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嵐(っ・ω・)っ

群星在無止盡的星圖中相互輝映,它們乘載著無數個希望劃破天際線降臨於此。
而這,就是你我相遇的原因。
你是星辰,亦是希望。

寫甘党/间奏/さかうら/しません
是個文筆渣
登登登(っ・ω・)っ(X

↓↓文章懶人包走這↓↓
http://n123537511.lofter.com/post/405521_bbb5e54

 

【甘党加湿器】對不起剛剛那些話都不算數行嗎?

※請勿代入三次元,此文與本人無關

※嚴重OOC注意

※設定架空注意

※復建用

※意外被投了直球而炸毛的天月有

※雷者請按上一頁

※請下滑食用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天月鮮少接受電視台的採訪,除了上節目以外只要攸關會泄漏隱私的邀約一概被他回絕。

睜開惺忪的雙眼看了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難得的休假日拿來補眠再適合不過,正打算把手機放回去回到被窩裡繼續睡下去的同時玄關傳來了擾人清夢的門鈴聲。

大概是快遞吧,他心想著,正打算壞心眼的忽視掉吵鬧的門鈴而閉上雙眼後過了幾秒猛然睜開,腦袋一瞬間想起了什麼。

不對啊他最近根本沒訂東西哪來的快遞?!

急急忙忙跑下床,用手指梳理著亂糟糟的頭髮,跑向玄關後小心翼翼的朝貓眼看了看,下一秒的反映立即表現出他忘了一件相當重大的事。

——他完全忘了今天有採訪。

腦中想起這次有個無論如何都推不掉的邀約,勉為其難的答應了電視台的採訪後雖然被清楚告知了採訪日期,但天月說到底是個會忘了錢包、忘了手機的人,會忘記如此重要的一天想必也不是稀奇事。

「天月さん!我們是電視台的人,請問您在家嗎?」

「不、不好意思請等我一下……!」

內心感到一百萬分的羞恥,天月說完後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換了件衣服後衝到客廳查看是否有任何髒亂,確認過後才走到玄關,深吸了口氣後謹慎地將門打開來。

「你好,不好意思久等了……。」

「啊,哪裡哪裡,突然來訪打擾到天月さん的睡眠我們才感到不好意思。」

看著那笑意滿滿的表情讓天月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唔……睡過頭這件事可以不算數嗎?」

「當然,我們會適當剪輯的。」

主持人此刻的笑容意味深長得讓人感到背脊一陣發寒。

請人進到家門後免不了要到處看看、到處拍攝一下, 天月緊張兮兮的邊介紹邊擔心自己是否有出醜的地方,可他沒忘自己是個一緊張就會說錯話的人,在擔心之餘他終究還是說錯了幾個字,本人甚至毫無自覺直到被人提醒後才感到羞恥的掩著面,在主持人和攝影機的視線下天月只能慌張地用手比劃出一個大大的叉型嘴裡說著這個不算數,然而主持人只是給予一個笑容說我們會適當剪輯。 折騰了一會,最後選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接受採訪。

「話說天月さん私底下給人的感覺不一樣呢。」

「欸?是嗎?」

「嗯,和照片的帥氣感相比私底下給人的感覺反而稚氣了許多。」

「是這樣嗎……」

打從緊張感自心底湧出,吞嚥口水這件事就變得困難起來,天月坐在沙發上,不自覺冒出的手汗讓他不斷抓著沙發的布料或是抱著放在一旁的枕頭。

他覺得自己大概是緊張過頭了。

幸好接下來的訪問內容都是他能好好回答的問題,至少目前是如此,自己一定是想太多了,電視台是不會刻意刁難人的,正當他這麼想而感到能夠放鬆心情面對接下來的採訪時對方提出了他不太願意面對的問題。

