身想找回家的路卻看見一副奇景。

一隻狸貓現在正用著兩隻腳在奔跑,至於空出來的腳,或者是手正拿著懷錶,小傢伙邊看錶上的時間邊往前跑著。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過跑步的模樣很可愛就是了,うらた看著狸貓心裡這麼想著,隨後搖搖頭提醒自己現在還有正事要做,但環顧四周也沒有人可以問路,自己也好奇小傢伙到底在趕什麼,好奇心驅使下うらた決定跟著狸貓跑。

幸好狸貓的步伐不大他一下子就能追到,但接下來他卻看見小傢伙跳進了一個洞裡,這讓うらた馬上停下來。

「裡面全是黑的啊……不會有事吧?」

端倪著黑得看不見底部的洞,うらた躊躇了很久一直遲遲不跳進去。

「哇啊!?」

猶豫不決的時候原本跳進去就不見人影的狸貓突然從洞裡探出頭來看著他,小手敲著懷錶示意他正在趕時間,隨後又躲回洞裡。

「等等啊!……好吧……」

深呼吸後閉上雙眼跳進洞裡,因為摔到地上而再次睜開後眼前的景色和剛才貌似是森林的地方不同,眼前的景色完全是在室內,疑似是大廳的地方,但四周卻有大大小小的門,門把上全都上了鎖,惟獨其中一扇小門是打開的。

うらた看著狸貓跑進了那扇門後把門給重重的關上,他甚至還聽見了從另一邊把門鎖上的聲音。

「不是吧?!」

うらた跑到那扇門面前,礙於門太小他只能蹲下來用食指試著推開那扇門,不管施多少力氣去推木製的門就是毫無反映,不打算繼續浪費力氣うらた索性坐在地上思考著他方才進到這裡時產生的熟悉感。

首先他是在夢中沒錯,再加上這種情境還有自己身上的服裝,要是他想得沒錯這大概是某個童話故事裡的內容吧?

「愛麗絲嗎……」

嘴裡呢喃著某個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心裡抱怨著為什麼會是這種劇情,隨後又慶幸還好不是灰姑娘或是白雪公主之類的童話,否則可能不是被後母跟姐姐虐待就是被毒蘋果毒死。

回想著故事裡的情節,想到貌似有過一段身體變大變小的事,うらた立刻站起來往唯一一張桌子上看,桌上確實放著一把鑰匙跟一杯飲料。

沒記錯只要喝了這個身體就會變小吧?

うらた看著飲料回想著曾經聽過的童話故事,身體變小雖然能穿過那扇門但因為拿不到鑰匙只能吃甜點讓身體變大,但最後卻大到幾乎擠滿整個大廳。

「總之先把鑰匙插到門把上吧。」

將縮小版的鑰匙插入門把,うらた回到桌子旁拿起那杯飲品,謹慎的喝了一口後身體確實產生了變化,但卻不是和自己所想的變小而是變大。

「為什麼啊?!」

頭碰到了天花板,因為一直變大的關係只好從站姿勉強坐在地上,沒辦法把腳伸直而只能彎曲著,うらた這下也沒辦法碰到那扇門更別說是穿過去了。

「這下要怎麼辦啊……沒記錯是要哭讓這裡淹水吧?」

但現在這個狀況叫他怎麼哭啊!

可是不哭他現在又動彈不得,うらた只好回想一些曾讓他難過到想哭的事,例如曾經他以為坂田不喜歡他想和他提分手的時候,那時他幾乎只要想到坂田就會不自覺的哭出來、胸口總是一陣難受。

想了很多視線開始如自己預期的模糊,在第一滴淚水滴落後接連著第二、第三滴,直到整個室內充滿他的淚水他看到一把扇子飄在水上,他立刻拿起扇子,身體也馬上變小。

身體能自由行動後うらた立刻游向那扇門,途中還遇見了故事中的角色,一隻在游泳的老鼠。

哇啊……老鼠真的在游泳。

うらた看著努力划手前進的老鼠,心裡不禁佩服對方的姿勢很標準,對方注意到他的視線後還轉過頭來和他搭話。

「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愛的動物是誰嗎?」

「呃……貓?」

「才不是!」

「唔嗯……狸貓?」

「為什麼又是貓啊!」

「……哆啦a夢?」

「誰啊!算了不跟你說了!」

說完這句話老鼠氣憤的快速游走,只剩下うらた一人,心裡只覺得莫名其妙,明明他說的動物都很可愛啊,難不成對老鼠來說最可愛的動物是自己?

怎麼有這麼自戀的動物啊……,這麼想著,正當うらた打算繼續前進時才發現四周有一群動物在岸邊盯著他,其它跟他同樣在水裡的則是包圍著他,令他訝異的不是被一群動物包圍而是突然轉變的場景,原本的門也不見只剩下牆壁。

想起這也是劇情裡的一部分他只好默默上岸,聽著幾隻長得可愛的兔子在討論要如何弄乾濕漉漉的毛,うらた湊過去建議可以用吹風機吹,則兔子卻全轉過頭用著疑惑的眼神盯著他看。

啊……牠們不知道吹風機這種方便的東西吧,想了一下他直接放棄思考跟兔子們說你們就坐在火的旁邊把毛烘乾吧,聽到他這麼說,兔子看了看夥伴緊接著討論起該如何生火的問題,うらた覺得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就立刻退得遠遠的。

退到一邊後他聽見老鼠和一隻鳥正個別說著他聽不懂內容的演說,看著其它動物聽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他也不好意思說很無聊這樣的話,想了一下故事裡的劇情後他決定做出這個舉動。

看著沒有一隻動物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笑了下,然後——

喵。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貓!」

「大家快跑!!」

「貓要來吃我們了啊——!」

他開始覺得這個夢挺有趣的。

*

離開原本的地方後,うらた看見了當初把門鎖上的狸貓,小傢伙貌似正在找什麼,一見到うらた便指著一旁的房子。

「是要我進去找東西嗎?」

沒記錯應該是手套和扇子吧,見狸貓點了點頭後うらた沒多說什麼便走進屋裡,花了一點時間找到手套和扇子後うらた看到一旁的桌上放著幾塊餅乾。

想起主人公就是因為吃了餅乾身體又變大的關係,うらた直接拿著東西走出門順利交給狸貓後對方有禮貌的和他鞠躬道謝緊接著又匆匆忙忙的跑走。

來不及攔住對方,うらた只能看著狸貓拖著大大的尾巴離開。繼續往前走後他看見一隻毛毛蟲坐在一朵比他還高還大的蘑菇上,抽著水煙、眼神慵懶的看著他。

「午安。」

毛蟲突然向他搭話,為了表示禮貌他也回應了對方,看著周遭完全是放大版的景色,うらた才突然反映過來其實是自己變小了。

「你在煩惱什麼嗎?」

「欸?……也不是什麼事。」

其實他現在的確挺煩惱要怎麼讓自己醒來好結束這場夢的。

「繼續往前的話會遇到預料之外的事喔。」

「預料之外?」

難不成是故事裡沒有的情節嗎?在怎麼說熟睡中的他也不具備寫故事這項特質吧?