「我們募集了許多粉絲的問題,大家都很好奇天月さん的感情狀況,請問能透露一點消息嗎?」

「……可能沒辦法,畢竟我在這方面沒什麼經驗。」

擺出一貫的笑容,在腦中想好了回覆的內容,整理好情緒後才以平淡的心情說出口。

「欸、真的嗎?一點點也沒有嗎?例如初戀?」

他笑著點頭。

「……那請問脖子上的那條項鏈是?」

「這是他送我的……」

……。

他伸手摸了自己的脖子,沒有戴任何物品。

啊。

「請您老實說吧。」

主持人燦爛的笑著。

完美的對策就這麼敗在自己手上了。

*

天月花了點時間調適心情,對方當然也非常有耐心的等待著,看著不斷抹臉呢喃著什麼,主持人看著也只是笑了下,這個人真的和在拍雜誌時不一樣呢。

非常可愛。

好不容易整理好思緒採訪才又繼續下去,面對還沒回答但也不太想回答的問題,天月再度陷入絕境中,思考了下他決定先說出項鏈是在何時送的,當時的情況是如何他也一併說出口。

「那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照天月さん剛剛說的內容想必是一位相當溫柔的人吧。」

「啊、是的,他的確非常溫柔,但偶爾也有出糗的時候。」

「他很喜歡唱歌,每次他都會彈著吉他清唱,還有他很喜歡貓,是個十足的貓奴,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被貓給比下去了。」

「但是我很喜歡這樣子的他。」

「……啊!剛、剛剛說了很多奇怪的話……」

原本說得渾然忘我,然而在想起還在採訪中時緊急打住,雙手對著鏡頭揮啊揮的,好像這麼做剛剛的所作所為都能不算在內似的。

「這段不算……!」

「我們會斟酌刪減的。」

主持人笑著這麼說道。

「看天月さん剛剛的表情您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呢。」

「啊……其實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了……」

「欸?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工作的緣故很難抽出時間,假日也不一定是休同一天,所以就稍微變得疏遠了。」

天月苦笑著,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用著什麼樣的表情在敘述這件事,又或者是一副淡然的模樣也說不定。

但他能感受到自胸口傳來的苦悶感。

在這件事上沒有誰對誰錯,只是彼此剛好都有共同的藉口去應對這件事。

說好聽點是應對,說直白點他們只是在逃避罷了。

面對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即便是說了謊也不見得會有人知道吧,可假如他說了真話呢?

又有多少人懷疑?

「天月さん?」

「啊、對不起,請繼續吧。」

*

看著桌上散亂的紙張,上面用鉛筆寫了各式各樣的字,眼神專注的盯著每張白紙,手上的筆正打算在其中一張寫點什麼卻被一旁忽然震動起來的手機給制止,隨後響起的是耳熟能詳的手機鈴聲。

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聯絡人,拇指按著螢幕上的圖示往其中一邊滑過去。

「喂?un:c?」

『快點把電視打開。』

「欸?」

『快點節目要開始了!』

在對方的催促下他急忙的翻找不知道被他丟去哪的電視遙控器,好不容易找到順帶將電視打開後轉到un:c要他看的某一個頻道。

節目剛好開始,看著主持人對著鏡頭說了點話後將擋住背景的身子移開他才看清楚那究竟是哪裡。

“天月さん!我們是電視台的人,請問您在家嗎?”

禮貌性的問句,女子的聲音喊著他熟悉的名字,隨後……

“不、不好意思請等我一下……!”

雖然門沒被人打開但能清楚聽到從裡面傳出來的聲音,他的目光幾乎停在節目上。拿在掌心裡的手機還顯示著通話中,un:c見人沒打算開口說話也沒有催促反倒是笑了下和人說你慢慢看啊,然後識相的結束通話。

將手機放到一旁,歌詞太郎專注的看著節目,似乎是睡過頭而拖了一點時間門才被人從裡面打開,天月露出羞澀的笑容邀請主持人進到家門。替住家的擺設做了介紹,雖然面帶著笑容但他還是看得出對方當時非常緊張。

即使過了這麼久他還是沒忘過對方緊張時的小動作。

介紹完住家後是一些基本的採訪,天月的回答和他所想的幾乎完全一致,歌詞太郎不由得開心起來,一方面是出自於自己的私心,另一方面則是天月不變的理念一直和他所知道的天月一樣沒有改變過。

“大家都很好奇天月さん的感情狀況,請問能透露一點消息嗎?”