正想問個清楚時原本待在蘑菇上的毛毛蟲突然變成了一個蛹,隨後一隻蝴蝶破蛹而出。

「對了,把蘑菇吃掉的話會長高喔。」

留下這句話,擁有藍色翅膀的蝴蝶便拍動著大大的翅膀離開。

うらた抬頭看著巨大版的蘑菇,雖然對方是這麼說但想起故事劇情他只拿了一小塊便繼續往前走。

越走越深入,原本的道路也從一條變成了許許多多的岔路,原本的蘑菇林也完全變了一個模樣,幾乎看不見光的森林密集得一絲光線都無法透進來,儘管知道這是夢境但對於自己所處的地方還是感到相當不安,うらた小心翼翼的前進著。

「嘻嘻嘻。」

這時突然冒出的笑聲讓他背脊發涼,抬頭一看卻看不到任何一個身影,不安的繼續前進,那陣笑聲又突然出現,うらた覺得很恐怖直接跑了起來,直到眼前突然晃出一條尾巴嚇得他往後跌坐在地上。

「哇啊啊啊——!」

「嚇到你了嗎~?」

抬頭一看,有著一頭紫髮,眼睛下的淚痣讓他熟悉不已,惟獨應該要是人類的耳朵現在卻變成了貓耳朵,上面還穿了耳洞,他一看就知道對方是誰。

「まーしぃ?!」

「まーしぃ?這個人是誰啊?」

「欸?」

看著疑惑的盯著他的人,うらた一時之間無法讓混亂的腦袋冷靜下來。

「我可是柴郡貓喔,才不是你說的那個まーしぃ呢。」

應該是志麻的人糾正他方才喊的稱呼,隨後又揚起笑容慵懶的坐在樹上看著他,悠閒到他能聽見對方在哼歌。

至於哼什麼,他不確定真正的故事裡有沒有但他確實聽見了哆啦a夢的主題曲……

「那你有看見一隻狸貓經過這裡嗎?」

只好拿因為是在夢裡所以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這種藉口打發掉自己不斷吐槽的心理,うらた整理好思緒後開口詢問對方,但卻得到一個非常模糊的答案。

「狸貓?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看著不太正經的人,うらた想起了貓在故事裡一直是個不太正經的角色,雖然整個故事裡感覺沒一個角色是正常的。

「對了你想不想參加茶會呢?」

是瘋帽子的茶會吧,他心想,但還是要裝模作樣一下。

「茶會?」

「往前走就到了喵。」

志麻晃了晃尾巴,趴在樹上指了指前方有著光亮的地方,隨後身子逐漸消失只留下尾巴在半空中晃啊晃的。

「記得幫我向茶會的主人問好喵!」

「茶會的主人?」

看著那條尾巴,隨後原本消失的志麻又突然出現在樹上,雙眼盯著うらた看,被人這麼盯著うらた這時也才發現眼睛的顏色不是原本的紫色而是黃色。

想說點什麼卻被拋來一顆鈴鐺,及時接住後抬頭一看發現原本待在樹上的人不見了,只剩下聲音還迴盪在森林裡。

「把這個交給他吧,順便跟他說是一隻貓送給他的。」

「好了,快前進吧愛麗絲~」

貓的笑聲響遍整座森林,儘管心裡還有疑惑但うらた也只能把鈴鐺收好後朝不遠處的光亮前進。

「因為主人不喜歡我接近那裡所以沒辦法找你玩呢。」

嘴上雖然呢喃著有些哀傷的話但臉上的笑容卻絲毫不減,貓晃了晃尾巴隨後又消失在森林裡。

*

走出森林後うらた確實看見了一張長桌,周圍擺了幾個不同造型但看起來卻很高級的椅子,而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的人頭上帶著白色高腳帽,帽子邊緣用花裝飾著,整體看起來非常高貴。

「歡迎你的蒞臨,愛麗絲。」

就連帽子的主人的聲音也是好聽到非常耳熟。

……嗯?耳熟?!

「センラ?!」

看著他訝異的目光,本人只是笑了一下隨後說自己並不是センラ。猛然想起剛才志麻也是這麼對他說,一見到熟人就忘了自己現在在夢境裡,うらた趕緊開口:「你就是瘋帽子嗎?」

「瘋帽子啊……這名字聽起來不錯。」

うらた被這句話搞得一愣一愣的。

「我只是個普通的帽匠,因為某些原因被困在這個時間永遠都是下午四點的空間裡。」

「一直待在這裡不曉得喝了幾杯茶,還好有這幾個小傢伙陪我才不會感到孤單。」

手指著在桌上咬著餅乾的黃色狐狸還有待在牠旁邊的松鼠,以及一旁看上去非常慵懶、眼神相當惺忪的老鼠,還有坐在位子上一直朝裡面沒有茶的杯子裡放方糖的長耳兔。

「瘋帽子這個名稱大概是外面的人給我的稱呼吧,不過我很喜歡。」

疑似センラ的人拿了茶壺朝飄在空中的茶杯倒了茶後示意他挑一個位子坐下,うらた選了センラ旁邊的位子坐下後,裝著茶的杯子立刻飄到うらた的面前不再有任何動靜。

「這是紅茶,算是這個空間特製的吧,喝起來不會讓人感到苦澀。」

「謝謝。」

小心翼翼的拿起茶杯深怕它等等會突然動起來把紅茶往他身上灑,うらた喝了一口後說了聲好喝,坐在身旁的人也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啊!對了你有看到一隻狸貓經過這裡嗎?」

「狸貓?沒有呢,發生了什麼事嗎?」

うらた把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向對方說出來,センラ聽完沉思了一會接著回應他:「或許是去了王國吧,聽說那裡有活動,我等等也打算過去呢。」

「真的嗎?謝謝你!」

得知狸貓的目的地後うらた認為現在也沒閒暇時間讓他喝茶了,向人道謝後便匆忙的起身準備離開。

「啊、這個是し……一隻貓要給你的。」

從口袋裡拿出鈴鐺交給センラ,對方和他道謝後便離開了這個茶會。

等人離開後他看著手上的鈴鐺,他試著搖了幾下,看著毫無動靜的空間他不死心的又搖了幾次。

「別搖了!一直在耳朵旁邊響的吵死了!」

突然出現的人不滿的盯著搖鈴的人看,黃色的雙眼銳利得和不久前讓人感覺不正經的模樣差了許多,志麻晃著尾巴不滿的開口:「你明明知道主人討厭我接近這裡。」

「但你還是把鈴鐺給我了不是嗎?」

他輕笑著,紫色的雙眼看著被他的回覆弄得啞口無言的人,他一直都知道眼前的人只有在和他說話的時候才會擺出除了笑以外的其它表情,所以他在和人說話的時候語氣總會多幾分任性。

「那是因為你每次都說很孤單什麼的才會把鈴鐺給你。」

「……是嗎,謝謝你。」

他揚起笑容看著對方,原本晃著的尾巴突然停下來,就在他以為人要離開時,紫色的目光注視著人,對方搔著後頸,語氣聽起來像是對他的任性感到無奈似的開口:

「……我也要喝紅茶。」

「好的。」

*

花了一點時間走到了疑似王國裡的花園,うらた看見故事裡的人物,幾張撲克牌士兵正拿著油漆桶和刷子正刷在一朵朵的白色玫瑰上。

抬頭看著巨大的白色玫瑰被染上鮮艷的紅色,うらた這時才注意到自己現在小得跟螞蟻沒兩樣,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被撲克牌踩死。

想到曾經在毛毛蟲那裡拿了能夠變大的蘑菇,うらた從口袋裡拿出來謹慎的咬了一口後,身體如自己預料的開始變大,變成一般大小後原本在閒聊邊替玫瑰上色的士兵紛紛看見突然冒出的うらた,丟下手上的物品拿了背在身後的長矛後就一直追著人跑。

「哇啊——!」

為了不被矛傷到うらた盡全力的奔跑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就這麼一路跑進宮裡。

「有入侵者!站住!」

看著身後不斷追著自己的士兵不減反而增加了許多,うら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唯一能慶幸的是在夢裡體力不會受到限制,但身後的那群傢伙貌似也不會感到疲憊的樣子啊啊啊——!