他知道採訪內容多多少少都會詢問感情方面的問題,但真正聽到這個問題時歌詞太郎腦中倒是一片空白,和前幾個問題馬上就能想到對方會如何回答不同這次他並不知道對方會如何回答。

“……可能沒辦法,畢竟我在這方面沒什麼經驗。”

看著嘴角揚起的弧度相當勉強,雖說多少還是能猜到對方會這麼說但聽到的當下還是感到難過。

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目光放在螢幕上,看著女子先是對此感到驚訝,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坐在沙發另一邊的天月,試著套了對方的話後天月才表現出像是投降似的開口:

“他很喜歡唱歌,每次他都會彈著吉他清唱,還有他很喜歡貓,是個十足的貓奴,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被貓給比下去了。 ”

“但是我很喜歡這樣子的他。”

看著說完這句話後緊接著急忙揮手說了不算數這樣的話,歌詞太郎看了也只是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聽到這樣的話這叫他怎麼能不感到幸福呢?

之後又問了幾個私人的問題,然後是一小段的清唱據說是給觀看的觀眾福利,即便是廣告時間他也沒打算轉台而是一直等到節目開始。

“那麼最後天月さん有話想對那個人說嗎?”

“欸?這個……”

大概是不會說吧,歌詞太郎這麼想著,拿起被他放下的筆打算在節目結束後繼續原本被迫停下的工作。

“……雖然不知道你會不會看到,但希望你能繼續唱歌。”

“就算沒有聯繫也沒關係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睜大著雙眼看著電視螢幕,歌詞太郎沒想到天月會這麼說,手上的筆又再度被人放下。

畫面顯示著天月站在舞台上的畫面,音樂播放著被他當作鈴聲的曲子,然後看到下一秒的畫面歌詞太郎忽然想起了什麼。

*

“你有什麼話想對天月さん說嗎?”

“有,我很喜歡你的歌聲,希望你能一直在舞台上閃耀著,繼續唱出屬於你的曲子。”

“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天月眼睜睜的看著畫面上那名男子,熟悉的面孔令他手上的手機從掌心掉到盤起來的腿上,幾乎是和他說了相同的話,臉頰上逐漸染上了緋紅,加速的心跳令他不能自我,從嘴邊發出的支支吾吾的聲音無法傳達出本人想說的任何一句話。

下一秒想起了什麼急忙拿起手機找起聯絡人,看到要找的名字後立刻點開來給人傳了訊息過去。

“為什麼歌詞さん會接受採訪?!!”

“因為某天走在路上就被人問了請問你認識天月嗎?然後就被訪問了。”

看著對方傳來的訊息,天月覺得打字實在是浪費時間而且又麻煩,乾脆打電話過去比較快,現在他可是一分一秒都不想等。

電話很快就被人接通,對方習慣性的問候聲後天月對那個人不久前才聽過的聲音大罵:「伊東笨蛋太郎——!」

「欸?!」

好端端的怎麼就被人罵了,歌詞太郎感到不解。

「歌詞さん為什麼不事先和我說?」

「我也是剛剛看了節目才知道訪問的內容被播出來了……」

「這樣啊……等等,你說你看了節目?」

「嗯,聽到天月くん這麼說我很開心。」

「那些全都不算數!只是為了節目播出才會這麼說的!」

「不算數也不要緊的,我還是會一直喜歡你。」

「……伊東奇怪太郎——!」

腦羞的說完這句話就把通話切斷,看著手機上顯示著兩分多鐘的通話時間,歌詞太郎只是笑了一下。

他喜歡的人就是這麼容易炸毛這點特別可愛。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っ・ω・)っ

大家好久不見o(╥﹏╥)o

過了這麼久大家一定忘記我了吧😭

最近在學校心情一直不太好,回到家也是累到不想趕稿orz

然後下禮拜要段考了😭😭😭

上來發個糧給即將面對考試的大家

我們一起努力吧╭( ・ˋㅂˊ・)و ̑̑!

以上

這裡是好久不見的星嵐😄!(玩了tag

  62 11
评论(11)
热度(62)

© 星嵐(っ・ω・)っ | Powered by LOFTER