不曉得會不會就這麼一路被追下去,他這麼想著,穿過迴廊跑進疑似又是花圃的地方,但景色又非常奇怪,看著疑似是被油漆染紅的玫瑰圍出的入口,附近也沒有別的能走的地方再加上身後的追兵越來越近,うらた只好硬著頭皮跑進去。

一進去就能看見被玫瑰叢所築起的一座高牆,上頭除了紅色玫瑰以外還佈滿許多刺,完全沒辦法從中穿越過去,聽到身後的追兵,也不知道正確的路是哪一條うらた只好憑感覺走。

「該不會是迷宮吧……?!」

跑了許久才突然意識到自己闖進了奇怪的地方,雖然聽得見追兵的聲音卻看不見人影,うらた只能判斷聲音的遠近再去選擇要如何走。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走到死路,他急得快哭了出來,一方面想趕快擺脫追兵另一方面則是想要趕快出去,往回走正站在岔路前猶豫不決時他聽見幾乎就在附近的地方傳來士兵的聲音,下一秒嘴巴突然被不明人士摀住,手被人拉了過去,他以為是被抓到而試著掙脫,然而耳邊卻傳來他最熟悉的聲音。

「噓,我帶你離開這裡。」

是坂田的聲音……!

うらた回過頭確實看見印象中坂田的模樣,紅髮、紅眼,完全就是自己所認識的坂田,一看見人うらた開心的哭了出來,坂田見他突然掉淚反而整個人變得慌張起來。

「欸……等、等等,你怎麼突然哭了?!」

手足無措的坂田東張西望了下發現沒人追來後只能看著這個突然哭出來的人,情急之下他只好先把人擁入懷裡安撫。

「好了好了,別哭了愛麗絲。」

大概是害怕到哭出來了吧,坂田這麼想著。

被人抱著的うらた在聽見這個名字後突然清醒過來,抬頭看著眼前的坂田,雖然是平時的模樣但眼睛下方卻多了一個愛心的印記,身上的服裝看起來比之前遇到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高貴許多,頭上更是帶著一頂皇冠。

「你該不會是……」

「嗯?我是這個不可思議國度的國王喔。」

*

うらた不知道自己是帶著什麼心情下醒來的,坐起身後身旁的坂田也醒了過來,睡眼惺忪的第一句話就讓うらた感到錯愕。

「我怎麼好像夢見了うらさん穿著女裝……」

不過很可愛就是了。

「那才不是女裝!裡面有安全褲!」

「但那是裙子啊……嗯?う、うらさん你怎麼知道我在說什麼……難不成?」

「……我要睡覺了晚安。」

「現在是早上啊別睡了!」

*

另一方面。

志麻和センラ幾乎是同時醒來,看著身旁的人志麻下意識的開口:「我怎麼夢到センラくん一直在喝茶……」

「我也夢到志麻くん長了貓耳跟尾巴……這麼說來我好像還有夢到うらたさん呢。」

「我也有夢到,可是我好像是叫他……愛麗絲?」

聽到這個名字センラ下意識的看向身旁的人,貌似也知道他在想什麼的志麻也轉過頭看著他。

他們大概都做了同一個夢吧。

「等等去問坂田他們吧。」

「也是呢。」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我越來越佩服自己的腦洞了orz

解釋一下柴郡貓和瘋帽子的關係既不是戀人也不算是朋友,大概算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這種曖昧關係吧?

內容有些地方也沒有照著原故事走,後面也是完全改掉,希望大家看得還喜歡😫

然後哆啦a夢單純只是私心(幹

不知道還會不會寫這種童話改編的,打起來還蠻歡樂的(´・ω・`)

莫名喜歡うらた回答老鼠的問題那一段(́◉◞౪◟◉‵)(沒人問你

話說我今天早上是被冷醒加上過敏醒的……😢

以上

大家早安(*゚▽゚)ノ!

這裡星嵐😊

  46 5
评论(5)
热度(46)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